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雷雙胞胎和火雙胞的故事之4【雷火】

一早,紅蓮跟黑夜就出去了,因為他們有任務在身,所以關於黑夜昨天提出的要求,是打算出完任務回來後,看紅蓮和瞳什麼時候可以一起唱歌給他和刃聽。 

而瞳現在需要煩惱的是刃這一邊......他都差點忘記了,他和紅蓮早在三年前就讓刃跟黑夜住在他們的大宅子裡,同在一個屋簷下的他們,幾乎天天見面,而開始躲著刃是最近的事情...... 

怎麼說呢?因為喜歡的感覺開始變得很顯明,刃那樣的一舉一動他都看在眼中,然後,雖然不是不知道刃對女孩子都很溫柔很有耐性,但自己就是忍不住忌妒起來,等刃跑來問自己是不是不舒服時,自己才回過神,發現那樣的自己是多麼的可怕...... 

那麼可怕的自己不想被刃發現,也不想被刃討厭,所以才想保持距離的...... 

算了,反正還是得面對刃的...... 

放下梳子,把頭髮散在後面,他和紅蓮的頭髮的長度不一,紅蓮是剛好及肩再短一些,而他已經是超過了肩膀一點點了。然後換穿著日常穿著的短T和短褲後起身要準備出房門,但在要伸手去轉門把的時候卻猶豫了......或者該說他有些緊張的,剛剛明明還氣勢滿滿的,現在又像縮頭烏龜一樣了...... 

 

不行不行不行!瞳你要勇敢一點啊! 
甩了甩頭,瞳深呼吸一口氣,轉開了門把,走了出去,就看見刃在門口邊等著...... 
「刃、刃!?」 
一時之間漲紅了臉,有些不知所措...... 
「嗯?沒事吧?被我嚇到了?」 
望見瞳好像被嚇到一樣的不知所措,有些擔心的問著。 
「沒、沒事的!我只是不知所措了一下而已…...沒有想到你會在這邊等我。」 
眼神有些飄移,不得不說刃那身裝扮還有不帶護額的模樣是非常英挺俊俏的...... 
「沒想到瞳這麼膽小。」 
刃不禁覺得瞳可愛得讓自己笑了出來。 
「就說不是被嚇到嘛!」 
瞳有點不滿的回應著對方。 
與其說是被嚇到,倒不如說是刃那身好看的妝扮和挺拔的臉讓自己慌亂。 「好好好,走吧,上街順便買今天要用的食材吧?黑夜跟紅蓮應該會比預定時間還早回來的。」 
「嗯。」 

 

一路上,他們商討著要買什麼還有什麼,彷彿沒有隔閡一樣,刃認為是個機會,但是時機還沒到,所以他還沒開口。 
「啊,你要不要吃章魚丸子?我記得你跟紅蓮都愛吃,我去買吧。」 
「诶?!等等,刃!」 
瞳還來不及阻止刃過去,刃早就跑到店家面前去買了。瞳只能抱著東西站在原地...... 
「那不是刃嗎?我們快過去!」 
是女孩們的聲音,瞳不禁往聲音來源看,至少三五個女孩子吧?長相甜美的......然後就圍繞著刃的身邊,刃雖然一臉困擾卻還是很耐性的和女孩子們聊起天...... 

又是那麼受歡迎啊...... 
瞳覺得那副景象令自己難受,只好抱著東西跑掉。 
等到刃終於從女孩子們中脫身的時候,早不見瞳的身影,有些緊張地喊著:「瞳?!」 
四處張望著,也沒發現那身影,單手抱著買來的東西跑在街上搜尋,卻一無所獲...... 
「你在找什麼啊?啊,忘了你是黑夜還是刃了......對不起。」 
鳴人看到刃在街上有些慌亂地好像在找什麼東西一樣,走過去問了問。
然而因為刃和黑夜是雙胞胎的關係,所以大部分的人很難分辨刃跟黑夜,這點鳴人也不例外,只有少數幾個還能找出刃和黑夜的不同。 
「沒有關係的,我是刃,鳴人你有看到瞳嗎?」 
比起這個,他還是比較擔心瞳的安危。
「沒有啊,怎麼了?」
「買東西的時候被絆住了,等脫身的時候,瞳已經不再原本的地方......」 「诶?那我幫你一起找吧!」 
「謝謝!」 

