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髮夾【雷火】(全)end

正文: 

「紅蓮好慢啊.....」 

碧牙玩著手指,晃悠著身體抱怨著到現在還沒出現的紅蓮...... 

「小蓮真是的,我記得他以前不會遲到的。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這麼一想,疾舞開始有些擔心了起來。 

「會不會是什麼事情耽擱了?」 

這會兒赤岩便開始揣測各種可能會讓紅蓮遲到的原因。 

「......」 

只有黑夜一個人默默不語的皺著好看的眉頭,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 

「啊!對不起!我遲到了!為了找髮夾找了一段時間......」 

紅蓮散著自己及肩的長髮,邊跑向四人邊說。 

「诶?」 

倒是被眼前的景象愣住了,散著長髮的紅蓮,真的就像個女孩子一般,若不是衣服提醒著四個人那是紅蓮,搞不好還以為是哪裡來的可愛女孩子呢。 

「嗯?怎麼了?我只是沒有戴上髮夾而已,你們就不認得我啦?」 

紅蓮看著四個人愣著的表情,說笑著。 

「先不提這個,你說髮夾掉了?你只有那個髮夾嗎?」 

碧牙眨眨眼睛,望著紅蓮問。 

「嗯......因為那個髮夾很珍貴啊,小時候一個重要的朋友送我的,不過記不太起來他的樣子了。」 

紅蓮笑笑,雖說得清平淡雲,但還是掛念著髮夾的事情。 

「你還記得掉在哪邊嗎?或者我們幫你一起找?」 

赤岩熱心的想要幫紅蓮找出髮夾。 

「謝謝你,赤岩大哥,但我想髮夾可能找不到了,因為很大的機率是昨天出任務的時候我弄丟了......」 

「诶?去沙之國交流的時候弄掉的嗎?」 

這可麻煩了,如果是在沙之國那邊掉的,可能就埋沒在沙子裡了。 

「不,我想是在火之國森林那邊就掉了......」 

「一起找吧,小蓮,我們有四個人幫你啊。」 

「疾舞姊謝謝,但是真的不用了啦!再說,今天不是和鳴人他們有約嗎?先過去吧?髮夾的話我在想辦法就好。」 

其實回頭找了好幾趟過,但是就是沒找到......唔,那是跟那個男孩的珍貴回憶啊...... 

「啊!!差點忘了這件事呢,走吧走吧。诶?黑夜呢?」 

碧牙推著紅蓮的後背,然後再往後看人有沒有到齊,結果碧牙就沒看見黑夜的人影。 

「啊啦?剛剛還在這兒的,跑哪兒晃悠去了?」 

「會不會是突然不想去了啊?」 

「怎麼會呢?刃他一向不會隨便缺席啊......」 

紅蓮納悶著,不論是和鳴人或他們這些夥伴的邀約,黑夜是不會隨意缺席,有事情也會誠實地說出自己有事情不能來,像這樣臨時的跑掉,實在不像黑夜的作風。 

「等......他不會是幫你找髮夾去了吧?!」 

這時候碧牙突然想起了一個可能性,黑夜是在紅蓮說完髮夾後才不見的,那麼就很大的機率是跑去幫紅蓮找髮夾了...... 

「诶?!」 

紅蓮倒是愣住了,剛也說了髮夾他自己之後再想辦法就好,怎麼黑夜就這麼個急性子跑去幫自己找了?唔...... 

「唉呀唉呀,夜君可對你真好啊,小蓮。」 

疾舞不知道為什麼樂不可支地笑著向紅蓮說。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啦!疾舞姊!我去把刃找回來,你們先幫我跟鳴人他們說。」 

邊說邊跑走。 

「好啦,現在怎麼辦?照紅蓮說得先去找鳴人他們報備一下?」 

赤岩歪了一邊頭問向兩名女忍者。 

「快走吧。」 

 

「唔......刃也跑太快了吧?一下子就出村了是鬧哪樣!?」 

紅蓮皺著眉頭邊趕路,他沒有想到黑夜的手腳可以這麼迅速?這說起來黑夜出手的速度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紅蓮有的時候真慶幸黑夜是朋友而不是敵人......啊,不對不對!找人要緊! 

