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冥界守門人 壹 (1-3統整修正與更動)【闇表/魔表】

前情提要與注意事項:
以劇場版海馬透過技術穿梭次元跑去冥界找亞圖姆那個畫面作為衍伸之後的故事。由於各種亂來的因素,將朝日魔王和朝日表加進了故事之中,而為了不和DM闇表搞混,名字做了修正並更動維亞魔姆和武藤游日(yuhi)。
另外設定遊戲在三千年前有前世的身分,所以額外又一個名字喊做姆特。
沒有意外就是一個坑,更新速度慢請三思。
注意事項:
將目前的一到三篇作為修正更動的一篇,而後續的部分將由修正後的故事繼續做衍伸。
配對:闇表、魔表以及少許的海奇,由於台灣翻譯是奇莎拉的關係,所以打成奇,我還是會標註海琪的。
對非主要配對人物描寫會有些隨便請見諒。
以上OK的話在往下,不OK請您自行關掉離去謝謝。

第一回  冥界之石

「我贏了,而你還是輸了喔,海馬。」
站在王殿中央場的決鬥地帶上的那位王者宣示著自己的勝利和對方的敗北......他和眼前的人的對弈糾纏了千年不說,那人的前世還算是自己的親人,自己的堂哥,這算是兄弟鬩牆嗎?呵呵......不過能遠從三千年後的科技世界穿梭過來也真是很執著的啊。但這一切就要結束了,這個冥界將整個毀壞之後重生......就算是這位舊友在怎麼萬能也無法再穿梭過來了。
「哼!不過只是繼續將決鬥王的稱號寄放在那裏罷了,你就等著,我還會再來!」
那次的決鬥之儀,他一直沒有忘記,他堅信他能揪出亞圖姆,然後找出打敗亞圖姆的方法,然而他組合好的這個剋亞圖姆的牌組只在差一點之際就能贏過亞圖姆了。到底是為了什麼原因而輸的呢?他暫時還想不透。不過他還是會繼續的,直到他打贏為止。因為他是不會放過這個從三千年的世界降落在他們三千年後的世界拿了決鬥王的稱號之後就跑掉的人!
「沒有下次了喔......」
亞圖姆搖首無奈地說。開始對這個人異常的執著開始感到很困擾了,不過最後見到這位好敵手還算是開心的,他能夠在那個時候拯救朋友,保護那個重要的夥伴跟在這個時候見到這位好敵手已經足夠了,他沒有任何遺憾。啊不過這人一臉"我不相信我的青眼白龍跟我所組的這剋你的牌組打不贏你"的模樣真的讓人有點苦惱啊......可是苦惱歸苦惱,他已經跟人約定好了,不論這場決鬥的輸贏如何,都要把眼前這位先生送回到原來的世界去!否則那位的犧牲就......
「你說什麼!?」
瞪大那雙湛藍般的瞳孔,不相信的模樣。
「呵呵,我和人約定好了,這場戰鬥不論勝敗如何,結束之後都必須要將你強制送回去原本的世界了。然後你再也不能到這個世界來,規則已經破壞掉了,在你來到這個世界找我決鬥之後就開始了。」
亞圖姆輕輕地笑了笑,說明清楚他那句話的涵義。
那是亞圖姆在決鬥中途才感覺到的變異,原以為在某位的庇護下能夠撐到決鬥結束的,不過看起來決鬥中途已經是極限了呢......
「哼!管他什麼規矩,只要有可能我就會親自找到你!然後親手打敗你!」
他可沒有打算讓任何人左右他想要做的事情!不論如何只要有手段,他會使用!沒有任何東西跟話語能夠動搖他要走的路!
亞圖姆嘆了嘆口氣,繼續接著說:「也難怪他要如此討厭你了......海馬,不管你意願如何,我和姆特都會將你送回你原本的世界,你應該不會忘記你心愛的弟弟圭平還在等你回去吧?算是我求你別把事情越弄越糟。」
嚴肅的說著。
這人真是說不通啊,不知道時間拖越長,就會越危險嗎......
「哼!如果我還是說不呢?」他就不相信這個人有方把他送回原來的世界!就算送得回去,他也還能再靠著那個機器與那個詭異的盒子穿梭過來!
「......姆特。」
頓了下,亞圖姆很無奈地喊了一個人的名字。
而海馬瀨人的身後出現了一個穿著埃及服裝的男性,而那身形和那張臉卻是武藤遊戲的,而在他的身後是海馬瀨人用公司的技術製造出來的穿梭次元的乘載機器,手上拿的是藍神......應該說迪瓦所擁有的千年方塊!這是原本應該是海馬拿著的千年方塊才對......
