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火影OL/雷火】穿越瞳孔的光芒

赫蓮少井:

    
    他們不是最火熱的情侶,也不是最甜蜜的戀人。


    不可能完全接受對方的缺點,也不會輕易擁抱對方的過失,卻能為了彼此陪上性命。


    不是完美,卻也甜美。


    第七代火影上任之後,兩人便申請退休,領養了一個孩子,每天就如往常,去同一家食堂,同一間超市,偶爾與好友們敘敘舊,並不是什麼大英雄,也沒有特別出色,新進的下忍甚至不認識這兩位上忍,孩童們期待著他們分享自己的忍者事蹟,期待他們陳述第七代火影的強大,他們更沒有出現在木葉歷史冊上,只是用幫助木葉村的偉大忍者們一筆言過。


    但是他們樂於其中,有陣子人手不足,被指派去教導忍者學校中的每一塊璞玉,在兩人眼中那便是每一盞希望,曾經也走過的歷程,現在轉而濃縮成精華,交與後輩。


    常常有下忍說,想成為像火影一樣厲害的人,也有說,想成為醫療忍者,最後也有人說,想成為像黑夜那樣的厲害忍者,這又讓紅蓮在一旁笑得無法自拔。他們一邊享受著教學,一邊回憶過往。


    在木葉村裡,兩個人一起長大,再一起變老,看著村裡的枝芽成長茁壯。木葉的山櫻又七次開花,領養的孩子也晉升為中忍後,他們也辭去了教師的工作,一起雲遊四海。


    他們是情侶這一件事情,木葉皆知,雖然有些尷尬,初期也遇過外頭的閒言閒語,但畢竟每一次任務都出生入死,誰不好好把握手中的所有?時間果真消磨了崎嶇,看不慣的仍有著,只是已經沒什麼能說了。


    「愛都愛下去了,能怎麼辦?」紅蓮總是對人這樣說。


    「喜歡他啊,就像是抓著大把大把的錢,表面看來很容易鬆手,但誰能捨得?」黑夜只有喝醉時,私底下對好友這麼說過一次,聽見轉述的紅蓮,開心到手里箭都射不好了。


    


    他們離開木葉那一天下著雨,只有幾個人踏著濕潤送行,雖然總有一天會回來的,卻在這種天氣下顯得難受。對他們而言,只要彼此能在身邊,到哪都是暖。


    紅蓮拍了拍兒子的肩膀,笑著交待些事,表情好似幾十年前第一次出任務時的雀躍。黑夜站在一旁為他撐著傘,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要兒子好好照顧自己。


    他們領養了這孩子,手把手的傳授忍術,就像親生一般周全照顧,看著他從忍者學校畢業,從下忍到中忍,或許等到他們回來那一天,孩子會成為獨當一面的上忍也說不定。


    自從第四次忍界大戰後,兩人心底都明白,不是只要對方在身邊就無敵,那種放蕩瘋狂的愛情,至今每天醒來都會浮現感激,還能夠在一起是何其有幸。


    兩人踏出木葉大門時,雨嘩啦嘩啦地滂沱而下,轉瞬的豪雨宛如也傾訴著什麼。他們沒停下,也沒回頭,就這樣在雨中漸漸遠行。


    旅途中他們走的很慢,任務中沒體會過的,路途上沒經歷過的,現在都能細細品嘗,可能從這個鎮走到那個村,便花上五天十天,偶爾經過曾經一同出任務的地方,他們停下來回憶,喝茶談天,不怕時間流動日升日落。


    天氣好時,兩人偶爾會打起來,為些許不同的回憶競爭,等到夕照才停歇。天氣差時就待在床上做愛,晚上相互輕聲廝磨,迎接下一個天亮。


    他們申請退休還有一個原因,紅蓮的瞳術已無法像年輕時自在施展,到了夜晚,他近乎看不見,每天當夕陽下山那一刻,黑夜便會緩緩牽起紅蓮的手,雖然還不到完全失明的狀態,但下半輩子的忍者生涯也算是廢了。


    紅蓮知道,即使到了晚上,他也能清楚看見那一頭銀白色的頭髮,曾經笑黑夜,不管變得多老,黑夜都不太會改變,畢竟頭髮已經都是白的了,真的長出白頭髮誰也看不出來。


    黑夜卻回,他等著看紅蓮的白髮一根一根長出來,每天都會算增加了幾縷,這樣也代表在一起多久。


    他們即使身為忍者,卻也敵不過歲月。時間沒有他們想像中那麼緩慢,卻又是意料外的一大把。


    每當黑夜牽著他的手,紅蓮都會輕輕摩娑著那粗糙的刀繭,他們還是維持著晚上互相輕吻對方額頭的習慣,就連收養的兒子也是。


 


    即使夜裡也看的見。


 


    當他們走過川之國,踏入風之國時,已經過了一個半月,踩著金黃沙塵,也到了沙忍者村,兩人沒有特別去拜訪風影,只是在途中遇上勘九郎短暫敘舊一番。這裡颳起的風不再尖銳,就像木葉那般溫柔。


    紅蓮和黑夜打算在風之國住上個半年,這裡沒人認識他們,只知道他們從木葉而來,也不清楚他們之間的關係,但這樣正好。


    紅蓮到哪都受歡迎,輕易的就和周圍的鄰居打好關係,沒過多久,隔壁的田地裡,旁邊的小河溪流上,都能看見紅蓮的身影,他也很樂意幫忙這些大小事,只是黑夜有些反對讓他太過勞累而已。