 

村子偏遠處,那是小時候,紅蓮跟瞳第一次碰到刃跟黑夜的地方,瞳抱著東西站靠在樹上,喃喃自語...... 
「好難看......」 
瞳自嘲著。 
他明明跟刃只是關係好的朋友而已,什麼也不是,然而自己卻有著像戀人一樣的忌妒心......不希望刃跟女孩子太好,不喜歡刃把溫柔隨便分給不認識的別人...... 
啊啊,不行!自己怎麼會這麼自私?而且自己又一聲不吭的離開原地,刃應該會擔心的......嗯,就算是朋友般的擔心他也很開心的。 
甩了甩頭,打算要回去找刃,卻被叫住了。 
「你是瞳嗎?」 
很陌生的嗓音,但那張臉看上去和以前丟自己和紅蓮石頭的人很像...... 
「你是......?」 
不能確定是不是就是小時候欺負自己跟哥哥的人,瞳很困惑地望著。 
「可能你不記得了,我是小時候丟你跟紅蓮石頭的人,那個時候真的很抱歉......」 
對方有些不好意思地那麼回答,順便為了自己以前幼稚的行為道歉。 
「......都已經過去的事情了。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我要先走了。」 
雖然不太明白對方此時為什麼想和自己道歉,但是他也不打算追究,而且想要先去找刃。 
「啊!等等!瞳,我喜歡你!」 
一心急抓住了瞳的手腕,不讓瞳走。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瞳一瞬間感到害怕,甚至不舒服...... 
喜歡什麼的,為什麼眼前這個人可以這樣子鼓起勇氣說出口? 
「我知道......但我是認真的!即便你是男生我也確定我喜歡你!」 
用力把瞳拉過來,怕瞳跑掉一樣的摟住瞳的腰身,那樣堅定地說著,然後還打算要吻瞳。 
「不......」 
瞳的赤色眸子閃爍著不穩定的光,可以看得出恐懼。 
刃,救我! 
原以為要被親上的同時,有隻手擋在他們之間,接著那冰冷的語調這麼響起...... 
「小子,你在對瞳做什麼?」 
是刃,用著鄙視跟好像要殺人的目光瞪著對方,對方嚇得放開瞳往後退好幾步...... 
「黑、黑夜!?」 
那雙冰冷的眸眼,他猶記得小時候被那人阻止的場景,幾乎快一模一樣。 「我是刃......再靠近瞳的話,你應該知道會有什麼下場的。」 
冷冷的糾正,左手纏繞了雷屬性的查克拉,似乎是在威脅對方。 
然後,對方連忙拔腿跑了。刃看著對方走遠,換上原本溫柔的面容走向瞳,擔心的問著:「沒事吧?」 
那個瞬間,刃覺得非常想要殺死那個人,想也沒想就衝上去先擋掉對方的嘴,避免瞳遭受強吻。 
瞳一語不發的撲進了刃的懷裡,緊緊的抱著刃發抖...... 
他很害怕,非常的害怕...... 
「已經沒事情了,乖。」 
像安撫似的撫摸了幾下瞳的後腦後,抱著發抖的人兒...... 