「怎麼......!?你是!?」
而在海馬瀨人發現千年方塊消失在手中後又感覺到身後有人,一轉過身看見的是再熟悉不過的面容跟身形,對方只是和藹地對海馬瀨人笑了笑。
「姆特,送他回去吧。」
亞圖姆出聲令下,在海馬瀨人還沒來得及反應之前,千年方塊在那名叫做姆特的人手中漂浮開始發光著......

五年之後──
被亞圖姆跟那個叫姆特的人強制送回了原本世界的海馬瀨人原本又再用一年的時間仿造千年方塊的模式再度製造出穿梭次元的機器,但是彷彿被拒絕一般的,機器在途中毀損,不管是幾次都一樣,之後他決定放棄,這份執著將不存在他的心裡,後於四年專心於和圭平約定好的海馬樂園的發展以及擴建,然後因為近期要做活動,打算回到童實野市一趟做宣傳,然後還有得飛去德國去宣傳和武藤遊戲合作的新遊戲,創立者自然是武藤遊戲,而海馬公司則是贊助商......
海馬兩兄弟下機之後打算往廣場走過去,結果似乎與人相撞了......
「啊,真是抱歉呢,撞到你了......喔呀?」
對方在圭平還沒喊聲之前就率先道歉了,看上去是對方不小心撞了過來的......
「你!?難道是亞圖姆嗎!?」
海馬瀨人在看到對方的臉之後,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那張臉再熟悉不過,然而似乎又有什麼不一樣......
對方的臉色在看到海馬瀨人之後就變得很嚴肅,但頓了一下還是多少回應了對方:「......亞圖姆是我弟弟,您找他有事情?」
仔細一瞧那人的眸瞳還是赤紅般的紅色,和亞圖姆那雙紫曜石一般的眸眼並不相同,而且眼神比亞圖姆更為銳利刺人,看上去比起亞圖姆還要不和善......
而在海馬瀨人還想要繼續問話的同時被有些弱氣稚氣的音調給打斷了......
「亞魔姆~我找到了喔,他在那......哇!?」
看向聲音來源,卻發現那是比武藤遊戲還更為稚氣矮小的武藤遊戲的模樣!?不過他貌似跑得太快了,絆到了突起來的石塊,就在要接近那個像亞圖姆的人的時候......
「遊日!!」
驚呼一聲,被稱作亞魔姆的人一個向前將人給接住,正好把人抱進了懷中。然後鬆了口氣,原本嚴肅的表情似乎終於放柔了,而接著的是擔心的模樣......:「你小心一點啊,受傷了怎麼辦呢?」
「嘿嘿,不過你接住我了啊。謝謝你。」
他任憑亞魔姆抱著傻笑的回答。
「喂!你說的亞圖姆在哪裡?」
倘若有輪迴轉生的話......罷了,並非是相信這種東西也不是想要再找亞圖姆決鬥就是了,而是有個人的某張臉他看了煩心。
然而亞魔姆卻沒有回應海馬瀨人的打算,原本放柔的表情又開始嚴肅了起來,只是冷冷地看著海馬瀨人後,額頭上出現了發著金黃色光芒的眼睛,接著消失在海馬瀨人跟圭平的面前......

童實野學校門口外面──
「亞魔姆還是對那個海馬君很生氣嗎?」
他們倆個用了某種力量直接瞬移到了學校門口面前,而遊日在瞬移到這裡之後,在亞魔姆的懷中抬起來了頭怯怯地望著問。
他不是不能理解亞魔姆生氣的原因,因為海馬瀨人製造出能穿梭次元的機器啟動了千年方塊到了冥界去找亞圖姆的那時,次元世界變得不穩定,這讓身為守護者的亞魔姆很辛苦......
「沒有把他分解在次元世界哩,我已經很仁慈了......不說這個,亞圖姆那傢伙在哪裡?我已經幫他找到他最想見的那個人的位置,必須移動了。」
說到海馬瀨人,亞魔姆彷彿解不開心中的結一般盡是皺緊眉頭,而隨後轉移了話題。
「好像在學校裡面吧?他說他像在這裡逛逛......」
遊日趕緊跟上邊說邊放開他後走進學校的亞魔姆的腳步回應著。
「真是讓人不省心的傢伙啊,我也大概知道是為什麼,雖然說不帶著任何記憶轉生,但是他生前對他心中掛念的人的思念太過於強烈而導致他對一些情景感到熟悉,可是這也會導致了這個轉生之後是很有風險的啊......」
他不知道這是好是壞,因為再度見面的話就會像熟悉的陌生人......但是,如果能順利進展的話,這些擔心基本上還是多餘的,而剩下的話是另外一邊的問題了......