    他們會向來此出任務的木葉忍者們打招呼,有空時就帶著新一代參觀沙忍者村,等到任務結束,便託人捎信回村子,曾經收過一兩封兒子寄來的短信,如今也只有他們兒子會寄了,信中沒寫什麼,只是報個平安,木葉一切安好。


    不習慣風之國的空氣,使他們提前半個月離開了這個金色國度,主要是黑夜發現紅蓮半夜時不時的咳嗽,乾燥的空氣也使眼睛更加惡化,即使本人沒察覺,但這些細節都被另一半看在眼裡。


    離開前,手鞠正要前往木葉,他們也就順途請她傳信給自己的大孩子說暫且不用操心寫信了,他們,要繼續旅行了。


    他們走過鳥之國,拜訪了雨之國、草之國,再踏入土之國的岩忍者村,這回他們沒有停留太久,在路途上談了些將來,盤算老年生活。


    一想到將來,往往只敢說美好的那面,彼此都為對方把那份憂慮給吞下肚了。


    身為忍者的好處,大概就是體力好和到哪都能怡然自得,不怕風吹雨打,在荒郊野外求生是家常便飯了,到了村莊喬裝成普通人,偶爾變身成夫妻,他們在這方面找到另一種樂趣。一般總是紅蓮變化為妻,更有時候轉為兄弟、老人,這也算是成為忍者的方便之處吧。


    雖然說是旅行,生活卻很簡單,或許會花一整天在床上,更有時在雨天臨時起意出門閒晃,到後面,已經沒有人知道他們從何而來,要往哪裡去。


    霜之國飄下了初雪,紅蓮也在這時生了場大病,這一病就過去半個月,黑夜天天燉魚湯給他喝,到後來紅蓮一見魚頭就想暈。


    繞了半圈,也過了將近一年,他們在雷之國度過了冬,又在湯之國過了春夏,紅蓮在水之國入秋的時候長出了第一根白髮,還提醒黑夜千萬不能拔,說是這白髮拔一根長兩根,永遠拔不完的。


    雖然這樣說,卻在某一天它自然脫落了,而那年也就沒再長過其他白頭髮。


 


    時間似長非短,他們會做夢,夢到自己年輕,夢見自己變老,卻在睜開眼那瞬間,時間彷彿凍結,彼此都喜歡靜靜地看著對方的側臉,想著當下。


    在水之國避過了冬,兩人終究在木葉的山櫻開花前回到故土。景色依舊,只是在人身上看出了點歲月,兒子成長了,壯了不少,鄰居多了幾個小忍者,時間又回到溫暖,去同一間澡堂,在差不多的時間點繞著木葉散步,過著本該厭倦卻又享受著的生活。後來每間隔幾年,他們會一同消失,半年一年後再回到木葉,不管走到哪,終會指引著歸途。


    時間已經模糊不清,許多的回憶參雜在每天散步的小道上,他們偶爾會苦笑著說,為什麼有對方在的時光,日升日落就顯得如此轉瞬。




    「黑夜你看,手掌上這條線,和我的連在一起了。」


    「代表什麼?」


    「代表我們會在一起很久很久,直到這條線的盡頭。」




    全木葉的人都知道,在某個時間點,總會有兩個人肩併肩走在一塊兒,有時無話,有時對視而笑,黑髮的人兒不知從幾時開始伴著幾縷灰髮,白髮依舊,只是不再光澤耀眼。


    死亡賦予生命意義,即便沒有對方的人生,他們獨自也能活得精彩,但生命賜與他們彼此,那就是在精彩上更添一筆美好。


    黑夜和紅蓮不怕誰將誰留下,只怕另一個人離開自己時,沒能好好說聲謝謝。


    下輩子還要在一起,這種不切實際又浪漫的話語,走到某個年紀實在說不出口,並沒有特別約定要再另一個世界等待彼此,這個生命中,安靜地有你有我已經足夠,下輩子還太遠,那些事情就等下輩子的自己再去尋找吧。


    紅蓮唯一感歎的,便是自己夜晚已經看不見星空,但眼中映出的黑夜卻越發鮮明,不管生命多長,有他的地方,就是穿越瞳孔的光芒。


    對他們來說,木葉的山櫻好似每天都在開花每天都在凋零,有樹葉飛舞的地方,火就會燃燒,火的影子會照亮他們,並且乘載著只有兩人懂得溫柔。




-end


這大概是我最後一篇雷火,將來可能更新也只是短篇了。


其實在打這篇的時候心情沉澱很久,大概想了兩個月左右吧,每個禮拜都上電影院,看電影的時候會哭,想著自己要打什麼,當兩個人走到老什麼的,也會哭。


或許我不斷的再電影之中找尋自己的情感。抓住了很多生活小事來參考,譬如說偶爾切過電視節目中的一句話,一本書。


沒有想過這種文會用在雷火身上,對我來說,在他們身上我需要一個總結,來完全他們,這一對算是我同人文的開始,所以想要好好做一個結束。謝謝喜歡雷火的大家包容。


打後記這裡的時候,心情還沒平復,還有點難受,連續下來的電影甚至還沒好好沉澱,說的好像要擱筆一樣,但也只是稍做休息,想從其他地方找回自己的初衷。


冬天要到了,希望這篇文章能夠帶給你們一些溫暖和方向。


2016/11/07



评论(2)
热度(11)
  1. 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赫蓮少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