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我問你,你是不是算計我?【小段子/赤降/微黃笠】

備註:
 接續 所以說帥哥太過分了......

「STOP!STOP!」
 雙手擋下那就要親上自己的雙唇,差點因為那張過於俊秀的臉而忘了兩人約在一起的目的......說好是要看電影逛街的,要是順勢而流的話,自己不就要被這個人吃得死死的?黑子哲也也說過降旗光樹太慣著赤司征十郎了,偶爾要強勢一點才行......
 啊,不過很顯而易見,這張俊臉擺露出了不滿的表情,但不滿歸不滿,卻還是因在戀人的阻止下而停止了進攻的動作,然後聽聽戀人說的話。
 「你應該沒忘記要去看電影這件事情吧?要做的話......等結束後再做,反正明天還放假......」
 降旗光樹紅著一張臉,越說越小聲......
 升上二年級後交往半年的他們,畢竟還是敵不過本能跟衝動,有了身體上更親暱的接觸,原以為赤司征十郎是能夠更沉穩冷靜的一方,但碰上降旗光樹的狀況下,理智似乎會很薄弱,加上完全出乎意料那深沉對降旗光樹的慾望和愛意,讓他直接在本能上敗陣,即使是現在他也有點在瀕臨失去理智的邊緣,不過......
 「這倒是沒忘,光樹這麼說的話,那麼收拾好東西就走吧。」
 他恢復一臉沉靜的模樣,從降旗光樹身上起來,然後轉身要去拿東西。
 啊咧?這麼乾脆?降旗光樹還以為赤司征十郎會用以他身體能力的優勢讓降旗光樹屈服,結果反而沒有......覺得自己還是不要想太多得好,總之先拿好東西。
 穿好衣服帶上所需物品,兩人往電影院出發看電影,然後在電影結束之後去逛街......降旗光樹突然拉著赤司征十郎到一間男裝店裡,挑了一件衣服要赤司征十郎換上,當然對方二話不說就拿著衣服走進試衣間,而降旗光樹則是乖巧的在外面等戀人換好......
 雖然只是瞄到一眼後腦袋突然覺得那件藍領黑色運動風的夾克加上裡面那件圓領的上衣應該很適合赤司,也沒有問赤司的意願,逕自的拉著人家進到店裡拿了那套給赤司要赤司換上......啊,希望赤司不要覺得自己很莫名其妙才好。
 「光樹,你覺得這樣好看?」
 赤司將試衣間簾子拉開,問向為了打發時間在玩手機的戀人......
 降旗聽到聲音抬起頭,差點沒像店員一樣的尖叫出聲,只是一瞬間背過身去抓著自己的心臟......
 可惡,不愧是帥哥,穿什麼都好看,尤其這樣子,差點沒讓自己的心臟跳出來......
 「光樹?」
 赤司困惑的看著背著自己的戀人,輕喚對方的名字。
 「啊......欸都,真的很好看啊。赤司真的是衣架子呢,穿什麼都好看。」
 迅速整理好心情,連忙回應著赤司。
 啊,天,希望不要被看出來自己還在小鹿亂撞,真是的,為什麼赤司可以帥得亂七八糟?
 赤司打量了降旗一會兒,決定把衣服買下然後穿著,而且有所盤算......
 「诶?你要直接穿著嗎?」
 「嗯,畢竟是光樹為我挑的。」
 降旗光樹突然覺得好像看到了周邊有キラキラ閃耀的王子殿下了,差點沒被這個王子帥暈過去......
 「啊,去那間餐廳前我去一下廁所,你等我一下喔。」
 出了男裝店後,兩人找了公共廁所,赤司在附近等著降旗光樹的同時,碰到意想不到的熟人......
 「哇!這不是小赤司嗎?」
 映入眼簾的是一抹黃,那是黃瀨涼太,一身休閒衣裝,和偽裝用的眼鏡......
 「黃瀨?跟笠松桑一起嗎?」
 「喔!不愧是小赤司,一下子就猜到了......是說,你不覺得有很熱情的視線一直往你身上嗎?」
 先不說自己,從剛才開始黃瀨就覺得經過的路人不時的就是盯著赤司在看,還有女孩子討論赤司的談話,當然這當中還是有自己就是了......
 赤司環顧四周,擺出困惑的模樣:「是嗎?我沒感覺。」
 黃瀨開始心裡在想,這個人到底是故意裝作不知道還是真的很天然的沒發現自己很顯眼?不過不管哪個,辛苦的應該還是赤司的戀人......
 本來黃瀨想開口問赤司是不是跟降旗一起來的,卻來了兩個女孩子過來搭話,看起來是認識赤司的,而經由對話發現那兩個女孩子是幫忙洛山球隊的女孩子,湊巧來到了京都然後又看見了赤司過來打招呼,不過黃瀨覺得有點不妙,搞不好下一秒就是約赤司一起逛街了,而且降旗好像還沒出現,他不幫忙的話......
 「征,我好了,你在做什麼呢?啊咧?黃瀨也在。」
 是降旗光樹,他向著還有點愣著的赤司跟黃瀨走來......
 等等,剛剛小降旗喊了小赤司什麼了?征?記得小赤司說過小降旗不太敢在人的面前喊自己的名字的......那麼是......吃醋嗎?
 「那麼兩位抱歉,我和他還有約,先告辭了。黃瀨下次見吧。」
 赤司恢復了沉靜的模樣,邊和三人道別,邊走到降旗的身邊。
 「啊......喔,好。再見,小赤司還有小降旗。」
 看著兩人走遠後,黃瀨覺得該去接笠松了,也就離開了......