「真是的......我只是找個人,怎麼會惹來這種麻煩呢?」 

突然紅蓮停了下來,站在樹枝上嘆了口氣,這麼自言自語道。 

本以為對方會放棄,但看起來是不可能了,緊追著他不放,也不知道什麼意圖...... 

「我說,你要不要出來呢?反正最後你還是得露臉的嘛。」 

紅蓮雙手抱胸,等著對方出來。 

對方是沒有殺氣......但......這不穩定的氣息令紅蓮還是些許不安,一對一他倒有些自信應該七成可以贏對方,要是群架......嗯,他只有一個人最多應付2個上忍應該還行,真要不行的話,逃跑也是個選項...... 

「呵呵,真是個可愛的男孩子呢。」 

出現的是一名女性,身高嘛,可能和疾舞差不多,性感程度也是,然而紅蓮可不會吃這套的...... 

「這位姊姊您有什麼事情?」 

紅蓮依舊是雙手抱胸,挑眉著故作鎮定問向對方,一邊在腦子裡尋找可用的計策...... 

「這個嘛......自然是要請你跟我走一趟了喔。紅蓮一族的後裔......」 

 

與此同時── 

黑夜已經到了木葉森林跟火之國森林的交接地帶了,一聽見紅蓮不見貴重的東西,自己的腳就不自覺抬起走掉去找紅蓮的東西......他有多在意紅蓮,自己都不曉得......和紅蓮認識的時候是在十二歲,在這之前有沒有見過紅蓮的印象都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麼在意?不清楚......等他意識到的時候都已經來不及了,好比說紅蓮被其他男孩子搭訕的時候跑去解圍,又好比說紅蓮因為紅色的眼睛被小孩子懼怕而丟石頭的時候幫紅蓮打掉那些石頭......嗯,根本數不清的事情...... 

「!?」 

突然感覺到了人的氣息,黑夜立馬躲了起來,將自己的身姿和氣息隱匿...... 

「我說,大姊他已經找到人啦!」 

「喔!是真的嗎?啊,太好了,這破東西可以弄壞丟了吧?反正他已經用不著了。」 

邊說邊將手上的東西折成兩半隨意地丟在地上...... 

黑夜躲在邊邊那樣一看,被折成兩半丟在地上的那不是紅蓮弄丟的髮夾嗎? 

「你們......」 

沉著好聽的嗓音,黑夜已經耐不住氣而往髮夾那邊落下,撿起髮夾,面目猙獰...... 

「你是誰啊?」 

兩個嘍囉絲毫不畏懼的質問著黑夜。 

黑夜抽起刀,正準備要出招,然而因為憤怒而沒有發現還有別人的存在,被打到了一邊,背部狠狠地撞上了樹幹,發出痛苦的呻吟。 

「你們兩個蠢蛋!挑釁人也要看對象啊,我要是沒趕來,你倆都要成兩半啦。」 

一個男痞子咬著菸斗出現。 

「安業大師?!」 

「好了,收拾收拾,該回去了。」 

安業趕著兩個嘍囉去收拾東西,接著望著那皺著眉頭還握著刀的黑夜。 

「嘿,小子,勸你還是不要輕舉妄動,你背部早就傷到了不是嗎?而且肋骨也被我打斷了幾根,別怪我,看見我們的人都得死。」 

說完,又是一踢把黑夜踢到了懸崖邊...... 

「咕唔......」 

黑夜很少體驗到讓自己居於下風的對手,真沒想到這次居然如此狼狽,這個人出招的速度也快得讓自己看不見...... 

黑夜的手抓著懸崖邊上,再一下子他恐怕真的得跌入這看不見底的谷裡了。 

「你這小子挺可惜的,若不是大叔我被雇用,還真想收你做徒弟呢。嘛,永別了。」 

他輕輕的撥弄黑夜的手,讓黑夜就這樣地落下山谷...... 