好不容易瞳終於緩和了些,刃便帶著瞳回家......而刃覺得現在想要開口問瞳也有點困難了。 
讓瞳坐在客廳裡,然後倒了水要遞給瞳。 
「來吧,喝點水。」 
瞳接過水杯後若有所思的模樣,然後才拿起來喝了幾口。 
這樣的瞳,刃還是有些擔心...... 
「還好嗎?對不起,我被絆住了,你是不是因為這樣才生氣跑掉的?」 
想起黑夜也曾對自己訓斥過了,要就對女孩子們強硬地拒絕,才不會這樣老是被絆住要人等還讓人生氣。 
瞳沒有說話,然後放下水杯,緊緊環住刃的脖頸,然後小小聲又顫抖著聲音地說:「我喜歡刃......」 
刃被瞳這麼突如其來的告白而停止思考了...... 
發現刃沒有反應的瞳,貌似好像後悔的樣子,鬆開手,然後輕推開刃,讓兩個人有距離,接著泛著淚光的赤眸望著刃抱歉地說:「對不起,當我沒說過吧。請你......不要討厭我.....」 
說完,瞳就想離開那邊了。 
他害怕看到刃的反應,剛剛刃從對自己告白的人手中救下的時候,瞳就再想了,是不是該像那個跟自己告白的人一樣鼓起勇氣對刃說了?他覺得不說的話......好像就會失去什麼一樣。然而說了......也會失去什麼一樣。但最後的決定還是想說...... 
瞳在想要離開的時候被刃抓住了手腕,只見刃一臉認真地望著自己...... 
「你說的......是真的嗎?」 
刃幾乎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瞬間,他想要知道自己是不是沒聽錯! 
「啊......嗯......」 
被刃問的一楞一楞的,然後點頭。 
下一秒,瞳被緊緊的抱住了,頭被埋在刃溫暖的胸懷,讓瞳不知所措地喊著刃的名字。 
「刃、刃?!」 
「我也喜歡你的.....」 
「诶?」 
瞳傻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聽到了什麼? 
刃將瞳的小臉抬起讓瞳望著自己的紫藍色眼眸,繼續溫柔的說著:「瞳的一切......我都喜歡,所以不會討厭你的。我擔心的是你討厭我啊......最近老是躲著我,和我保持距離,我可是很難過的。」 
「刃是......說真的嗎?」 
怎麼辦?好開心,可是又怕這一切只是夢...... 
「我什麼時候有騙過你?嗯?還有,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為什麼躲著我?」 
「唔......」這下瞳就不好回答了,或者該說難以啟齒......:「因為忌妒你跟女孩子說話......」 
回答雖然小聲,但是刃還是聽見了。 
聽到了這樣的回答,刃不得不說他真的覺得瞳好可愛,非常非常的可愛! 「你好可愛,瞳。」 
忍不住親吻了瞳的額髮...... 
瞳幾乎快害羞地要鑽洞了,他沒有預料到刃會這樣子親吻自己的額髮......但他也沒地方好鑽,只能埋沒在刃的懷裡,然後有點抱怨著:「可愛才不是用在男生身上的......」 
「但我就是覺得你可愛啊,瞳。除了可愛的詞以外,我想不到別的可以形容了啊。而且我真的很喜歡你啊,那時候看到你被人抱著我也很忌妒的。」 
刃彷彿得到了什麼禮物一樣開心地說著。 
因為他沒有想過,可以這樣有一天把他想要的人這樣心意相通的抱在懷中...... 
「唔......別說那樣讓人害臊的話了啊......」 
雖然害羞,但是瞳覺得似乎滿足了什麼,安心地窩在刃的懷裡......他想要的只有刃,喜歡的也只有刃,所以在陌生人抱著他要強吻的時候他才這麼害怕,也只希望刃趕快過來救他......沒有想到刃真的跑過來救他了!還以為只是基於小時候的約定而已,想說那樣子也無妨的......沒有想到的是,刃是因為忌妒的關係。 
「誤會解決了,我們來做午餐吧。黑夜和紅蓮也快回來了。」 
「嗯。」 

 

總之,來日方長,以後要做的事情可以一步一步來的...... 



後記:
你啊的怎麼可以這麼長我好困喔,大概還是會有些BUG吧有再跟我說,我看我能不能再做修正(ryy
好累啊,腦子要榨乾了(槓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