帶著降旗離開,兩人不是到預定好的餐廳去,而是到了旅館,一到房裡,那抹棕色就向赤司撲了過去,胡亂且沒有什麼技巧的吻,赤司無奈的托住對方後腦深吻奪回主導權,把對方吻到快沒氣了才捨得放開......
 壓低那沙啞的嗓音溫柔的問:「吃醋了?」
 「才沒有......」
 口是心非......他很清楚赤司受歡迎的程度,只是不管怎麼樣,看著赤司跟別的人有說有笑,不免吃味起來,當然不是說對著黃瀨的時候,而是對著那兩個可愛的女孩子的時候.....縱使赤司只是基於禮貌地笑著答話而已。
 「真是不坦率啊,明明現在抱我抱得這麼緊,還有點發抖,是不是在想什麼無聊的事情啊,光樹?」
 他將降旗的臉捧起來,逼迫對方跟自己四目相接......
 「我問你,你是不是算計我?」
 沒有打算回應赤司的問題,卻是鼓起腮幫子,降旗光樹覺得有點理虧,原本以赤司的衣裝是沒有這麼引人注目的,就算有也沒那麼嚴重......一直到自己幫赤司挑了衣服,赤司決定換上這件跟他一起逛街的時候他總覺得不對......一直到廁所出來那幕,他才驚覺這個人肯定是想讓自己吃醋才故意買了直接換上這件衣服的!
 「......怎麼會呢?我只是想換上光樹為我挑選的衣服。」
 他頓了一下,才回應。
 但降旗猜得沒錯,他確實算計著降旗會因此吃醋的狀況......
 「赤司你剛剛頓了一下對吧?你!太可惡了!過分!」
 氣得掙扎想掙脫對方的懷抱,但怎奈對方抱得緊,然後又吻上自己......
 這個人真的很可惡,但降旗總是狠不下心認真的對對方生氣,在經過一段掙扎後,降旗放棄掙脫對方的吻跟懷抱,像是為了表示不甘心而用力的回應著對方的掠奪......





簡體版

「STOP!STOP!」

 双手挡下那就要亲上自己的双唇,差点因为那张过于俊秀的脸而忘了两人约在一起的目的......说好是要看电影逛街的,要是顺势而流的话,自己不就要被这个人吃得死死的?黑子哲也也说过降旗光树太惯着赤司征十郎了,偶尔要强势一点才行......

 啊,不过很显而易见,这张俊脸摆露出了不满的表情,但不满归不满,却还是因在恋人的阻止下而停止了进攻的动作,然后听听恋人说的话。

 「你应该没忘记要去看电影这件事情吧?要做的话......等结束后再做,反正明天还放假......」

 降旗光树红着一张脸,越说越小声......

 升上二年级后交往半年的他们,毕竟还是敌不过本能跟冲动,有了身体上更亲暱的接触,原以为赤司征十郎是能够更沉稳冷静的一方,但碰上降旗光树的状况下,理智似乎会很薄弱,加上完全出乎意料那深沉对降旗光树的慾望和爱意,让他直接在本能上败阵,即使是现在他也有点在濒临失去理智的边缘,不过......

 「这倒是没忘,光树这麽说的话,那麽收拾好东西就走吧。」

 他恢復一脸沉静的模样,从降旗光树身上起来,然后转身要去拿东西。

 啊咧?这麽乾脆?降旗光树还以为赤司征十郎会用以他身体能力的优势让降旗光树屈服,结果反而没有......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想太多得好,总之先拿好东西。

 穿好衣服带上所需物品,两人往电影院出发看电影,然后在电影结束之后去逛街......降旗光树突然拉着赤司征十郎到一间男装店裡,挑了一件衣服要赤司征十郎换上,当然对方二话不说就拿着衣服走进试衣间,而降旗光树则是乖巧的在外面等恋人换好......

 虽然只是瞄到一眼后脑袋突然觉得那件蓝领黑色运动风的夹克加上裡面那件圆领的上衣应该很适合赤司,也没有问赤司的意愿,迳自的拉着人家进到店裡拿了那套给赤司要赤司换上......啊,希望赤司不要觉得自己很莫名其妙才好。

 「光树,你觉得这样好看?」

 赤司将试衣间帘子拉开,问向为了打发时间在玩手机的恋人......