 

「孩子你醒了?」 

當黑夜一睜開雙眼醒過來的時候,耳朵所聽見了是一名和藹的老婦人家的嗓音,而緊接著黑夜彷若被嚇到一般的坐起身子,然,隨即而來的是肋骨處撕裂般的疼痛,使得黑夜不禁發出痛苦的呻吟,面部也因此而扭曲著。 

「你快別起來,傷都還沒好呢。」 

老婦人趕緊放下在煎熬的藥,要去扶黑夜躺下,結果黑夜猛地抓著老婦人的手,有些詫異的語調喊了:「艷紫奶奶......?」 

「呵呵,虧你長這麼大還沒忘記奶奶我。乖孩子,先躺下。」 

艷紫將黑夜放躺,蓋上被子,就像對待著親孫子般的溫柔,她與黑夜雖無血緣,但是她一直都把黑夜當孫子看著,就算這孩子去了木葉有了棲身之所,她依舊會懷念這個孩子,因為永遠都是她的寶貝孫子。 

接著,艷紫開始訴說著如何遇到黑夜的過程......她遊走各地,雖面容已經爬滿歲月的痕跡,但是爬山下海都難不倒她老人家,不過最近有想了要定居的念頭,接著開始找了可以定居的地方,卻發現傷重的黑夜倒在了河邊,發現黑夜還有氣息便用盡她老人家的力氣將黑夜拖上推車,用推車將黑夜推回家裡細心照料,而這一顧已經三天三夜了,黑夜這才終於醒過來,原本她還擔心要怎麼辦呢。 

而後艷紫將那殘破不堪的髮夾拿了出來......:「這髮夾奶奶已經修不好了,本想幫你修修看,但是損壞的太嚴重了......」 

她遞到黑夜的面前,黑夜伸手拿了過來...... 

「瞳知道了大概會很難過吧?他說這是他很重要且中意的髮夾......」 

黑夜覺得可以預見那雙艷紅的眸子展露出來的哀傷光澤,他是不希望看見紅蓮難過的...... 

「诶?奶奶還以為是"她"呢。」 

「怎麼說?」 

「記得你以前小時候帶來的女孩子嗎?你和奶奶買了跟這個同款的髮夾給了那個女孩子喔。」 

「诶?」 

黑夜愣了一下,小時候的事情幾乎記不太住,能記得的就是奶奶很照顧自己......至於奶奶所說的那個女孩子他還真的沒什麼印象了。 

「呵呵,你已經忘了啊......奶奶記得喔,那個女孩子有很漂亮的紅色眼睛,你帶著她來,說她被人欺負,身上髒兮兮的,漂亮的及肩的長頭髮也被弄得亂糟糟的,要奶奶幫忙幫那個女孩子整理的。」 

現在想想,她那時候還望著兩個人在想以後會不會在一起呢?看起來挺般配的啊...... 

「女孩子......」 

黑夜搜索著過去的記憶,稍微斷斷續續的畫面,他終於記起來,他碰到那個女孩子的時候,女孩子一直在哭,他覺得很可憐,就問了女孩子為什麼在哭。而那個女孩子回答他:「因為我的眼睛是紅色的......大家都怕我......嗚嗚......」 

現在想想,紅蓮也曾說過自己因為那雙紅色的眼睛被欺負,而且大家都怕他的時候,有個男孩子跑來關心......紅蓮對那個男孩子的敘述是:銀白髮、海藍色的眼眸跟黑夜很像。 

但是那時候的紅蓮大概覺得自己不可能是那個男孩子,是因為小時候的自己跟現在的自己性格有所差異吧? 

啊啊,那個女孩子是紅蓮啊......這個髮夾還是自己送他的,這重要的事情怎麼會給忘了? 

「該不會那個女孩子其實就是你口中說的那個男孩子吧?」 

小時候認錯性別也是有可能的,雖然一身女裝,而且看上去也很瘦弱,被認定是女孩子也不為過...... 

「我想是的......」 

黑夜不否認。 

然後他再煩惱髮夾該怎麼辦呢?總不能讓紅蓮那樣散著頭髮,要是又被其他男人纏上......想到這個,他的內心就煩躁不已。不喜歡有別的人去糾纏紅蓮,這種佔有的想法,一直盤踞在自己心裡,只是一直沒有表現出來而已。而那是什麼樣的感情,自己卻理不清楚...... 

「先不說這個,奶奶雖然修不好了,但是可以教你重新做一個的。」

艷紫笑了笑這樣對黑夜說。 

「诶?我可以嗎?」 

黑夜愣了一下子,雖說有修復的辦法,但是他不確定他的手靈不靈活能做出新的髮夾。

「呵呵,可以的,不過這要弄可得慢工粗細活,你得耐性點。」 

「嗯!」 

 

四天之後,黑夜的傷也在艷紫的照顧跟特別熬的湯藥下恢復,髮夾也在那期間的最後兩天做好了,因為並沒有想像中的難。而黑夜想想也是該回去的時候,不然一直沒有回木葉,大家也會擔心...... 

