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雷雙胞胎和火雙胞的故事之3【雷火】

幾年之後──

「那幾個孩子現在怎麼樣了?」 

綱手在火影辦公室,雙手交握在下巴的下方,不怎麼嚴肅地望著暗部隊長問著。 

「那兩對雙胞胎嗎?似乎在做訓練呢......互相捕捉對方的訓練。歲月不饒人啊,已經十五十六歲了呢......」
暗部隊長如此感嘆著。 

 

來到森林處,就見著兩個紫墨髮赤瞳的少年們穿梭在樹林之間,其中一個一手壓著左邊掛著的無線電...... 

「瞳,你把刃引到那邊吧,黑夜我來解決。」 

「我知道了,哥哥小心。」 

於是兩個人分到兩路,一個往反方向去...... 

接著來到一個稍微空曠一點的地方,刻意站在那邊...... 

而躲在深處的某個白衣銀髮,望著那個故意站在那邊刻意露出那麼大縫隙的雙胞胎其中一個,思索著要不要出手...... 

因為這絕對是陷阱,他可沒那麼傻...... 

「明知道我不會上當啊......」 

但在他講完話的同時,原本佇立在那邊的人已經不見了...... 

「找到刃了!」 

在刃還沒反應過來之前,迅速地用繩子綁住了對方,然後結印對對方使出封印術,這要是讓對方先出手,他可沒把握贏啊! 

「瞳你也太狠,居然對我用封印術......」 
很明顯得脖子那邊有封印的花紋向下延伸,這下他要使出體術還是忍術都不行了...... 

「你和黑夜自己說使出全力的嘛。」 

瞳像個得意的孩子笑了笑回應,然後用無線電告訴紅蓮:「哥哥,我抓到刃了。」 

「你確定真的抓到我了嗎?」 

但是在紅蓮還沒回應之前,刃露出了狡詐的笑,這麼說著。 

瞳發愣了一下,結果下一秒原本應該被他困住的刃砰的一聲消失了,留下的是做替身術的樹幹。 

這下瞳整個開始緊張了起來,警戒的環顧四周,右邊的赤色瞳冒出了火焰,觀察著四周的風吹草動,然後瞳決定拔腿逃跑......一次沒有抓住人的話,第二次被抓住的就是他了!總之他要想辦法跟刃拉開距離......然而這個舉動並沒有什麼用,刃突然瞬身到了瞳的面前,讓瞳就這麼撞上了他的胸膛,然後驚叫一聲要跌了下去的同時,將對方打橫抱起,瞳慌張之中只能緊緊環住刃的脖頸......直到刃落地...... 

「別害怕了,已經著地嘍!然後你輸了,瞳。」 

刃笑了笑看著把自己環緊,害怕的緊閉雙眼的瞳說。 

但不得不說他很享受這樣的感覺,畢竟最近瞳不知道在搞什麼,老是躲著他。 

「诶?啊啊啊啊!刃你把我放下來啦!!」 

「瞳你別亂動啊!會摔著的!」 

瞳一發現自己還被刃抱著,有些想掙扎的胡亂動著,差點沒讓刃鬆了手,摔著了他。 

刃在之後穩穩地抱著想掙扎的瞳,不順瞳的願,放瞳下來。 

「所以了......你們又輸了喔。」 

那是個沒有什麼高低起伏的聲調,穿著黑衣有著和刃一樣容貌以及銀白髮的少年像抓著犯人似的,把和瞳一模一樣的少年帶了過來...... 

「哎呀,黑夜,我不是跟你說要對紅蓮溫柔一點的嗎?」 

抱穩瞳,走向自己弟弟──黑夜的面前。 

「像你這樣對瞳嗎?我沒辦法......」 

黑夜是單手將紅蓮的手反手牽制在紅蓮背後,推著紅蓮走過去邊說。 

要他這樣抱著紅蓮,下一秒鳳仙火可就要朝自己燒來了! 

「好啦,我和瞳認輸了,你們要我們做的三件事情是什麼?然後黑夜......你可以鬆手了嗎?我又不會跑掉。」 

紅蓮沒好氣的說著,黑夜的力道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總之,只要被抓住,他也很難掙脫的...... 

在這個訓練開始之前,他們就下的賭注,輸的那方要答應贏的那方三件事情...... 

