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次元守護者壹-5【闇表/魔表】

到了目的地遊樂園,城之內拜託了圭平給了遊戲和亞圖姆VIP的識別手環,而後讓遊戲和亞圖姆兩個人去遊樂園玩,他是去了工作而本田則是在遊樂園門口就和他們道別,因為也要去工作了。
「你想先去哪裡呢?亞圖姆?」
翻著地圖湊近和亞圖姆一起看著遊樂園的地圖,那麼溫柔地問著。
亞圖姆也絲毫不在意這樣的近距離,就算兩個人才相處了兩個禮拜左右而已,卻彷彿認識許久的熟人而如此親密......
「我看看......」
正在看著思考的時候,有片櫻花飄落在他們手上的這張地圖上......
「這是......櫻花?!」
遊戲拾起了那片花瓣覺得有些困惑,這個德國怎麼會有櫻花的花瓣?抬頭四處張望著想找出來源,卻發現真的有盛開的櫻花樹,然而所在的地方和其他景色格格不入......
「遊戲快躲開!」
亞圖姆一個箭步將遊戲拉到自己身後,結果被櫻花花瓣纏上,然後逐漸地要被吞沒......
「亞圖姆!!」
看著亞圖姆彷彿被櫻花瓣群吞沒一般,遊戲伸手抓住亞圖姆尚未被吞沒的左手,緊緊抓著對方......
「遊戲,不行!你會被捲進來!」
雖然是非科學的東西,但是很明顯就是有人想帶走遊戲,還好這個不會辨別要抓的人,所以他才能及時的拉開遊戲!但是,現在遊戲抓著自己不放,是會一同被捲進來的。
「我知道,但是我絕對不會丟下你不管!」
不要......他不要亞圖姆消失在他面前!他很害怕......那個再度失去的......
「不行!快放手!」
他正一點一點的被那莫名的力量拉走,倘若遊戲再不放開,兩個人就會一起跌進未知的世界!而且這四周沒有人肯定是被設計好的,從跟城之內他們分開的時候起大概就被算計了!肯定連兄長......亞魔姆也沒有察覺到的。
「我不放!我會拉你出來的!」
然而事實上這力量遠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大,他已經使出全力,卻還是能感覺自己和亞圖姆是往著櫻花群的地方去......
好不容易......見到面的,即使沒有過去的記憶他也覺得沒關係。他知道這個人就是亞圖姆,即使不是他所熟悉的樣子,但亞圖姆的本質是沒有改變的!他很確定。
所以......他不想要他再度離開自己的身邊!
亞圖姆看著遊戲那麼拼命努力想將他拉出來的樣子,閉上眼睛後像是做了個什麼困難的抉擇一般,然後再度睜開眼睛後對著遊戲笑了,像是做好覺悟一般的笑容,然後趁著遊戲因為他的笑容而發楞的瞬間甩開遊戲的手......
「不要!!亞圖姆!!」
當遊戲再度伸手要抓住亞圖姆的時候,亞圖姆卻被櫻花花瓣整個吞沒然後和那棵詭異的櫻花樹一起消失了......
紫色眼眸閃爍著淚光,遊戲忍不住崩潰的再度大喊亞圖姆的名字......

而另外一邊......
「魔王!亞圖姆的氣息消失了啊!!」
遊日慌慌張張地跑到了亞魔姆的身邊說著。
在感覺到亞圖姆的氣息消失之前是完全沒有感覺到異常的,這點讓遊日非常緊張。
「果然還是來了嗎?!遊日先去找遊戲,先安撫他!亞圖姆沒有完全消失,只是在別的次元而已,我會找他出來!」
指示著遊日先去找遊戲,然後安撫。自己則是驅動著力量,顯現出荷魯斯之眼在額上,地上也出現著陣法......
被算計了啊!能夠做到這件事情的人......大概只有那個人的弟弟了吧?應該是想帶走遊戲,不過那個人的弟弟大概沒有想到亞圖姆會在遊戲的身邊。因為他只能算到遊戲會出現的位置,而不能算到遊戲身邊有什麼人......那麼,亞圖姆應該不會離得太遠才對。

這裡算是個黑暗的空間,唯一亮著的是櫻花所在的地方......亞圖姆趴躺在櫻花樹下,然後感覺到空間異常的寒冷後,終於困難的睜眼醒來......
「這裡是......」
亞圖姆爬了起來,四處張望了一下,除了眼前能看見的櫻花樹以外的地方都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果然是兄長口中所說的那個人所創造的次元領域嗎?
「我抓的應該是武藤遊戲才對......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呢?第十八王朝的法老王的轉世?」
湛藍色的眸瞳,銀白色的短髮,聲音是低沉的男聲,帶著些許的慍怒突然的出現那麼向著亞圖姆質問。
「安奇爾......這應該是我要問你的才對?為什麼要抓遊戲?」
騰空抽出了一張牌,亞圖姆邊戒備著對方邊質問著。
對方青眼白髮的模樣一直讓亞圖姆覺得似曾相似,然而他想不起來。知道這個人的時候,已經是處於與他和亞魔姆對立的狀態了,然後在那件事情過後還以為安奇爾已經放棄了......
「我要他藏在體內的冥界之石!」
絲毫不避諱,他也不覺得有什麼好隱瞞自己的目的!冥界之石能夠把他的姊姊從那個次元縫隙帶回來並且復活!並不再以精靈的模樣呈現......
「冥界......之石?」
亞圖姆對於冥界這兩個字特別有感,然而說不上來是什麼......但最重要的事情是,遊戲只是一個人類怎麼會有石頭藏在體內?
「你看起來很困惑呢......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我也是透過那位大人才知道的。會身為你容器,這個狀況不會是偶然,難道你都不會覺得奇怪嗎?和你相像的模樣......與你相反的性格......然後能夠包容你的一切。啊,我忘了你現在什麼也不記得。不過就算你記得了,對這個狀況也沒有什麼幫助......第十八王朝的王啊,就算我的陣法錯抓到你,我也有別的方案開始實行了喔。」
安奇爾狡猾的笑著說。
「你!」
不好,他得趕緊從這裡脫逃出去才行啊!不然就......
「嘛,我畢竟是個謹慎的人。你是不太可能在武藤遊戲被抓走前從這裡出去的喔......」
安奇爾手上也騰空出現了一張牌,似乎是打算將怪獸具現化來和亞圖姆做對決......
「唔......」
緊皺著眉頭,他此刻是那樣心急如焚,但眼前有所阻礙,果然還是只能戰鬥了嗎......?
『遊戲,我一定會從這裡脫逃出去找你的!』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