學校陽台上──
「亞圖姆,我可終於找到你了啊!」
中性的嗓音從那位站在護網前抓著護網的男性身後傳來,一轉身他所看見的是那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面容但又比矮自己一個頭的雙胞胎哥哥──亞魔姆站在他的面前雙手抱胸一臉不開心的模樣......
「兄長?」
亞魔姆喊了聲,接著就看見亞魔姆放下雙手緩步向他走了過去,然後伸手狠狠地彈了自己的額頭......:「疼!!兄長您做什麼啊!?」亞圖姆一隻手摀著被彈疼的額頭問了。
「還說呢,我在費心幫你找你想見的人的時候,你卻在這裡給我發呆犯傻啊?」
再度雙手環胸,一臉不悅的抱怨著。
「啊,抱歉。」
說到底,是他偶然看見了武藤遊戲的照片的關係,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強烈地想要見到這個和自己近乎要一模一樣的容貌的,跟哥哥和遊日不一樣的感覺,那是種非常思念到想要抱住對方的一個感受,雖然很微妙,但他無法解釋得太明白,然而他的哥哥跟遊日卻彷彿明瞭一切一樣答應了他來找人......但首先想來的是日本,一直覺得在日本,但是卻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對方,只好請求兄長──亞魔姆的幫忙。
然而事實上,他對這位武藤遊戲一點都沒有認識的記憶,只覺得熟悉卻又陌生......甚至在之前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從出生之後就躺了十九年,一直到四年前的某一個周日突然醒了過來,據兄長所說他醒來的時候彷若新生的嬰兒什麼也不懂,也不知道亞魔姆是自己的兄長,而亞魔姆花了整整三年的時間把自己該學的知識什麼的全部傳遞給他,只是具體作法他已經不太記得了......問起自己為什麼躺了十九年的原因,亞魔姆卻將話題轉開,似乎暫時不想告訴自己的樣子。而現在想起來他好像做了很長的夢一樣......
「道歉就不必了,武藤遊戲昨晚就搭機離開了日本,去了德國。所以必須移動到德國了,因為那位似乎在那邊舉辦了他所創作出來的一個GAME的遊戲大賽的樣子......」
啊,不過錯過了還真是不巧啊照理來說應該要能見面的卻見不到呢......是時機的關係嗎?但是總要見到面的,就算彷若熟悉的陌生人一樣,還是要重頭開始......啊,如果真要比喻的話還真像個養成GAME呢。然而他和遊日的身分只是指引者的角色,到目前為止沒有跟亞圖姆說了太多有關武藤遊戲的事情,主要還是想讓亞圖姆親自自己去接觸並自己發覺武藤遊戲到底是他自己的什麼人是最好不過的了......
「您說移動,您該不會是要......」
突然亞圖姆的臉色鐵青,似乎有些害怕著。
亞魔姆一看那表情後就嘆了一口氣回答:「你不要擔心,並不會進行空間瞬移,再說你才剛醒來沒有多久暫時還不能習慣那種模式吧?那麼頻繁的話,你的身體還是會吃不消。所以我已經備好私人的飛機了,飛往德國。」
亞圖姆聽了似乎鬆了一口氣,對於空間瞬移的這個能力還不適應,而且很容易感覺到噁心想吐的狀態,然而兄長卻彷彿在走自己家裡四的輕鬆自在......他說他們都是次元的守護者,所以能進行時間、空間的穿梭,不過也不能隨意穿梭或干擾就是,否則會讓次元世界失去平衡。啊......似乎好像聽兄長說過好像因為誰的緣故,某個次元世界曾經不穩定,讓掌管者必須自行毀壞那個次元世界並重生而且好像還讓某個精靈因此而受了懲罰的樣子......然而這問題似乎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樣子,總之還是有方法可以解決......
「亞圖姆不要再發愣了啊,再不跟上來就不等你了喔!」
遊日在門邊那邊喊著還在思索的亞圖姆。
「啊!?等我一下啊!」

五天之後,德國──
某個地方的廣場似乎再做遊戲大賽的準備,身為贊助商跟主辦者的海馬瀨人要晚一點才到,所以暫時遊遊戲創作者──武藤遊戲代為發言跟主持......
