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所以說帥哥太過分了......【赤降】小段子

那是偌大的房間,棕髮的少年坐在床邊的地上翻著籃球月刊,上面有著他現在關注的對象資訊,原本他關注的是正邦的春日隆平,但那位已經算是引退了,所以轉移了目標,而同時這個目標也是他們誠凜的對手──洛山的主將:赤司征十郎。雖然心知肚明這個人有如天般一樣高的才能,自己這種平凡又膽小的傢伙是不能比擬的......但無可否認的是,這傢伙好看過頭了,讓他降旗光樹目不轉睛的看著上面的照片......
 突然,手上的籃球月刊被抽走,降旗光樹這才抬頭看著抽走書的人,然後聽到了這樣的話。
 「你與其盯著月刊上的我,還不如直接看著本人,光樹。」
 沒錯,抽走書的人正是剛剛降旗光樹正在看的人──赤司征十郎,雖然表情沒有什麼變化但可以聽得出來剛剛的語氣他充滿不悅,邀著對方到了家裡來,接著他只是去拿了個東西回來,只見對方正目不轉睛地看著籃球月刊的模樣令他有了醋勁。
 為什麼要跟月刊上照片的自己吃醋啊......降旗光樹這樣在心裡吐槽著,但可不敢說,誰曉得這只愛吃醋的獅子會做些什麼......
 「說要直接看著你......那個什麼......那樣キラキラ的實在太耀眼了無法直視啊。」
 降旗光樹轉頭邊用手擋住赤司征十郎的臉邊說。
 帥哥什麼的太犯規了啊,畢竟這傢伙很受歡迎啊,即使平凡普通的自己也覺得站在這帥哥的身邊實在是太格格不入了。以前第一次會面還沒意識到赤司征十郎是個帥哥,只覺得這個人威壓感好大好恐怖他想逃開,現在好了,光是看著臉,只是一秒鐘他都會覺得心臟隨時都要跳出來了。
 「光樹,看著我。」
 他把對方拽到床上,單手抓著降旗光樹的雙手手腕抬高至頭上壓住,空下的手則是轉正臉,逼得對方不得不直視自己。
 降旗光樹滿臉通紅,連逃都不能,本來想乾脆閉上眼睛,然而對上那雙好像會把人的魂吸走一般的那雙赤瞳,他覺得敗下陣了,跑不了啊!所以說長得這般漂亮得逆天的臉的傢伙太狡猾了啊!!
 「唔......狡猾......」
 不小心,把一部份的心聲走漏了......
 赤司征十郎輕笑,突然心情變好了,因為他發現他這個平凡戀人其中一個可愛的模樣,而且是喜歡著他的證據......
 「哪裡狡猾?」
 不過他不明白自己狡猾的地方在哪裡,剛剛只是直接拽到床上壓著他而已,並沒耍什麼手段。
 「臉......」
 小聲地說。
 「嗯?」
 「臉啊!那張臉帥得太逆天了啊!就算是我,我也會被迷的暈頭轉向的啊!啊......不,赤司大人請當作我剛剛什麼都沒說!!」
 一整個把心裡想說的話都說出來,他都想找洞鑽了......但說起來喜歡赤司征十郎並不是因為臉就是了,只是很自然地被赤司征十郎吸引進而喜歡上了而已。
 「哦?那麼......光樹,就讓我再把你迷得暈頭轉向然後離不開我吧。」
 赤司征十郎輕笑得像是計畫得逞的模樣,然後把臉湊近降旗光樹這樣說著。

所、以、說!帥哥太過分了啊!!

簡體版

那是偌大的房间,棕髮的少年坐在床边的地上翻着篮球月刊,上面有着他现在关注的对象资讯,原本他关注的是正邦的春日隆平,但那位已经算是引退了,所以转移了目标,而同时这个目标也是他们诚凛的对手──洛山的主将:赤司征十郎。虽然心知肚明这个人有如天般一样高的才能,自己这种平凡又胆小的傢伙是不能比拟的......但无可否认的是,这傢伙好看过头了,让他降旗光树目不转睛的看着上面的照片......

突然,手上的篮球月刊被抽走,降旗光树这才抬头看着抽走书的人,然后听到了这样的话。

「你与其盯着月刊上的我,还不如直接看着本人,光树。」

没错,抽走书的人正是刚刚降旗光树正在看的人──赤司征十郎,虽然表情没有什麽变化但可以听得出来刚刚的语气他充满不悦,邀着对方到了家裡来,接着他只是去拿了个东西回来,只见对方正目不转睛地看着篮球月刊的模样令他有了醋劲。

为什麽要跟月刊上照片的自己吃醋啊......降旗光树这样在心裡吐槽着,但可不敢说,谁晓得这只爱吃醋的狮子会做些什麽......

「说要直接看着你......那个什麽......那样キラキラ的实在太耀眼了无法直视啊。」

降旗光树转头边用手挡住赤司征十郎的脸边说。

帅哥什麽的太犯规了啊,毕竟这傢伙很受欢迎啊,即使平凡普通的自己也觉得站在这帅哥的身边实在是太格格不入了。以前第一次会面还没意识到赤司征十郎是个帅哥,只觉得这个人威压感好大好恐怖他想逃开,现在好了,光是看着脸,只是一秒钟他都会觉得心脏随时都要跳出来了。

「光树,看着我。」

他把对方拽到床上,单手抓着降旗光树的双手手腕抬高至头上压住,空下的手则是转正脸,逼得对方不得不直视自己。

降旗光树满脸通红,连逃都不能,本来想乾脆闭上眼睛,然而对上那双好像会把人的魂吸走一般的那双赤瞳,他觉得败下阵了,跑不了啊!所以说长得这般漂亮得逆天的脸的傢伙太狡猾了啊!!

「唔......狡猾......」

不小心,把一部份的心声走漏了......

赤司征十郎轻笑,突然心情变好了,因为他发现他这个平凡恋人其中一个可爱的模样,而且是喜欢着他的证据......

「哪裡狡猾?」

不过他不明白自己狡猾的地方在哪裡,刚刚只是直接拽到床上压着他而已,并没耍什麽手段。

「脸......」

小声地说。

「嗯?」

「脸啊!那张脸帅得太逆天了啊!就算是我,我也会被迷的晕头转向的啊!啊......不,赤司大人请当作我刚刚什麽都没说!!」

一整个把心裡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他都想找洞鑽了......但说起来喜欢赤司征十郎并不是因为脸就是了,只是很自然地被赤司征十郎吸引进而喜欢上了而已。

「哦?那麽......光树,就让我再把你迷得晕头转向然后离不开我吧。」

赤司征十郎轻笑得像是计画得逞的模样,然后把脸凑近降旗光树这样说着。


所、以、说!帅哥太过分了啊!!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