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以血為名的愛【森月水】整合 第一回 玫瑰

備註:
1.由於是寫爽的,不喜歡的話請自行關閉感謝
2.架空設定,有OOC是確定的
3.這邊的三人是三角形並且都是雙箭頭的關係(欸
4.水戶部是受,但互相攻受的部分我是沒有問題(喂
5.題目是隨便取的(槓
6.後續會有其他CP出現:赤降/黃笠/高綠/青桃/火黑/紫冰
7.以上OK的話才繼續下拉

那是一個清脆的球進了籃框的聲音,那引起了大約一百八十幾公分的男高中生注意,他往公園的籃球場看去,投籃者是以一種很微妙的姿勢做投球,但即使如此還是進球了,不過令他訝異的事情是,他覺得這個畫面彷彿似曾相識......
而在他認真的在腦海裡思考著記憶裡有無這段畫面的時候,身旁的看起來很開朗的朋友倒是開口打斷了他的思緒......
「水戶部你很在意那一個前輩嗎?」
他回頭後愣住,便點了點頭算是回應了朋友。
「海誠大學部的一年級喔,大學籃球社的SG,森山由孝,聽說是剛轉進來沒多久的學長。」
朋友很熱心地對他說明著。
森山......由孝?這對他來說不知道為什麼是既陌生卻又熟悉的名字。
這麼想著,就又看向那個森山由孝那裏去,但對方似乎發現了他,給了他一個很溫柔的微笑,而且還揮手打了個招呼。
但水戶部卻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害羞而跑掉了......
「喂!水戶部你要跑去哪裡啊!?啊,真是的。」
最終水戶部的朋友嘆了口氣,眼睜睜的看著水戶部跑開。
「小金井,那是你說的朋友嗎?」
籃球場內的森山由孝叫了水戶部朋友的名字那麼問著。
「對啊,啊,說起來那個在這間學校的高塔最上方喔,請您記得去拿。」
回了森山由孝的問話,然後不知道為什麼小心翼翼地說了後面兩句。
「但是,還需要"鑰匙"吧?而且那把"鑰匙"跟高塔上的"那個"畢竟都是屬於我的啊,那群隨便拿走的人我可要他們付出代價。」
「哈哈,是那樣說沒錯,但還是請前輩務必小心拿取,畢竟還有看們狗的。我先回去了喔!」
小金井將身體轉了個方向,那麼叮嚀著對方。
目送小金井離去,森山由孝很安靜地看向立在整間學校中央的高塔,那裏也有個古老的大鐘,甚至長滿了漂亮的藍色玫瑰花,那是很稀有的品種......當然也有紅色的,雖然數量很少。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被藏在高塔最高層的”那個”現在才是森山由孝最想要的東西......
「被玫瑰所包圍啊......那確實很適合你啊,俊。」
他喃喃自語地說道著,然後笑得意味深長......


Mein werde dich Retten 我會拯救你
2.
第一回 玫瑰
「水戶部,你突然之間怎麼了啦?為何跑掉?」
小金井慎二隨後追上了自己的友人──水戶部凜之助,不明白的望著他詢問。
躲到了天台的水戶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小金井的問題,而方才他只是在看到那個人的模樣時,那內心中的波瀾便無法停歇,一種說不上來的熟悉跟悸動......
「什麼啊?你說你看到森山桑就不知道為什麼會心跳不已嗎?」
明明水戶部並沒有開口發出聲音,小金井卻明白了水戶部的意思。
水戶部點了點頭後,小金井又說了:「嘿嘿,該不會是那個吧?你戀愛之類的?」
有些調侃的語氣,小金井佞笑地說。
戀愛什麼的,水戶部並不清楚是不是這樣......只是那個人在跟自己打招呼的模樣,彷彿認識很久的神情,甚至那雙眸眼還帶了些溺愛感,就在那瞬間自己便不知所措了,然後聽見自己那快速且很大的心跳聲,接著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想跑走了。但並不是害怕......不過在跑走的瞬間,好像看到了那個人變得有些憂傷的樣子。那是......為什麼呢?
「水戶部?」
看見水戶部沒有在表示什麼而是陷入沉思,小金井有些擔心的輕聲呼喚了一下。
水戶部算是很特別的,因為這人不出聲的話語和內心的話語一般人類是分不清楚的,只有極少數及特殊的種族才有辦法分辨......好比說小金井便是能懂其中的一個──貓妖。
聽見小金井的呼喚,他才回過神來對小金井表示自己沒有事情,要小金井不需要擔心。
「沒事就好啦,走吧,還要幫老師拿教材吧?」
話落,兩人便動身往教師室去。


