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以血為名的愛【森月水】 (一之2)

備註:
1.由於是寫爽的,不喜歡的話請自行關閉感謝
2.架空設定,有OOC是確定的
3.這邊的三人是三角形並且都是雙箭頭的關係(欸
4.水戶部是受,但互相攻受的部分我是沒有問題(喂
5.題目是隨便取的(槓
6.後續會有其他CP出現:赤降/黃笠/高綠/青桃/火黑/紫冰(出場的話會用TAG)
7.以小段子進行,之後才會統整
8.以上OK的話才繼續下拉

京都──

「征,光樹怎麼樣?」那雙右紅左金的異色瞳在放下棋子之後看向和自己一樣面貌且雙眼皆紅的人用著氣勢凌人的語氣像是質問的問著。
「睡著了,好不容易餵了他吃藥,剛為了征十郎你的事情鬧彆扭呢。」邊說邊走往棋盤對面坐下。
「光樹真是越來越任性了啊......」說著露出一抹寵溺的笑。
「真是不知道是誰寵他寵出來的。」說罷,拿了將士開始走步,和他赤司征雙生的弟弟赤司征十郎下棋。
「你也要付一半的責任吧?」他將剛剛赤司征下的棋子吃了下來,那樣說。
「說的也是呢......說起來,光樹的學長還沒有消息?」赤司征將剛剛把他棋子吃掉的棋子吃下,這麼詢問。整整7年了沒消沒息,即便赤司征十郎多次用天帝之眼窺探也片尋不到那失蹤的伊月俊跟水戶部凜之助......變異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同時降旗光樹有時候也悶悶不樂,主要原因在於,降旗光樹在他們身邊非常安全,而自己敬愛的學長們兩個人失蹤,其他人則是被當作人質......
「沒有。」斬釘截鐵地回答,而光樹會鬧彆扭的原因是因為自己過於勉強去幫忙尋找那兩個人而沒注意到自己身體開始處於虛弱的狀態,而本來就因為前些日子受傷的光樹用不吃藥來抗議,果然還是拿光樹沒轍的他就暫時不使用天帝之眼了......
「雖然光樹不是想要放棄尋找,只是希望征十郎你不要勉強自己的身體,同時這也是我的希望,畢竟你對我或對光樹來說都是不可或缺重要的存在啊。」
將棋子放下後,他起身坐到了赤司征十郎的旁邊,把弟弟的頭扳過來,額頭碰額頭,溫柔的說著。
「......但是你應該知道吧?總有一天我們兩個要回歸初始。」
他頓了好一陣子才開口,而且這是事實。
他們原本並非兩個人,而是由於過於強大的力量才分裂出來的存在,即使如此也難以維持平衡,直到降旗光樹的出現......
「到那個時候再說吧......說起來,即使沒有消息,你也掌握了黃瀨他學長......也就是森山桑的去向了吧?」赤司征稍微拉開了跟赤司征十郎的距離後這麼問。
即便分裂成兩個人,資訊情報和記憶基本上還是共享的,所以他們有事情是瞞不過對方的。
「啊啊......那就拜託你了,因為我不能離開京都。還有,這個拿著吧......」
赤司征十郎邊說邊將右手邊放著的劍拿起來往赤司征的方向丟,赤司征也反應很快地接住了劍。
「這是......光樹做的?」
拿到劍的同時才收到訊息並想起這把劍是降旗光樹用自己的靈力花了一個月的時間鑄造出來的武器。
「你知道的吧?雖然『我們』什麼都沒跟光樹說,但他很敏銳......」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瞞著降旗光樹......但是總會被降旗光樹感知到了什麼,然後降旗光樹都會做出出乎他們兩個意料外的舉動,而這些舉動都是在幫助他們想要做的事情甚至是安撫他們心靈的時候。比起黑子哲也的出乎意料,這邊這個反而顯得比較可怕。
「說的完全沒錯啊,小征。人家都要替小光感到難過了啊!」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