「黑夜!」 

正在跟豔紫告別的黑夜身後傳來的是鳴人的聲音。 

「鳴人?!」 

「這可終於找到你了!太好了,你沒有事情。」 

小櫻和牙、雛田、志乃落地跑了過來! 

「抱歉,在這裡養傷,沒有辦法傳訊息回去。」 

「這個先放在一邊,你可以動身嗎?」 

牙和其他看起來都還是很緊張的感覺,這讓黑夜有不好的預感...... 

「可以......怎麼了嗎?」 

「紅蓮君......被抓走了,本來碧牙找到了紅蓮君,可是一時大意跟著紅蓮君一起被帶走了。」 

雛田想到那一幕就覺得懊悔,其實是有機會可以帶回紅蓮的,但是大家都大意中了敵人的計...... 

「瞳被抓走了?!怎麼回事!?」

黑夜皺著好看的眉頭,而語氣中有些慌張。 

「詳細路上說!寧次他們還在監視敵人的基地,目前是沒有任何異狀,應該暫時還沒有什麼事的。」 

鳴人這麼和黑夜說了。 

「我知道了!」 

應了鳴人之後,黑夜又向著豔紫告別:「奶奶多保重,有機會我會帶著瞳過來看你的。」 

「快去吧。一切可要諸多小心喔......」 

「嗯!」 

於是就那樣擔憂著目送黑夜和其他人離去...... 

 

 

某地── 

昏迷了好幾天的紅蓮才終於從床上爬起,然後就發現了自己的窘境,被人扒光衣服不說,四肢還被人用鐵鍊拴在床上......他覺得若不盡早脫離這裡的話,他一定會被人凌虐的!

而同時他也很訝異碧牙也在這裡,趕緊用了床上的被子遮蔽自己下身,畢竟碧牙是女孩子,隨便給女孩子看男孩子的裸體也不太好的。雖說碧牙看上去不怎麼在意,反而開始和紅蓮思考起離開這裡的方法。 

「話說起來,要脫離好像很難啊,你和我都無法使用查克拉啊。」 

碧牙她是被關在籠子裡和紅蓮兩兩相望,嘛,反正碧牙也不是沒見過男孩子的身體,對幾乎全裸的紅蓮一點也不害臊...... 

「也是......籠子上寫的咒文大概是特別的術式吧?可以封印查克拉的那種......而我手上的鐵鍊也是......」 

紅蓮想到那個時候和那女人戰鬥還真的是一時大意了,被女人的幻術給騙了......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女人知道黑夜的模樣,故意用那個模樣突然衝了出來,結果那0.1秒發愣的瞬間便反被中了對方的幻術而失去意識...... 

他承認他很在乎黑夜,是因為黑夜很像那時候幫自己的男孩,但是黑夜說他不記得小時候的事情,而且說了對過去的事情沒有興趣也不想回想,於是讓自己有放棄黑夜是那個男孩子這個可能性的念頭......但對那個男孩子的思念啊,紅蓮一直一直都堆積在心上的。想再見一面,那樣的強烈的想法。 

然後,黑夜不知道怎麼樣了?有沒有安全回到木葉呢?雖然他覺得不會出什麼大事情。 

「你啊,現在不是擔心黑夜的時候吧?你的處境很危險啊!這地方的頭領是想娶你為妻耶!然後竟然敢把我當作你的嫁妝,簡直有病!」 

知道紅蓮的心思,那表情實在是太明顯了,接著碧牙想起那女人說這些話的時候,真是氣得牙癢癢的。 

不知道這女人葫蘆裡賣得是什麼藥,如果不盡早脫離,她覺得有危險的可能是紅蓮,而自己的話是還好。不過她實在也無法想像有人會想強迫紅蓮嫁給一個陌生人的情況會發生,一切都不能理解。而在談話之中是能知道對方有一定程度的能力,不然哪能隨便就把紅蓮帶走啊? 

是說就因為紅蓮是紅蓮一族的後裔才這麼幹的嗎? 

