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次元守護者壹-7【闇表/魔表】

第二回  碧藍......

在沙漠中不斷地奔跑著......奔跑著......然後遊戲看見了穿著披風且裡面是埃及服的『自己』在殘破不堪的埃及王城中尋找什麼似的......手裡也還拿著黃金櫃。
然後他看見那個『自己』停了下來,並且彎下身子開始撿著東西,雖然離得有點遠看不清楚,但他很確定那是積木的碎片......但這個景象是為什麼?
接著那個『自己』帶著黃金櫃來到昏過去的某個神官旁邊,那個樣子沒有錯的話是長得想海馬的那位神官......然後他看著『自己』將黃金櫃放在神官的旁邊,接著後邊不知道為什麼出現了青眼白龍,『自己』溫柔的撫著青眼白龍的頭然後似乎說了一些話......但是太遠了他聽不清楚『自己』對青眼白龍說了什麼。然後,『自己』看向了他......
“冥界之石要保護好喔......不然毀滅會來臨的。”
他聽到了『自己』的聲音,接著沙漠颳起大風讓他看不見眼前的景象....
遊戲驚醒了過來,看看天花板,發現那個只是個夢境,然而總覺得......
「诶?栗子球!?」
才在思考著什麼,遊戲被睡在自己旁邊的栗子球給嚇了一跳,而下一刻栗子球也因為遊戲的關係醒了過來,開心的クリクリ的叫著跳來跳去,還蹭了蹭遊戲的臉頰,然後跳著跑出了房間......
「啊!等等栗子球!」
想起身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身體感覺很沉重有點起不來,沒有多久栗子球帶著亞圖姆進來了......
「遊戲,感覺怎麼樣?」
亞圖姆坐到了床邊,擔心及溫柔地問著。
被抽出的那顆冥界之石等於是將遊戲的魂魄抽離,雖然把冥界之石放回去了,但不知道有沒有不良影響......無法帶著前身的記憶轉生的他無法明白為什麼貝德安特這個次元破壞者需要遊戲體內的冥界之石,還有冥界之石的由來,再者兄長知道的事情有限,所以這兩件事情兄長也不知道......
「沒事的,只是覺得身體有點沉重......啊!遊日呢!?」
回應完亞圖姆,突然想到受傷的遊日......
「別擔心,他沒有事情了,已經有人在替他療傷,我兄長也正在照顧遊日。比起這個,你再多休息一會兒吧。」
輕握著遊戲的手,這麼回答著,並要遊戲要再好好休息一陣子......
「唔,可是......好吧。」
他還有很多問題想問,但亞圖姆的樣子看起來就是一臉:『等你把身體養好了再說』,只好作罷......而當亞圖姆打算放開他的手離去時,遊戲抓住了亞圖姆的手......
「能不能......陪著我?」
他不想看著亞圖姆離去的背影,說他害怕也好軟弱也罷......
原本想離去的亞圖姆,默默的坐了回去,緊握著遊戲的雙手,然後伸出另外一隻空著的手摸摸遊戲的頭:「睡吧,我會在你的身邊。」
不知道為什麼能感受到遊戲的情感,這個人害怕自己的離開......為了不使這個人害怕,他會待在他身邊,一直陪著他。
遊戲點了點頭,才安心地閉上眼睛休息......

後言:我現在是寫一個段子一個段子的狀態,然後覺得可以了才會統整修正起來。問我為什麼不一次寫完修整再說呢?我也不知道,只是個習慣性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