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約定/這文是棄坑的/赤降】總之是放上來當作一個紀錄吧

備註:
1.架空設定
2.年齡差(雖然應該不大)
3.稱呼改變注意
4.身高差距五公分


一直一直在做同樣的夢,夢裡一直有人呼喚著他的名字,然後......
"光樹,約定好了,我會來接你的。"
非常溫柔沉穩的聲音,令人懷念而且安心。是誰呢?想不起來,明明覺得應該要想起來的,但總有什麼東西阻饒著他......
「喂!光樹該起床啦!你快遲到了喔。」
那是......哥哥──降旗直樹的聲音從樓下大喊傳至了樓上棕髮少年──降旗光樹的房間,降旗光樹聽到了聲音才依依不捨地從床上起來洗漱更衣後走到樓下的餐桌坐下用著早餐。
「說起來,街上開了一間新的咖啡廳呢,放學的時候幫哥哥我看一下那邊的Menu吧。」
降旗直樹邊收拾廚房的東西邊正在吃早餐的降旗光樹說。
「該不會是計畫要跟沙織姊約會的地方吧?」
吞下最後一口,然後這麼猜測哥哥叫他去那間咖啡廳看看的用意這麼回應。
啊,不過,剛好和黑子還有火神約好了要去那邊吃吃看呢......
「被發現了啊,那拜託你嘍。」
被哥哥這麼拜託了,降旗光樹便說了好之後就揹著背包出門往大學那邊去了......
結束了一天的行程,降旗光樹跟著兩個友人──黑子哲也跟火神大我往街上的那間新開沒多久的咖啡廳去了。
「歡迎光臨,三位嗎?」
迎面而來的是一個有著顯眼的赤色髮和溫和的赤色雙瞳,五官冷峻的男子,穿著制服跟圍裙,看起來是個服務生。
「啊,好久不見赤司桑。」
「唔哇!?你居然在這裡!?」
降旗光樹的兩個友人似乎是認識這位服務生的。
「啊咧?你們認識?」
指著面前的男子問向他那兩名友人。
這不是一般的巧,經過黑子哲也的解釋,那是他和火神大我住在京都時的比他們大上五歲的鄰居大哥哥,名字叫做赤司征十郎,兩人經常受到他的照顧......然後基於上了大學之後就搬到東京,而且也沒什麼聯絡了,今天在此相遇算是個驚喜。
「話之後再說吧,我先帶你們到座位吧,這邊請。」
赤司征十郎在黑子哲也解釋完之後那麼說,然後領著三人到了離吧檯最近的位置,給了三人一人一本菜單,開始介紹跟推薦。
在赤司征十郎介紹跟推薦菜單的途中,降旗光樹總覺得那嗓音好像在哪聽過,但想不起來......啊,不過這個人看起來真的是個漂亮的人啊。精緻的五官,漂亮精瘦的身形,悅耳的嗓音,他要是女孩子的話大概會喜歡上他吧?啊!不對!他在想什麼!?
晃了晃腦袋甩去想法,然後認真地看著菜單決定了自己想吃的東西......
向著赤司征十郎點完飲料跟甜點後,火神大我突然問了:「是說阿降還做著那個夢嗎?」
「啊,那個啊。已經連續好幾天了,昨晚也不例外啊......」
連續一個禮拜都做著同樣的夢,這可不尋常啊......
「要不要去看個醫生比較好?」
說這句話的人是黑子哲也。
「應該還好吧?那個夢並沒有危害到我什麼,反而覺得是應該要想起來的事情……」但是是什麼樣的事情,他完全沒有頭緒啊……
「是這樣啊......」
時機還沒到呢......
和朋友聚在一起聊天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降旗付完錢後就收拾東西和黑子跟火神告別離開了店裡......這時候店裡的客人也減少了許多,突然黑子就這麼開口了。
「你也看到了,他完全沒有記憶,不記得我們也不記得你......」
++++++++++++++++++++++
很久之前的東西,基本上棄掉了,紀錄用(ㄍ
是捨不得從記憶體裡面刪掉只好放在這裡啦(欸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