「娶什麼啊?!我可是男的啊!啊,不過說要脫離啊......很難吧?查克拉又不能使用,又被關在這邊......」 

吐槽完的同時,他幾乎絞盡腦汁去想脫離的方法,是說要用欺敵的方式也不知道可不可行,不清楚敵人部下的腦子是不是也跟上位者一樣聰明? 

算了,試試看也好。 

「你有想到什麼方法嗎?紅蓮?」 

碧牙看著紅蓮似乎有了什麼主意的樣子問了,畢竟她不想坐以待斃。

「有是有......奏不奏效就不知道了,妳要試試看嗎?」 

嘛,如果能夠騙過守衛是最好的,希望那個守衛不聰明。

「反正有就試啊!總比在這裡任人宰割好啊,隊長。」


順照著計劃,紅蓮裝並讓碧牙大喊後,引誘外頭的守衛進來,然後紅蓮趁其不備的用手上的堅毅手銬敲昏對方,接著摸索著鑰匙解開自己的束縛,然後隨意地拿了薄被圈住自己裸露的身子再去解開碧牙的牢籠。

「還挺順利地啊,感覺這邊的守衛有夠笨的。」

碧牙一出來後那麼說著,然後開始在房間的抽屜櫃子以及衣櫃翻箱倒櫃......

「真是,碧牙你在做什麼啊!?」

「你難道想這樣出去嗎?總要有衣服吧?啊,找到了!嘛,雖然有點像女孩子的衣服你將就穿著也比較好戰鬥吧?」

說起來裹著一個薄被很難戰鬥啊,再說,要是跟某人匯合的話,不知道會誤會了什麼......

「唔......這很彆扭啊......」

上衣是寬肩的領子,基本上雙肩都裸露出來了,下半身則是褲裙......啊,也罷,總比沒穿衣服好。

「抱怨什麼,該走了。」

碧牙灌注查克拉在拳頭上直接打破牆壁,然後準備和紅蓮一起脫離這間房間。


同一時刻,黑夜已經隨著鳴人等人在紅蓮跟碧牙被抓走的基地外面伺機行動了,據寧次所言,基地中大約有三百多人左右,紅蓮跟碧牙看起來是在守衛人最多的地方,然後鳴人二話不說,用了影分身和螺旋丸做出攻擊,本來應該要安安靜靜潛入的計畫宣告失敗,改由他們一些人出去迎戰,趁他們的注意力都在戰鬥上後,黑夜和疾舞兩個人潛入基地內找出紅蓮跟碧牙......

「說起來呢,夜君對小蓮是怎麼想的呢?」

明明是在潛入途中,疾舞冷不防地問了黑夜這個問題......

黑夜這個人啊,雖然不把表情擺在臉上,但是那雙冰藍的眸子光澤稍微有了變化就會暴露黑夜的真正心情,這可能連本人都不會發現的。

「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疾舞......」

嘆了口氣,說句實話,他很不擅長跟疾舞相處,常常用那種看透一切事物的表情看著他和紅蓮,他渾身不自在,但紅蓮卻不覺得怎麼樣......

 「這麼問是為你好喔,而且認真看待這件事情對你來說不會是壞事......而且你懷裡的東西,呵呵。」

「......不用你多管。」

這女人,根本什麼都知道了吧?真是不把人整個剝開來看就不罷休嗎?但是不用疾舞多管,他現在也知道自己對紅蓮的想法究竟是什麼......

「呵,反正你看起來也很清楚自己的想法,我也不會再多管。不過你跟小蓮真的很有趣喔。」

其實疾舞就是以捉弄這兩個人為樂而已,至於為什麼要弄到這樣的份上自己也不清楚,或許該正視的應該是自己對某個人的感情吧......?

「......」

沒有回話,黑夜專心的探測和觀察哪邊才是最容易潛入的地方,果不其然被他找到了突破口,示意疾舞作準備,然後再突入以後,發現的是正在和守衛交戰的紅蓮跟碧牙......

