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次元守護者壹-4【闇表/魔表】

前言:喔,對於亞圖姆轉生時間的部分我似乎寫錯了,在這個地方眾人都是23歲,所以四年前醒來的話亞圖姆是十九歲這個我已經做了更正了(ry)真的很抱歉

「亞魔姆?」
在眾人走之後,遊日從隔壁房間過來進到這間大廳,有些怯怯地探頭看了看裡面翹腿並且用手肘頂著椅把撐頭坐在沙發上的亞魔姆試探性地喊了喊......
「......」
沒有回應,一直緊閉的雙眼並皺著眉頭好像在想什麼事情的樣子。
遊日只好關上大廳的門,然後走到了亞魔姆身邊,看了看,些許無奈地笑了一下,一手搭在亞魔姆的肩膀上,輕輕地親吻那緊皺的眉頭,然後離開......
「遊日?」
亞魔姆這才睜開雙眼有些困惑地望著遊日。
「因為你看上去心情很不好啊,所以想說這樣你會不會開心一點......還在生氣嗎?」
遊日溫和的微笑著這樣說,然後又試探性的問了下。
「沒......並不是生氣,只是覺得很煩而已。」
因為他不確定這樣子的危險什麼時候又會襲向武藤遊戲跟亞圖姆......倘若逼不得已的話,他是得出手的,甚至必須染上鮮血......而且這件事情他是不太想讓遊日知道的。
「果然有心事呢......不過我不會勉強你說的,但是你要知道我很擔心你的喔。有需要的話一定要跟我說......」
他很清楚亞魔姆的個性,而且這點亞圖姆也是一個樣子。但是,他也不會勉強亞魔姆一定要現在說出來......
「你總是這麼溫柔體貼,會吃虧的......」
亞魔姆看上去是那麼無奈又溫柔的模樣邊說邊把人拉過來自己懷裡抱著,那麼講。
「對象是你的話沒關係的。」
回擁著對方溫暖的身軀,感受著溫度和對方的心跳聲,這會讓遊日覺得安心。
「那麼就多安撫我一點吧......」
捧起遊日的臉頰後,這樣說完,深深的吻了下去......

隔壁房間──
亞圖姆動了動眼簾,終於有些困難的張開了眼睛,只是先印入眼中的是熟悉的天花板,接著彷彿嚇到一般地坐起身子後才發現自己的手被人握著,往那只手看去,有個人趴在床邊睡著了......
「啊,太好了,你沒有事情......」
看見那個人完好無傷似乎就鬆了口氣下來了......原本那個時候,他才正打算靠近一點看對方,卻突如其來發生了意外,他想也沒有想就衝過去將對方保護在自己身下......最後,他想應該是亞魔姆他的哥哥還有遊日救他們兩個出來的吧?現在沒事是最好的......可是他覺得那場意外並沒有很單純,而且他也害怕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有危險威脅這個現在趴在自己旁邊睡著的這個人──武藤遊戲......
當亞圖姆還在沉思的時候,武藤遊戲似乎轉醒了......起來之後用空著的手揉揉眼睛,然後本來未完全睜開的眼睛在看見已經坐起身子的亞圖姆整個張了開來!
「亞圖姆!?你醒了?還好嗎?頭還覺得痛嗎?」
他還沒有意識到自己還抓著對方的手,只是還很緊張地問了問對方現在的狀態......
「啊、啊,還好沒事情了,謝謝你......遊戲桑,我現在沒有覺得疼痛的。」
有些不知所措地回應了對方,即便是覺得在怎麼熟悉的感覺,但是現下來說他對武藤遊戲還是陌生的......所以連稱呼也顯得陌生,不過還是卻任由對方抓著自己的手......
遊戲愣了一下子,然後彷彿明白的什麼似的,然後鬆手溫柔的微笑回應著:「嗯,你已經沒事就太好了。我還以為......啊,不,沒事了。」
又要和你分離了......
這句話他沒有說出來,因為在之前,那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又比自己矮了一些的那位叫做遊日的人告訴了他來龍去脈......這個的亞圖姆確實是他們所知道的法老王的轉生,只是原本應該要轉生的靈魂因為三千多年前那場和佐克的決鬥而無法到轉生的身體去,而且亞圖姆在回到冥界後還需要做處理的事情,所以靈魂一直都沒有回到轉生的身體......然而這個解說讓他覺得不可思議,因為在眼前的亞圖姆是和他們幾乎相同年紀的狀態,所以這個轉生的亞圖姆等於空白了十九年的時間,然後再度醒過來在這個世界的時候,什麼也不記得了......也就等於那時相遇後的種種發生的事情彷彿一場夢境一樣的虛幻。
「?」
有些不解地看著武藤遊戲,但他知道對方在想事情也不敢打擾做詢問......
「啊,那個......遊日跟我說了很多關於你現在的事情,只是你為什麼會想見我呢?」
對於亞圖姆會知道自己的事情是可以理解的,畢竟自己創作的遊戲的知名度已經在自己的家鄉傳開來了......所以亞圖姆會知道自己的事情是很理所當然,但是為什麼......明明沒有高中那時相遇之後的記憶的亞圖姆會想見自己?他想知道理由......
「我也不知道......那個時候看到你的照片,只湧生出想見你的念頭而已......我很想毫無隱瞞地回答你,但是這就是我的答案喔。」
亞圖姆笑得有些無奈,畢竟真的想見武藤遊戲的理由是沒有的,就只是想看到武藤遊戲而已......但總覺得有什麼想要告訴武藤遊戲的東西忘掉了的樣子,可是他想不起來......也不能想起來......
遊戲突然覺得這個畫面好熟悉......就是那時他們夜晚聊天的時候,他問起了亞圖姆到底是誰的那個場景,那個表情就和現在一模一樣......
「遊戲桑?!」
突然的亞圖姆被武藤遊戲給抱住了,雖然有些被嚇到,但是他隨即感受到對方在顫抖的身軀跟細小的哽咽聲......
「你......在哭嗎?」
拍了拍對方的背部安撫著,他不曉得武藤遊戲哭的理由,所以他只能這樣安撫著......
那不是難過才哭......他是高興。而剛剛那一刻,他便真真切切的確認到了這個人就是他所知道的亞圖姆,而即便亞圖姆現在沒有記憶也沒有關係,他能夠再見到亞圖姆,甚至能夠這樣子的碰觸這樣的擁抱著,他真的覺得很開心......這也許是神給的機會,所以這一次,他再不會放手的了。

