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雙生2-1【雷火】

第二回 波動

沒有多久,黑夜和紅蓮從外頭解完任務回到了家。
「我們回來了。」
紅蓮轉開門把將門推開了以後往裡面喊了喊,後邊還跟著黑夜。
黑夜隨著紅蓮進來之後就把門給帶上關好......
兩人依著走進來的順序先後拖鞋並把鞋擺放好之後,紅蓮一個轉身,撲面而來的是瞳將他整個環抱住......
「哥哥,歡迎回來!啊,黑夜也歡迎回來!」
瞳帶著雀躍的語調那麼向著自己的哥哥和黑夜說著,不過在和黑夜說的時候稍微得有些收斂......
「那麼開心?看樣子很順利嘛。進展怎麼樣了?」
當紅蓮說完這句之後瞳的臉頰瞬間爆紅有些語無倫次:「哥、哥哥你你你......」
「好啦,隨口問問而已啊,那麼緊張喔。嘛,順利就好了。」
紅蓮笑著,瞳的反應頗有趣,不過能進展到哪裡紅蓮大概心裡有個底就是,不過兩人進展並不是他所在意的,而是......
算了,有刃陪在瞳的身邊,他當年所掛念的事情也終於能放寬心,估計之後也不會有什麼問題......而且段藏那老頭子也找不到機會下手的。還有就是......
紅蓮還在思索的同時,被從廚房裡走出來的刃的聲音給打斷了思緒。
「你們杵在那兒做什麼呢?快進來吧。說起來你們兩個要先洗澡還是先吃......嗯,吃飯?」
刃在頓點的地方很明顯就是想說個玩笑話,因為心情很好的關係,然而在還沒說出口的同時就被弟弟黑夜那雙會殺死人的冰藍眸子瞪的冷汗直流......畢竟那雙眼眸所透露出來的訊息很明顯的就是說『你敢說出什麼無聊的玩笑我就宰了你!』
唉......他這個哥哥做得很沒有威信可言啊,被自己的弟弟威脅,說個玩笑話也不行......嘛,雖說有個懂自己心裡想什麼的弟弟是很好啦,但是要受威脅的話那就免了吧。
「我和黑夜先去洗澡吧。你們兩個晚餐也還沒煮好不是嗎?瞳你去幫忙吧。」
對刃的問題想了一下之後,紅蓮這麼回答,然後順便推著瞳的背部讓瞳到刃那邊,接著眼神示意一下黑夜後,就兩個人去找了衣服往浴池的方向去,留下刃和瞳在原地。

那其實是刻意再多給兩人的獨處空間和時間的,能多培養更深感情的話,紅蓮覺得這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他擔心的事情也......
「......你不會覺得寂寞?」向來不怎麼多話的黑夜突然就這樣問向了紅蓮。自他和刃認識紅蓮跟瞳以來,這對兄弟基本上一直是膩在一塊感情好得很,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如此......所以黑夜非常意外紅蓮在知道刃和瞳兩個人是兩情相悅的時候,就那麼放心的把瞳推給了他那個蠢哥哥。
然而紅蓮卻反問了黑夜:「換作是你,你會嗎?」
說上來也沒什麼好寂寞的,就算是有那麼一點也不打緊......
「怎麼可能......」
他和刃的情況和紅蓮與瞳不一樣,他原先就比較獨立的,只是刃老愛操心那個操心這個他嫌煩而已,嘛,雖然說有個關心自己的哥哥是很好,但老是要撲過來抱自己就免了吧。
「所以說啦,總不能把瞳一直帶在身邊啊。畢竟大家都長大了嘛......再說,真的覺得寂寞的話,你不是也可以陪我解悶嗎?」
紅蓮邊拉開浴池的門邊和走在自己身後的黑夜說。「嗯......?」
才將門給帶上關起來的黑夜愣了愣,後來才反應過來......
他有些意外啊,沒有想到紅蓮會這樣說......不過想想也是,依照他那個蠢哥哥的個性,黏著瞳不放不說,大概會把瞳的時間整個佔去吧?那被晾在一旁的紅蓮和他也只能拉著彼此作伴了不是嗎?不過能肯定的事情是他們兄弟的情誼是不會改變的,紅蓮跟瞳他相信也是這樣......
思考終止後,便跟上了紅蓮往浴池的方向去。