「碧牙!!」

疾舞突入後,發現有個守衛打算偷襲碧牙,毫不猶豫地衝過去替碧牙一擋。果不其然,在沒有想太多衝去保護人的狀況下,疾舞的腹部被小刀刺穿,碧牙趕緊用查克拉手術刀將敵人切死,接著替疾舞療傷。

隨後黑夜跟紅蓮替兩人做掩護。

「舞妳太亂來了!」

碧牙心疼到邊泛著淚水邊替疾舞療傷。

「我沒有想多,要是小碧牙受傷我會難過地啊。」

「妳這樣我也會難過地啊。」

在兩個人好像是在調情般的同時,黑夜跟紅蓮也解決了守衛。

「瞳,你沒受傷吧?」

落地之後的下一秒,黑夜緊張地抓著紅蓮的雙肩問。

「我沒事情啦,刃。你也太緊張了......話說,下次不要一聲不響就跑掉啊!」

紅蓮在回應黑夜之後,那麼對黑夜生氣的吼。

這個人都不知道自己有多擔心他的狀況,收不到黑夜的消息著實讓他感到不安,因為他不想失去這個人......

「抱歉......」

黑夜想也沒想,帶著歉意的臉,邊道歉邊將紅蓮攬入懷裡。

紅蓮一愣,他沒有想到黑夜會是這樣的舉動,甚至已經開始煩惱是要推開這人好還是要抱緊這個人好?不過就在紅蓮在煩惱的同時,一個不識相的人出現了......

「打擾你們真是抱歉,但是還是請你把我們主子的"未婚妻"還過來吧?」

是安業,沒有帶著手下而是自己一個人......

黑夜放開紅蓮後直接將紅蓮護在身後,警戒並將刀稍為的拔出刀鞘......但他很清楚這麼做於事無補,這個男人很強,曾經被安業一擊就弄到重傷的他最清楚不過了......但是......

「還?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紅蓮打從一開始就不是你們的東西!!」

姑且不論是不是實力在安業之下,他是不可能把紅蓮交出去。

「說是那樣子沒錯,不過也不是你的東西吧?小子。」

「嘖......」

黑夜被反駁到沒有話可以反擊,紅蓮確實也不是他的東西,畢竟那是一個人,怎麼會是東西?

「喂喂喂,說得我好像是可以丟來丟去似的......要不要讓你見識紅蓮一族的地獄呢?」

紅蓮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那雙原本就紅色的眸瞳更加的紅亮,一只眼的周邊圈起了火焰但卻是藍色的,四周開始冷冽了起來......

「瞳......?」

黑夜愣愣地望著紅蓮從他身後走到他的前面......那是他認識的紅蓮嗎?

曾經有聽說過紅蓮一族的火分成兩種,一種是冷冽的火,一種則是溫暖的火。紅蓮是擁有兩種火的人,而現在的他所顯現的是冷冽的火......藍色的......

這下子安業不得不警戒起來了,因為他要面對的是紅蓮一族的族長啊......

「沒有想到你會受影響......不,應該說甦醒了嗎?」

原本......安業和他妹妹受命將這個孩子帶回來的時候,就有耳聞紅蓮一族的僅存者是擁有兩種火焰的人,但其中一火會被封印......這下可好這半甦醒狀態可沒有人可以阻止啊,早知道就叫妹妹別聽主子的話,把那孩子肩胛骨上那雙如火焰般翅膀的封印紋路給解開封印......

「是你主導嗎?看起來好像不是你啊......果然還是斐清吧?真是糾纏不清......」

「你既然知道是我,何不乖乖就擒呢?蓮。」

另外一邊傳來陌生的聲音,那頭銀白色的髮幾乎和黑夜無異,就連冰藍色的眼眸都如出一轍......同時安業也在這個時候離開了現場,他可不要在捲入這個無端的風暴之中啊。

「那是......黑夜一族分家的!?」

疾舞依靠著碧牙站起來之後,看到陌生聲音的主人的模樣,便想起來了之前調查過的黑夜一族的分家......而且那個還是黑夜刃的......

「我可不記得我跟你很熟啊?話說現在叫的名字不是黑夜清嗎?」

「堂哥......?!」

黑夜不會忘記那張臉,那是他的堂哥,小的時候常玩在一起,之後就沒了音訊。

「堂哥什麼的都是過去式了喔,刃。我真是不能原諒你,為什麼可以在蓮的身邊?明明那個人是屬於我的啊!」

黑夜清因忌妒而扭曲了表情,那種好像恨不得將黑夜刃給碾碎一般的表情。

「廢話太多了吧?」

紅蓮順手丟了苦蕪過去,但是黑夜清卻很巧妙地閃避了紅蓮的苦蕪攻擊,與此同時,紅蓮瞬移到了黑夜清的身後,給予一個強力的踢擊......讓黑夜清直接撞碎了牆壁,並被碎裂的石塊壓在下面,但是......