在台上發言結束之後,武藤遊戲下了台後,迎面而來的是一直都還很喜歡自己的蕾貝卡的擁抱......
「達令~好久不見了!」
武藤遊戲只是笑笑回應著真的好久不見了,然後寒暄幾句,又和其他隨後而來的城之內克也、真崎杏子等人敘舊著聊著天。
「話說,你也要參賽不是嗎?什麼時候開始啊?」
城之內克也在大家聊完一些陳年往事之後那麼問。
「下午開始吧?畢竟海馬君還是得露個臉啊,他說要看完全程的樣子......」
而武藤遊戲正在說著的時候,一陣地面搖晃......
「地震!!快逃!!」
一整大家彷彿被驚嚇的鳥獸,到處逃竄......
然而不知道為什麼周遭的大樓卻脆弱的出現裂痕開始崩毀,站在那崩毀附近的武藤遊戲看見之後完全的嚇得愣住然後......
「小心!!」
有著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而武藤遊戲只能感覺到他被人壓下,接著......
「啊......你沒受傷吧?抱歉,似乎只能保住你不受傷,但逃不出去了的樣子......」
武藤遊戲這才聽清楚了這個聲音,猛然張開原先因為緊張而緊閉的雙眼,印入眼簾的是那張他那一直思念著的臉龐,額上還有他所熟悉的赫魯斯之眼發著光,但是似乎流下血了的樣子......
「等等,你受傷了啊!」
想要起來,但發現好像不行,因為對方似乎是為了撐起那壓上來的水泥磚瓦的關係所以使兩人都動彈不得......可是要想想辦法才行啊!不然兩個人都會......
而另外一方面,等所有騷動都停止之後,城之內克也等人回到原先的地方尋找武藤遊戲,然而這才驚覺武藤遊戲有可能被壓在這些殘骸之中,然後蕾貝卡跟杏子兩個人著急地有些哭了出來並邊喊著遊戲的名字。
「閃一邊去吧,兩個小丫頭,你們那樣是找不到人的。」
突然插入了一個很不客氣的中性嗓音那樣說著。
眾人全往那邊一看,這不看還好一看全都瞪大雙眼......
「亞、亞圖姆!?」
城之內克也倒是率先出了聲音。
「不、不對,你仔細看啊城之內,他的眼睛顏色還有邊邊的髮色是紅色的啊!」
本田注意到了眼前這人的不同,那不是他們熟悉的亞圖姆......
但那人,亞魔姆沒有理會他們兩個,自顧自地向著旁邊的遊日那麼說著:「遊日,開啟探知模式吧。」
「我知道了。」
遊日從亞魔姆的身後出來,這又讓眾人為之震驚,但是在想要反應什麼時候,只看見遊日飄移了起來,然後紫曜石一樣的眼睛被覆上一層模一般好像還有藍色字的數據,接著左顧右盼的向在搜索一般然後定格......:「魔王,十二點鐘的方向,他們兩個被壓在那裏。」
「是那裏啊......那麼,準備轉移的陣法吧。」
一說完就消失在原地。
「我知道了。」
而遊日回完話後就落回地面上......
「那個,你們到底是誰!?」
問話的是杏子,眼前這兩個人很像遊戲跟亞圖姆,但並不是他們所熟悉的人......
「這個問題可以等我把遊戲跟亞圖姆救出來再說嗎?」
遊日和藹的笑了笑回應,然後繼續開始要做自己的事情,拿出了空白的戰鬥怪獸卡出來,然後讓他們像黏在透明牆似的星形排列著,然後漸漸地浮現了紋路,看起來像拼圖一樣的魔法陣,就好像黑暗大法師需要零件一樣的卡......
然後接著,在遊日前方的空地出現了魔法陣,而方才消失的魔王則在魔法陣的12點鐘方向那邊,也有同樣的魔法陣出現......
然後,魔法陣開始旋轉,最後出現了兩個人,一個壓在另外一個躺著的人身上......而後,魔法陣消失,躺著的人發現似乎脫離困境後,緊張地把身上的人抱起坐起身子......
「亞圖姆!!求求你睜開眼睛啊!」
顫抖的聲線,彷彿快要哭出來一般......
好不容易再度見面了啊,卻是這種局面......
「那個是亞圖姆嘛!?我們快過去!」
大家都圍過去了,而亞魔姆不知道什麼時候瞬移到了遊日身邊,然後不疾不徐地跟遊日走了過去......
