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赤降小段子/他留下的......】腦袋不知道為何跑出這個畫面(ry)

棕髮的男孩穿著休閒外出的衣服,揹著背包走在有些壅塞的街道上,突然被人撞了一下,還沒來得及反應就快往後跌倒的時候被人拉了回來......
「小心。」
「啊,謝謝......!?」
赤、赤司!?
才想說這聲音怎麼如此耳熟,才一抬頭,就看見那顯眼的紅,跟那雙凌厲的赤瞳,雖然比起第一次見面來說那凌厲的氣勢跟銳利收斂了很多,他突然想起黑子說過這個人有兩個人格的事情......果然是原本的人格吧?
「呀,降旗君對吧?巧遇呢。」
靦腆的笑了笑,聲線溫柔的說著。
「是、是啊......哈哈......」
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應對赤司,雖然還是有些害怕,畢竟當初給他的第一印象實在是太恐怖了,那感覺基本上還記憶猶新......
「一個人?」
他將降旗拉到了一旁休息的地方,為了不阻擋其他人的行走通道。
「啊......嗯,出來買東西。赤司呢?跟黑子約?」
稍微沒有那麼緊張了,降旗反問。
「沒有。」
很快地做出了回答。
「诶?那是跟綠間約嗎?」
「都沒有喔,我是一個人。」
這個回答讓降旗不禁愣了一陣子,赤司會一個人來東京閒晃嗎?明明住在遙遠的京都......總覺得赤司好像......有什麼需要沉澱的事情?雖然好像要選擇讓他一個人才對,但總覺得不應該放著他呢。
「那......跟我一起逛吧?」
他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對赤司做了邀請。
而赤司出乎意外地答應了降旗的邀約......
降旗帶著赤司先去了球鞋店,因為降旗自己前陣子球鞋壞了,所以需要買新的,然後不知道為什麼降旗跟著赤司討論起球鞋的好壞,最後降旗選了赤司挑給他的球鞋。
接著他們去了各式各樣的店,途中降旗還很擔心赤司會不會無聊,小心翼翼地詢問著......然而赤司的回應是:「沒事,反而覺得有趣呢,跟降旗君一起逛街。」
一直到他們去吃飯的時候,降旗忍不住問了,為什麼赤司要一個人遠從京都到東京來閒晃......
「......你猜。」
「诶?」
出乎意外的一個回應,降旗有些搞不懂赤司這個人了......總覺得赤司好像就是在測試他一樣。
要他猜啊......硬要說,總覺得跟那個當初看到的人格有關係呢,他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覺得。那個時候和Jabber wock打完之後的慶功宴,赤司雖然看起來平靜,但那雙赤眸總有些波動,彷彿有些失去了什麼的感覺......嗎?
「跟黑子說的一樣啊,你總是會注意到很微小的地方......」
降旗已經無意間將自己剛才所想的說了出來,雖然本人沒有發現。
「诶?啊......那個,我也是隨便猜的啦......哈哈......因為那個時候你看起來雖然很平靜的跟大家對談,但是......總覺得有那些不對啊。」
降旗搔了搔臉,轉述他當初感覺到的氣氛。
「是嗎?」赤司平穩地說著。
降旗的感覺沒有錯,對於另外一個人格消失,他還是覺得有些......怎麼說呢?寂寞還是......
「他(僕)是走了,感覺他什麼都沒留下就走了。」
「我覺得不是這樣啊......他留下的,你看你的容貌、眼睛甚至聲音不是跟他一模一樣嗎?怎麼會什麼都沒留下呢?他是赤司,你也是赤司,所以赤司就是赤司啊......啊,天啊我在說什麼,抱歉當我沒說!」
降旗突然一股腦兒的和赤司說了一堆,然後突然驚覺到了什麼,緊張的向對方道歉,但惹來的是對方一陣呵呵地笑。
「那個,抱歉不要生氣......」
身體不知道為什麼開始發抖了起來,只求眼前這個人別動怒。
「不......我沒生氣,倒是要多謝你,讓我釋懷了。」
赤司笑得有些開心,那麼回應了降旗。
說的也是他就是他......他(僕)不是消失了,只是融合在一起了而已,因為就在這裡......他是赤司征十郎,毫無疑問的。
+++++++++++++
好沒了(ㄍ)因為是洗澡的時候冒出來的場景

簡體版

棕髮的男孩穿着休閒外出的衣服,揹着背包走在有些壅塞的街道上,突然被人撞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快往后跌倒的时候被人拉了回来......