「就是......這個樣子啊。蓮......我想要的是你那樣強大美麗的破壞身影啊!」

黑夜清從石塊中爬出來,似乎毫髮無傷......!?然後打算衝向紅蓮,但是被黑夜刃所阻擋......

「堂哥住手!你清醒一點好嗎?」

黑夜刃試圖喚回的是黑夜清的理智,但是他絕對沒有想到,這本來就是出自於黑夜清的意願。

「堂哥什麼的已經不要叫了吧?刃......你總是被蓮愛著,無時無刻還能看得見蓮的笑容,明明我對蓮的愛絕對不會輸你,為什麼蓮選擇的是你啊啊啊啊啊!!??」

像發瘋似的拿出刀砍向黑夜刃,黑夜刃也迅速地拔出刀對應,而且對於他堂哥所說的話一頭霧水,愛著是什麼時候?選擇是什麼時候?他覺得黑夜清肯定在胡言亂語,說到底,他和紅蓮現在的關係只是親友而已啊。

黑夜刃一個恍神,黑夜清便趁隙打算要砍傷黑夜,但是刀在那瞬間被人徒手抓住......

「不准你傷害刃!」

紅蓮不顧手上的疼痛,硬是把刀給折斷......

「瞳!!??」

黑夜看著紅蓮為了自己徒手將刀擋下,甚至還就這樣握住刀將利刃折斷,連忙踢開黑夜清,將紅蓮抱起退到碧牙和疾舞那裏......然後讓碧牙治療紅蓮。

「喂!等等,你該不會要去跟你堂哥廝殺吧?」

碧牙邊治療邊問著黑夜。

且不論實力,對方可是有血緣的哥哥啊!?黑夜下得了手嗎?

「刃......」

紅蓮用沒有受傷的手抓住了黑夜披風的衣角,原本放著藍色的火焰已經消失了,紅蓮似乎沒有剛才冰冷的模樣......取而代之的是擔心的神情。

「沒有事情的,我會回到你身邊......這是約定。放心吧,我也不會真的對堂哥下手的......」

黑夜沒有轉身讓紅蓮跟碧牙及疾舞看見自己的表情,就那樣背對著說......




事件結束後,眾人壓著黑夜清回到村子之中關起,便開始繼續過如往常一般的平靜生活......

「沒想到刃的手很巧嘛。」

紅蓮此刻趴躺在黑夜的身上把玩著事件結束後黑夜送給他的新髮夾,然後這麼稱讚著黑夜。

結束以後,黑夜就把遭遇告訴了紅蓮,然後紅蓮也就確定了黑夜真的是以前幫他的男孩後本來要告白的,但是黑夜卻搶在他前面告訴了自己喜歡他。然後兩個人便在一起了,甚至同居......

「你這是說第幾次了呢?說不膩?」

黑夜伸手用五指滲進紅蓮那散落的頭髮,接著又讓頭髮滑出了他的五指間隙......他喜歡這樣撫弄紅蓮的頭髮,因為柔順的如同絲綢一般,令人愛不釋手......

「不行嗎?你不也是,每次都這樣玩我頭髮你不膩?」

惡作劇般地用手指戳了戳黑夜的臉頰,然後邊反駁。

而黑夜卻盯著紅蓮那雙漂亮的紅眸看著,曾經想問那個時候的紅蓮是否是另外一個人,但是他覺得這種事情根本無關緊要,說到底也是紅蓮的一部份吧?不管紅蓮是什麼樣子,他都會愛著他......

「怎麼了?哇!」

傾著一邊的頭,困惑地問著黑夜。然而下一秒就被黑夜反轉壓在身下......

「我還有一個不會膩的......」

邊說邊將身體整個貼緊紅蓮,甚至是將燃起的”情慾"給抵在紅蓮尚未燃起的"情慾"。

「昨、昨天那樣還不夠嗎?」

紅蓮幾乎漲紅著臉盯著黑夜,說的話有些結巴......

「當然不夠,我可是......不會滿足的喔,瞳。」

語畢,便將還想說什麼的唇給堵上,接著就是沉淪......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