那次之後,遊戲也常去找亞圖姆,兩人彷彿好久不見的老朋友聊著天,甚至在幾天後這個沒有三千年前的記憶也沒有和眾人記憶的亞圖姆在短短時間內融入了武藤遊戲等人,然後他們約在某間咖啡廳坐著正聊得開心的時候,城之內突然問了這麼一個話題......
「說起來那個叫亞魔姆的人是你的兄弟吧?怎麼感覺比你還不好相處啊。」「你說兄長嗎?他只是看起來兇了一點而已,人其實很好的啊。」
亞圖姆思索了一下,確實兄長總是板著一張兇惡的臉看起來難以親近,但是心地還算是好的......
「但是,上次蕾貝卡被他嚇得回去的時候還在發抖的......」杏子想起了蕾貝卡那時候抖得很厲害,回去的時候是抓著自己的手不放的......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兄長的話這四年以來我所知道的就是那樣了。」兄長真的這麼兇嗎?還是因為什麼的關係呢?
「不說這個話題了吧?亞圖姆有想去什麼地方嗎?」遊戲看見亞圖姆陷進沉思,決定轉移話題那麼問著。
「地方?嗯......」
「對啊,到處走一走吧!這可是好主意啊遊戲!」本田那麼付和著。
「遊戲桑去哪裡我就去哪裡吧。」亞圖姆微微笑著那麼回答。這個人去哪裡他就去哪裡,他是這麼想的......遊戲瞪大雙眼愣愣地望著亞圖姆,臉上不知道為什麼有些許的紅曇,似乎是......被亞圖姆說的話和表情給迷住了一樣。
「唔......不行啦!你要有你自己的想法啊!」
甩甩頭,把剛剛覺得亞圖姆很帥的想法給拋開,然後這麼念著。
「那麼,遊樂園呢?」
反正最近也聽到德國這邊有新開的遊樂園的樣子,他能想到的地方也就那邊了。
「咳......你說你想去那間新開的而且還是海馬開的遊樂園嗎?」
城之內差點沒把飲料噴出來,而是被嗆了一下,然後那麼質問亞圖姆。
「海馬?」
亞圖姆困惑地望著城之內那樣喊著城之內剛剛說出來的名字。
好像那裡聽過吧?是有什麼不妥嗎?
「笨蛋,你忘了亞圖姆現在什麼也不記得嗎?」
杏子用拳頭揍了城之內的頭,提醒著。
「啊,對喔,我忘記了......」
摸了摸被杏子打疼的後腦不好意思地笑笑說著。
「是說,我還有事情要先去處理了,就不陪你們了。」
杏子後來刻意看了看時間,假裝有事情那樣說著。
畢竟她在和亞圖姆的對談中,無意間知道了亞圖姆似乎是喜歡遊戲的,但是本人並沒有發覺的樣子。
「诶?那麼杏子我們送你去吧?」
「沒關係的啊,又沒有多遠。我走嘍。」
提起包包後就離開了......
「嗯,我也是要去那邊工作,要去的話就帶你們去吧。」
城之內那麼說著。
「你在那邊工作?!怎麼沒聽你提起?」
本田有些驚訝的問著。
「嘛啊,各種原因啦!走吧。」
反正是被海馬瀨人那種高傲又命令式的樣子叫他去那邊工作的,要不是看上薪水高福利又好他才絕對不要去幫他工作呢!!
「來吧,亞圖姆。」
遊戲伸手示意著亞圖姆跟上......
反正也好,他也很久沒有放鬆了。
於是四人就往遊樂園出發......只是沒有發現到穿著全身黑紅色的無袖連帽長風衣下身是皮褲的亞魔姆正站在高樓上望著他們幾個。
「魔王,你是不是很擔心?」
和亞魔姆穿著同樣款式但卻是乳白色衣服的遊日從亞魔姆身後出現,然後稱呼也有些換了。
「是啊......但沒有必要的話我是不會出手干涉的。」
亞魔姆似乎也不介意遊日沒有喊自己的名字,因為現在的他的身分不能使用這個名字,這是他是人類時候的名字......
「我明白了。」

希望,不要出什麼事情才好......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