「只是覺得你的手很細很好抓著......」 

「囉嗦!」 

論身形高度都比黑夜和刃都嬌小的紅蓮跟瞳,真的輸了大大的一截...... 

「刃也快放我下來啦!」 

反正紅蓮認輸了,他也沒有理由繼續抱著瞳,乖乖地放下,然而有些依依不捨...... 

那樣可愛的人想要多抱一會兒...... 

瞳在刃放下自己的同時,趕緊往紅蓮方向跑去,縮在了紅蓮的身後,像個小動物一樣的警戒著。 

距離越靠近,瞳都覺得慌亂......雖然很早就知道自己喜歡上了刃,但是......他覺得刃可能比較喜歡女孩子吧?那麼溫柔地在女孩子之間周旋......所以為了不讓刃困擾,才想要保持距離。可是刃在自己越是想保持距離,就越想湊近的感覺...... 

「所以快說,要做什麼?」 

紅蓮雙手抱胸望著贏了的兩兄弟。 

「你唱歌給我聽,我想聽你上次唱的歌......和瞳一起唱也沒關係......」 

黑夜那樣的對紅蓮提出要求。 

「瞳的話,明天陪我一整天吧?我想跟你說說話......」 

刃逮到了機會,可以問問瞳為什麼要那樣子躲著自己。這讓自己很受傷啊...... 

「唔......我知道了。」 

瞳看上去有些困擾,但是又不能拒絕的,這是賭注...... 

紅蓮用餘光瞄了瞳一眼,他明白瞳的心思,只是該來的總會來,躲不掉的...... 

「還有嗎?」 

「暫時先這樣吧?後面兩件我和刃暫時想不到......」 

「你們先回去吧,我跟瞳有話說。」 

紅蓮把兩兄弟給先趕回家,然後兩人走遠後,紅蓮轉身雙手搭在瞳的雙肩上...... 

「你啊,乾脆趁明天就跟刃把你對他的感情說清楚吧。我可不想你後悔了......」 

發現瞳喜歡上刃的時候,他一點也不覺得震驚,看瞳的表現就知道了,喜歡又不敢接近的模樣,看得他心急。他也不覺得性別是問題...... 

「我......做不到啊......刃看起來是喜歡女孩子的,我又不女孩子......」 

紅蓮說得太簡單了,要是告白之後被討厭了怎麼辦? 

「撇開性別不說,我可不想要你來不及告白而後悔,若真的被討厭了,還有我陪著你,我們不是相依為命的兄弟嗎?他要欺負你我就算拚了命也會替你出頭!」 

不管結果如何,他都會陪在瞳的身邊,就算要被迫離開木葉也沒關係...... 

「嗯!謝謝哥哥。」 

原先愁眉苦臉的臉換上了笑容。 

 

 

「所以說......你打算怎麼跟瞳說?」 

黑夜和刃走在回家的路上問著。 

不是他要說,刃對瞳的感情太明顯了,明顯到他不想知道也得發現了。 

「我也在想這個問題,我很怕嚇到瞳啊......」 

刃捏著自己的鼻樑,有些苦惱。 

機會是有了,但是怎麼開口他還想不到......除了問清楚瞳為什麼躲著自己以外還有......想跟瞳說自己對瞳的感情。 

「還以為你對這種事情很在行呢,平常不是很喜歡和女孩子周旋嗎?」 

黑夜挑眉望著自家兄長,也不知道刃到底只是對女孩子很溫柔還是想像花花公子那般地跟女孩子周旋...... 

「啊啊,那不一樣啊!那些都是把他們當妹妹般的呵護的......」 

和瞳不一樣,刃沒有想要和女孩子成為戀人般的關係。 

「......直接了當說了如何?然後我覺得你要收斂一點,因為我認為瞳躲著你的原因有一半是你跟女孩子周旋的。」 

這沒有什麼根據,但他就是這樣覺得。 

「要是被討厭怎麼辦?」 

「總比你後悔來得好......在糾結下去我就揍你了!」 

婆婆媽媽的,黑夜都想揍眼前這個和自己臉幾乎一模一樣的兄長了。 

「黑夜你真兇,我是你兄長啊。」 

「這是你現在要解決的問題嗎?先給我擔心明天的事情吧!」 

 

到明天的時間還很長的呢...... 



後記:嗯我也想要很長可是腦子就到這邊停擺啦哈哈哈哈明天再說(欸

评论(6)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