「啊,杏子快叫救護車吧!亞圖姆他......」
遊戲慌亂著的要杏子叫救護車的時候,只見亞魔姆一個人走了過來阻止正要拿起手機撥打電話的杏子後在往遊戲的方向走了過去,手伸出去對著躺在遊戲身上的亞圖姆流著血的頭部,接著只看見細小的螢光撒在傷口上面,血也消失了,而原本亞圖姆失了血色的臉漸轉為紅潤。
「這樣就行了,然後......」
打了一個響指,周遭的環境變成了在屋裡了,而遊戲和亞圖姆卻不再這個屋子的客廳還有遊日......在其他人還沒來得及反應之前,亞魔姆率先出聲解釋。
「亞圖姆跟遊戲在隔壁的房間裡,你們不用擔心。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情可要聽好了......」
「等等!我們什麼都還弄不明白啊!還有你把達令藏起來是什麼意思!?」
是蕾貝卡出聲喊著。
畢竟什麼都不明白就被人帶來這裡了,一切發生的太過於快速這個人卻一點給他們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亞魔姆瞪了對方一眼,接著自顧自的說明:「我讓他們有兩人空間而已,另外我等下要說的事情你們可能也無法接受......在你們看見的那個亞圖姆確實是你們送走的那位法老王的轉世,但是我讓要你們知道的事情是轉生者並不帶任何生前的記憶,也就是說包括他三千年前法老王的記憶跟和你們共度的時光記憶是完全消失的。」
「什麼啊!就這件事情嘛!?沒有記憶在創造出記憶就好了啊!!」
城之內克也不以為然的那麼說,畢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能夠再度見到亞圖姆已經是很讓人開心的事情了,沒有記憶又如何,重新開始就好了。
「呵......大概也就少數人會像你這麼想了,但是有的人卻不是啊.....」
紅眸瞄了真崎杏子一眼,之後就又轉回原本的地方。
「什麼啊......?」
「沒事情,如果你們需要敘舊的話,我建議你們過兩三天再來吧。如果可以,請你們讓他們兩個有獨處的空間......」
不打算點破,反正最後......罷了,隨他發展吧。而且現在是要給那兩個人獨處的空間......雖然相遇的方式不太好啊。
似乎眾人都能理解亞魔姆的用心似的點了點頭,決定暫時離去......
隨後,客廳的牆壁有些扭曲,然後伸出了一隻手,接著走出來了一個人......
「你找我啊魔王?」
「為什麼你要用著海馬瀨人的樣子然後發出你自己的聲音說話呢?亞樊小姐?」
挑著眉,臉色沒有很好看的瞪著眼前這個『海馬瀨人』冷冷地說。
「唉呀,暫時性的嘛。畢竟是親愛的妹妹所守護的人啊......變成這個樣子也是為了當誘餌,你就暫時忍耐一下啊。」
「奇莎拉嗎?」
那個一直保護著瑟特的銀白髮青眼的女孩子是他口中這位亞樊小姐的妹妹,變成精靈守候著海馬瀨人三千年,無怨無悔......就好比遊戲為了亞圖姆轉生到三千年後的世界,為了幫忙亞圖姆戰勝佐克取回記憶而守著亞圖姆是一樣的。但奇莎拉就在五年前為了守護海馬瀨人的形體跟亞圖姆決鬥而被拉入次元縫隙接受懲罰......
「畢竟還是個傻孩子啊,明明還在受苦依然不忘叫我幫他保護瑟特啊......」用一手托著額髮有些感傷無奈地說著......:「啊,話說你找我什麼事情?」
「今天的地震原因去幫我查個明白,因為源頭好像是你的管轄範圍。」
那場地震過於不自然了,甚至那大樓怎麼可能因為這樣而脆弱的倒塌呢?
「啊啊,我知道了,有消息在告訴你吧。告辭!」
語畢便消失了......

隔壁房間──
「就是這個樣子了,亞圖姆雖然失去記憶,但是對你思念的這份心情似乎不曾從他心中消失呢......那麼我先離開了。」
遊日將亞圖姆沒有記憶這件事情也轉述給了遊戲,並說明了自己和亞魔姆的身分,然後央求遊戲住下,接著就離開了房間......
遊戲看著遊日離去,他覺得一切都不可思議......五年前,藍神君的事件,他曾再度見到亞圖姆,兩人將視而笑,他知道自己已經能釋懷了許多,而唯一的缺憾就是......深藏在內心的那份感情從未給亞圖姆知道,即使是在那個時候也一樣,他怕他說了,亞圖姆又要被他困住了,無法自由......
今天發生太多事情,他都來不及反應,很怕這是一個夢境,一個太過於美好的夢境......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