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次元守護者【闇表/魔表】2

「亞圖姆我可終於找到你了。」
中性的嗓音從站在學校屋頂的亞圖姆身後傳來,一轉過身所看見的是比自己還在矮一個頭的哥哥──亞魔姆雙手抱胸一臉嚴肅地看著自己......
「哥哥?」
亞圖姆喊了聲,接著就看見亞魔姆放下雙手緩步走了過來後伸手狠狠地彈了自己的額頭......
「好疼!!哥你做什麼啊!?」
亞圖姆摀著被彈疼的額頭問了。
「還說呢,我在費心幫你找你想要見的人,你竟然給我在這裡犯傻啊?」
再度雙手環胸,一臉不爽的抱怨著。
「抱歉......」
說到底,是他自己說想要來日本的......他說他想要見的人在日本,但是不記得樣子,只是很強烈的內心深處告訴他,那個人在日本。但是說起來,對日本沒有任何記憶卻有著熟悉感的他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對方,只好請哥哥──亞魔姆幫忙。然而亞魔姆彷彿早就知道一切似的答應了他的要求......
其實自己在五年前還是像個活死人一樣地躺床上,據說一躺就是十八年......醒來的時候只有哥哥和遊日陪著自己而已,那個時候他也彷若出生嬰兒一樣什麼也不懂也不知道亞魔姆是自己的哥哥,而亞魔姆似乎花了四年的時間把自己該學的知識什麼的全部傳遞給他,但具體的作法他已經不太記得了......問起自己為什麼會躺了十八年的原因,亞魔姆卻是說了時機一到再告訴自己。現在想起來好像做了很長的夢一般......
「道歉就不必了,要移動了喔。必須去德國,你想見的那位在德國,名字也幫你查好了,叫做武藤遊戲,似乎是傳說中最強的決鬥王呢......」
說起來也不用真的去查,因為亞魔姆本來就知道武藤遊戲的存在,只是凡事得慢慢來,一下子跟亞圖姆說太多也不太好......讓亞圖姆他自己去接觸並且感受一下那個武藤遊戲到底是他自己的什麼人是最好的了。嘛,如果要說這是個GAME的話,大概就是個養成遊戲吧?
「你該不會要......」
突然亞圖姆就鐵青著臉,似乎有些害怕......
亞魔姆一看那表情嘆了一口氣後回答:「並不會進行空間跳躍喔,再說你暫時還沒有習慣那種模式吧?那麼頻繁的話,你身體會吃不消。所以我已經備好私人飛機了,現在往機場去就好。」
亞圖姆聽了似乎鬆了一口氣,空間跳躍一連跳躍好幾個空間的時候他一直都會感到不適還有想吐,而哥哥亞魔姆卻彷彿像走在自己家裡似的輕鬆......他說他們都是次元守護者,所以能進行時間、空間等地穿梭,不過也不能隨意穿梭或干擾,否則會讓次元世界失去平衡......不過,亞魔姆好像說了因為誰的緣故,次元世界曾經不穩定,差點沒有讓一樣身為次元守護者的遊日喪命。還好的是,亞魔姆說這問題不算大也不算小,可以解決就是了。
「亞圖姆再不跟上來就不等你了喔!」
遊日在門邊那邊喊著還在思索的亞圖姆那樣說著。
「啊!?等我下啊!」

德國某處──
「遊戲先生,有位叫圭平的先生打電話給您。」
正打算出門的武藤遊戲被櫃檯人員叫住了。
武藤遊戲停了下來,走過去,接過櫃檯人員手上的電話......
「遊戲嗎?」
「是的,怎麼了圭平?」
圭平鮮少會這樣打電話過來給他了,因為他和海馬兄弟倆一直都在忙公司的事情幾乎沒空和舊友聯繫,要是有聯繫多半都是有事情吧?好比需要他用決鬥王這個身分參加宣傳之類的,不過這個身分也不是真的他拿來的,而是那個人......
「遊戲,我等下說的話你不一定要相信,但是我覺得一定是他!」
「等等,圭平先把話說清楚,你這樣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他”是誰?圭平再說什麼莫名其妙的話呢?
「事實上,我和哥哥碰到了跟亞圖姆很像的人,但是他說他不是亞圖姆,亞圖姆是他的弟弟,所以......我在想是不是......遊戲?你有在聽嗎?」
圭平有些擔心遊戲聽到這些是不是會嚇傻了......
「......那是真的嗎?但是......怎麼可能?我明明親手......」
他明明親手將那個人送進冥界,那個和自己陰陽兩隔的冥界啊......最後一次見到那個人的時候還是藍神,也就是迪瓦變成奇怪模樣的時候,那個人不顧一切的穿越冥界降臨到他的身體替他抽牌打倒對方,然後也說了些話,之後他也就釋懷了一些,但是思念那個人的心情從來就沒有停止過,而那兩次都沒能說出口的感情也就深藏在他自己心底了......
「不,我和哥哥覺得亞圖姆一定出現在這個時代了,如果輪迴轉生是真的的話,那麼一定......一定能再見到他的,遊戲!」

和圭平通完電話,本來要出去的心情也沒了,取而代之的是複雜的心情......倘若圭平所說的事情是真的的話,那麼還能再見到那個人嗎?不,他在期待著什麼?明明已經是死去的人......輪迴轉生,有可能嗎?算了,他還有德國的遊戲大賽要參加,用他自己創作出來的GAME拿到決鬥王的稱號!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