「小心。」

「啊,谢谢......!?」

赤、赤司!?

才想说这声音怎麽如此耳熟,才一抬头,就看见那显眼的红,跟那双凌厉的赤瞳,虽然比起第一次见面来说那凌厉的气势跟锐利收敛了很多,他突然想起黑子说过这个人有两个人格的事情......果然是原本的人格吧?

「呀,降旗君对吧?巧遇呢。」

腼腆的笑了笑,声线温柔的说着。

「是、是啊......哈哈......」

完全不知道该怎麽应对赤司,虽然还是有些害怕,毕竟当初给他的第一印象实在是太恐怖了,那感觉基本上还记忆犹新......

「一个人?」

他将降旗拉到了一旁休息的地方,为了不阻挡其他人的行走通道。

「啊......嗯,出来买东西。赤司呢?跟黑子约?」

稍微没有那麽紧张了,降旗反问。

「没有。」

很快地做出了回答。

「诶?那是跟绿间约吗?」

「都没有喔,我是一个人。」

这个回答让降旗不禁愣了一阵子,赤司会一个人来东京閒晃吗?明明住在遥远的京都......总觉得赤司好像......有什麽需要沉淀的事情?虽然好像要选择让他一个人才对,但总觉得不应该放着他呢。

「那......跟我一起逛吧?」

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对赤司做了邀请。

而赤司出乎意外地答应了降旗的邀约......

降旗带着赤司先去了球鞋店,因为降旗自己前阵子球鞋坏了,所以需要买新的,然后不知道为什麽降旗跟着赤司讨论起球鞋的好坏,最后降旗选了赤司挑给他的球鞋。

接着他们去了各式各样的店,途中降旗还很担心赤司会不会无聊,小心翼翼地询问着......然而赤司的回应是:「没事,反而觉得有趣呢,跟降旗君一起逛街。」

一直到他们去吃饭的时候,降旗忍不住问了,为什麽赤司要一个人远从京都到东京来閒晃......

「......你猜。」

「诶?」

出乎意外的一个回应,降旗有些搞不懂赤司这个人了......总觉得赤司好像就是在测试他一样。

要他猜啊......硬要说,总觉得跟那个当初看到的人格有关係呢,他不知道为什麽就这样觉得。那个时候和Jabber wock打完之后的庆功宴,赤司虽然看起来平静,但那双赤眸总有些波动,彷彿有些失去了什麽的感觉......吗?

「跟黑子说的一样啊,你总是会注意到很微小的地方......」

降旗已经无意间将自己刚才所想的说了出来,虽然本人没有发现。

「诶?啊......那个,我也是随便猜的啦......哈哈......因为那个时候你看起来虽然很平静的跟大家对谈,但是......总觉得有那些不对啊。」

降旗搔了搔脸,转述他当初感觉到的气氛。

「是吗?」赤司平稳地说着。

降旗的感觉没有错,对于另外一个人格消失,他还是觉得有些......怎麽说呢?寂寞还是......

「他(僕)是走了,感觉他什麽都没留下就走了。」

「我觉得不是这样啊......他留下的,你看你的容貌、眼睛甚至声音不是跟他一模一样吗?怎麽会什麽都没留下呢?他是赤司,你也是赤司,所以赤司就是赤司啊......啊,天啊我在说什麽,抱歉当我没说!」

降旗突然一股脑儿的和赤司说了一堆,然后突然惊觉到了什麽,紧张的向对方道歉,但惹来的是对方一阵呵呵地笑。

「那个,抱歉不要生气......」

身体不知道为什麽开始发抖了起来,只求眼前这个人别动怒。

「不......我没生气,倒是要多谢你,让我释怀了。」

赤司笑得有些开心,那麽回应了降旗。

说的也是他就是他......他(僕)不是消失了,只是融合在一起了而已,因为就在这裡......他是赤司征十郎,毫无疑问的。

+++++++++++++

好没了(ㄍ)因为是洗澡的时候冒出来的场景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