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2013/11/07【黑籃/水月/月与海的距离】

站在海边水户部凛之助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他只是站在那里,失神的望著那高挂在远方的明月......想起来了,他和他离别的那一晚大概是也是这样的明月吧?


『水户部......我要去留学,什麼时候回来不清楚。我既无法给你肯定的承诺也无法给你肯定的时间,我......』


他还记得他当下只是紧紧的将他抱在怀中,不再让他说任何一句话.....知道,他都明白,明白他的苦衷,明白他的感情......


——没有关系,这颗心依旧留位置给你.....无论多久。
望著那隔了好大距离的海跟月,他想起的诗......


望著月与海的距离 
如同你与我的距离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 
绝非是生死的距离
是我与你心的距离 


如同海映画著月
却不知月是否也映画著海
而我眼映画著你
却不知你是否也映画著我.....


「你的眼所映著的我,那便是我真的在你面前,所以你才会映著我的样子。而我的眼中也会映著你的模样.....水户部......不,凛我回来了。别转头,我的表情现在一定很难看」


那是如此熟悉的嗓音,回来了,他知道,伊月俊回来了,带著那有些哽咽的嗓音这麼的跟他说话。他惊喜也讶异......只是此刻他想知道为什麼伊月要说他的表情会很难看?是......哭了吗?
伸手覆上那环在自己腰间的手彷佛在安慰伊月俊......


静静的两人就这麼维持这样的动作,不需要在什麼言语,彼此的心意就能确定,而距离再也没有......


拥抱著你
心跳呼吸如此靠近
原来我们之间没有距离
设限距离的只是我们自己.......

++++++++++++++
後記:萌回去黑子的籃球,然後跑去翻糧,翻到自己以前寫的,這是如此文青XDD(槓)我的文風到底是有多會變化啊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