浴池的不遠處有著淋浴區,他們兩個是脫完了衣服,坦誠相對就進去的......一點也不害臊,就先到了那邊的淋浴區沖洗身體跟洗髮最後再進浴池裡......黑夜突然想起來他和刃第一次來到紅蓮和瞳的家裡時是瞠目結舌的。沒有想過有人的家可以大到應有進有就算了,還只有兩個人在住?!而且整理起來似乎好像沒有這麼容易,但意外地的是,這棟大房除了房間和廚房以外似乎都設置了特別的術式,只要在術式中間注入查克拉便能驅動著,使其可以整理和清潔那個區塊的範圍,相當方便。據紅蓮所說這都是他和瞳那死去的父親所留給他們的......還有就是這棟大房並不是在木葉村子裡,這顯得很微妙,反而是在森林裡,房子的門是連接著木葉的街道的,也算是時空間忍術吧?非常的厲害......還有結界,房子周邊的結界也很隱密而且是和木葉村的相連結,倘若有什麼事情也會有人馬上趕來處理!
現在想想紅蓮和童的父親大概是個很厲害的人吧?但,為什麼會去世呢?
黑夜那麼思考著的時候,紅蓮突然開口了......
「說起來......黑夜,你肚子上的傷疤似乎淡了不少了。」
紅蓮看著隨著自己入池之後才下來池內的黑夜的腹部,他想起那個時候的事情......
那道傷口當初可是深得令人觸目驚心,那幅景象如今在紅蓮的腦海裡還是那麼鮮明的......
想起那件事情,黑夜還是會愧疚。那個時後乖乖聽紅蓮的指示就好了,才不會弄得如此狼狽......大量出血,碧牙在醫治他時,查克拉還些不夠用,倘若不是紅蓮趕了過來給了碧牙他自身僅存的查克拉保住了他的命後再火速地送回木葉作醫治,甚至紅蓮還在黑夜需要緊急輸血的時候毫不猶豫地將自己的血輸給了他,也許已經去了另一個世界了吧?
「那個時後......真的很抱歉。」
他還記得在做任務討論的時候他和紅蓮爭執了起來,因為意見不同,回到家的時候兩人連話都不說,一直在冷戰,甚至瞳和刃跑過來勸和他們兩個也不聽,相當固執......所以結果就是自己不顧紅蓮的指揮一個人衝了過去,幾乎被消耗了許多體力後而受重傷。
紅蓮趴在黑夜右側的邊上說了:「算啦!都過去一年的事情了......而且你還活著這是最好的結果不是嗎?」
沒有很在意當年的爭執,他在乎的是在他身邊的人的生命......他很清楚在那之後除了瞳要保護以外,也要保護著黑夜和刃。雖說論起近身戰鬥的體術對決自己絕對是不行的,但是要幫忙或輔助的話這自然是沒話說......至少,也能減輕風險。
望著紅蓮那樣趴著回應的時候,黑夜撇見那道在背上那還不算完全好的刀傷,結痂了的......臉色黯沉了下來:「背部的傷......」
那又是一件令黑夜內疚的事情,大約在一個月之前的任務,他和疾舞先去探了探敵情,怎料對方設下天羅地網將他們兩人困住並施展幻術控制,隨後命令他們去攻擊紅蓮和碧牙......那段被控制的記憶他和疾舞是沒有的,而黑夜只知道在自己的清醒後第一眼所看見的是紅蓮左邊會冒火的紅瞳,還有那樣拼命狼狽的神情......之後似乎在看見自己恢復了意識放鬆了下來,只說了一句:「太......好了......」就昏厥在自己身上,然後發現紅蓮那背部被劃上了身的刀傷......那傷口很明顯是自己造成的,在看看自己的刀確實濺上了血。據碧牙的描述,他們是先幫疾舞解除了幻術後才來幫自己解除的,但由於自己是五人之中速度最快的,沒人跟得上,所以很棘手。而紅蓮也因此為了要保護到疾舞跟碧牙受了傷,不過這也使得紅蓮抓到了機會使用瞳術替黑夜解除幻術的束縛......
「嘛,說了別介意。再說那也不是你的錯啊......」
說起那次任務,他事後偷偷去調查過,那分明是段藏在任務資料中派人修改錯誤的資訊上去,這可是連五代火影都能蒙蔽的手段啊......還不清楚真正的目的,但怕是針對他和黑夜而來的......抑或是......
倘若古里先生臨終前所言是真的,那紅蓮一族之所以會被剿滅的因素必定和段藏脫離不了關係!甚至紅蓮一族裡應該是有背叛者存在,他得謹慎為妙。
「然而那還是我動的手啊......」
想想果然還是要變得更強才行......不過古里先生已經不在了無法給他建議,那麼只能找刃商量了吧?雖說哥哥看上去吊兒啷噹的沒有威信可言,但是哥哥的實力是不容小覷的!
「夠了!別再提這些事情,省得煩心!」
紅蓮用手摀住黑夜似乎還想說什麼的嘴後這樣喝斥著。
「啊,差不多也該上去了......」
紅蓮收回手後,就從浴池爬起,接著對黑夜說:「對我和瞳來說,你和刃在我們心中有一定的位置。刃當年不也說了,今後互相作戰,保護彼此的嗎?所以別再為這種事情愧疚知道嗎?」
他彷彿像哥哥一樣溫柔笑著訓斥著後,轉身離去......
黑夜再看到微笑的那瞬間便愣住,愣在原地......紅蓮方才那笑顏彷彿勾起了他心中的漣漪......他從來沒有這樣的感受,那瞬間他覺得紅蓮......可愛?雖然只是一瞬間而已......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