 降旗听到声音抬起头,差点没像店员一样的尖叫出声,只是一瞬间背过身去抓着自己的心脏......

 可恶,不愧是帅哥,穿什麽都好看,尤其这样子,差点没让自己的心脏跳出来......

 「光树?」

 赤司困惑的看着背着自己的恋人,轻唤对方的名字。

 「啊......欸都,真的很好看啊。赤司真的是衣架子呢,穿什麽都好看。」

 迅速整理好心情,连忙回应着赤司。

 啊,天,希望不要被看出来自己还在小鹿乱撞,真是的,为什麽赤司可以帅得乱七八糟?

 赤司打量了降旗一会儿,决定把衣服买下然后穿着,而且有所盘算......

 「诶?你要直接穿着吗?」

 「嗯,毕竟是光树为我挑的。」

 降旗光树突然觉得好像看到了周边有キラキラ闪耀的王子殿下了,差点没被这个王子帅晕过去......

 「啊,去那间餐厅前我去一下厕所,你等我一下喔。」

 出了男装店后,两人找了公共厕所,赤司在附近等着降旗光树的同时,碰到意想不到的熟人......

 「哇!这不是小赤司吗?」

 映入眼帘的是一抹黄,那是黄濑凉太,一身休閒衣装,和伪装用的眼镜......

 「黄濑?跟笠松桑一起吗?」

 「喔!不愧是小赤司,一下子就猜到了......是说,你不觉得有很热情的视线一直往你身上吗?」

 先不说自己,从刚才开始黄濑就觉得经过的路人不时的就是盯着赤司在看,还有女孩子讨论赤司的谈话,当然这当中还是有自己就是了......

 赤司环顾四周,摆出困惑的模样:「是吗?我没感觉。」

 黄濑开始心裡在想,这个人到底是故意装作不知道还是真的很天然的没发现自己很显眼?不过不管哪个,辛苦的应该还是赤司的恋人......

 本来黄濑想开口问赤司是不是跟降旗一起来的,却来了两个女孩子过来搭话,看起来是认识赤司的,而经由对话发现那两个女孩子是帮忙洛山球队的女孩子,凑巧来到了京都然后又看见了赤司过来打招呼,不过黄濑觉得有点不妙,搞不好下一秒就是约赤司一起逛街了,而且降旗好像还没出现,他不帮忙的话......

 「征,我好了,你在做什麽呢?啊咧?黄濑也在。」

 是降旗光树,他向着还有点愣着的赤司跟黄濑走来......

 等等,刚刚小降旗喊了小赤司什麽了?征?记得小赤司说过小降旗不太敢在人的面前喊自己的名字的......那麽是......吃醋吗?

 「那麽两位抱歉,我和他还有约,先告辞了。黄濑下次见吧。」

 赤司恢復了沉静的模样,边和三人道别,边走到降旗的身边。

 「啊......喔,好。再见,小赤司还有小降旗。」

 看着两人走远后,黄濑觉得该去接笠松了,也就离开了......


带着降旗离开,两人不是到预定好的餐厅去,而是到了旅馆,一到房裡,那抹棕色就向赤司扑了过去,胡乱且没有什麽技巧的吻,赤司无奈的托住对方后脑深吻夺回主导权,把对方吻到快没气了才捨得放开......

 压低那沙哑的嗓音温柔的问:「吃醋了?」

 「才没有......」

 口是心非......他很清楚赤司受欢迎的程度,只是不管怎麽样,看着赤司跟别的人有说有笑,不免吃味起来,当然不是说对着黄濑的时候,而是对着那两个可爱的女孩子的时候.....纵使赤司只是基于礼貌地笑着答话而已。

 「真是不坦率啊,明明现在抱我抱得这麽紧,还有点发抖,是不是在想什麽无聊的事情啊,光树?」

 他将降旗的脸捧起来,逼迫对方跟自己四目相接......

 「我问你,你是不是算计我?」

 没有打算回应赤司的问题,却是鼓起腮帮子,降旗光树觉得有点理亏,原本以赤司的衣装是没有这麽引人注目的,就算有也没那麽严重......一直到自己帮赤司挑了衣服,赤司决定换上这件跟他一起逛街的时候他总觉得不对......一直到厕所出来那幕,他才惊觉这个人肯定是想让自己吃醋才故意买了直接换上这件衣服的!

 「......怎麽会呢?我只是想换上光树为我挑选的衣服。」

 他顿了一下,才回应。

 但降旗猜得没错,他确实算计着降旗会因此吃醋的状况......

 「赤司你刚刚顿了一下对吧?你!太可恶了!过分!」

 气得挣扎想挣脱对方的怀抱,但怎奈对方抱得紧,然后又吻上自己......

 这个人真的很可恶,但降旗总是狠不下心认真的对对方生气,在经过一段挣扎后,降旗放弃挣脱对方的吻跟怀抱,像是为了表示不甘心而用力的回应着对方的掠夺......






评论(2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