沒有多久,兩個人邊交談著邊拿好教材走回教室,卻發現一群人議論紛紛的圍在某個座位......
「這該不會是『那個』吧?」
「诶?討厭,那個高塔的傳說不會是真的吧?」
「說的是傳說藏身在高塔裡的惡魔嗎?」
在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好奇的兩個人走了過去,而當靠近時才發現原來大家圍住的位置是水戶部的座位......
桌上擺放著三朵非常美麗的玫瑰,中間紅色左右兩邊是藍色的......
小金井看了之後,頓了一會兒,接著才故作困惑的模樣:「嘿,沒想到水戶部你也開始受人歡迎了嗎?」
這怎麼可能呢?他會受歡迎嗎?不過縱然想了想過去的記憶,也沒發現有哪個人可能會送玫瑰給他......而且如此美艷的玫瑰花,只有學校裡那座不被允許接近的高塔才有,而且是種蔓性玫瑰,尤其藍色室極其稀有的顏色,而仔細一瞧那兩朵並不完全是相同的藍色,一朵是藍綠色,另外一朵是水藍色......到底是誰去摘給他的呢?
「水戶部君還是小心為妙吧?搞不好會被傳說中藏身在高塔裡的惡魔帶走喔。」
其中一個女孩子覺得還是好心提醒一下水戶部好,畢竟大家一看就知道這玫瑰絕對是那座大家都不會靠近的高塔摘來的,因為誰都不可能去,所以他們覺得肯定是真的有傳說中的惡魔在那裡藏身,否則玫瑰不會被摘下來的。
會是什麼樣的惡魔?他不清楚,現今的社會之中,雖然有很多各式各樣的種族與人類共存,不過也沒聽說有所謂的惡魔種族跟天使種族。而且......看著這三朵玫瑰花雖然不知道是誰送的但是卻令他安心。 
接著上課鐘聲響起,大家趕緊坐回座位,水戶部也小心翼翼的將三朵玫瑰花收了起來......

對於玫瑰花和同學流傳的傳說,水戶部並沒有放在心上,把那三朵玫瑰花帶回到家中擺放進花瓶裡當作裝飾品的放在桌上......
啊,不好!他得趕快去圖書館還書才行,不然會來不及。
撈起桌上向圖書館借的書,抓著鑰匙後就出了房間往圖書館去。
而當在圖書館門前時撞見了之前在校園籃球場看見的大學部前輩,小金井說過那個人的名字叫做森山由孝的樣子......
「啊......你,是小金井君的朋友?」
那人不知道為何在看見水戶部的時候愣了一下,彷彿在思考著怎麼說話似的,接著才這樣詢問著水戶部。
點了點頭,水戶部算是回應了對方,然後對於森山由孝為何出現在這裡而感到好奇,因為看起來是一直站在門口等著什麼似的......
「呵,我如果說我是為了和你命運的相遇所以才在這裡的,你信不?」
一臉正經地說著聽起來不太正經的話,這讓水戶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也不知道要怎麼吸收理解這個人的意思。
「......抱歉呢,果然你還是把剛剛的話裝作沒聽見吧。你是來還書的吧?趕快去吧,時間剩沒多久圖書館可是要關了喔。」
森山看見水戶部這樣不知所措的反應,無奈地笑了一下,然後這樣子和水戶部說。
雖然似乎看見了森山那有些失落的模樣,總覺得自己彷彿做錯了什麼,但是再不還書的話,他會來不及的,便趕緊進到圖書館裡去還書。而還完書之後,有些匆忙得快走了出來,他想看看森山還在不在......
然而果然沒有人影了,那麼晚了不曉得森山桑有沒有吃飯了?然後有沒有回到家了呢?
然而自己這麼擔心森山做什麼呢?水戶部也不清楚,就只是......擔心而已。
「你那麼擔心我真是讓人開心呢,凜。」
!?
水戶部驚訝地回過頭,森山出現在水戶部的身後,然後等等......凜?
「抱歉嚇到你了嗎?然後介意我這樣喊你嗎?」
搖首,算是回答了森山的兩個問題,那麼被這樣喊,水戶部自己並不覺得討厭,反而很喜歡這樣的稱呼方式......
然後剛剛他還真的以為森山桑已經先回去了......
「想說剩下了一點點時間就去查閱了一下東西而已,然後出來就看見你這麼慌張在找我的樣子了......怎麼樣,要不要一起去吃個飯呢?」
森山就像在對一個已經非常熟悉的朋友邀請似地說。就好像他們兩個不是剛認識的......
吃飯......嗎?不過一般這個時候,他都是自己在所住公寓煮的,而且材料也買好了。倒不如自己就乾脆反邀森山桑一起到家裡吃他做的料理吧。
「也好,就吃你做的吧,我想嘗嘗看。」
森山看上去有些開心的樣子。
見森山這樣開心的模樣,總覺得自己的心情也愉快了起來,然後示意著森山跟著自己走......
「凜果然還是沒有什麼變呢......」
森山喃喃細語的說著這樣子的話,然而水戶部只有聽見細碎的聲音而已,轉過頭來有些困惑地望著森山,然而森山則是笑著回應:「不,沒有什麼的,你不要在意。」

跟著水戶部來至公寓內,森山看見了裡面的擺設及擺飾的模樣不禁感到吃驚,然後又瞬間趕緊整理好情緒,不知道在思考什麼地看著水戶部的背影......
而水戶部也不會知道自己方才吃驚的模樣,只是很普通的問著自己有什麼不吃的東西......
「只要是你煮的東西我都吃。」
森山那溫柔的笑著,彷彿在跟女孩子回應似的。
而對於森山那回答和神情,水戶部瞬間愣了一下,現在的感受又和第一次見到森山時那樣地使他緊張且心跳快速。
「你怎麼了?臉那麼紅,身體不舒服?」
森山見水戶部那突然變得紅潤的臉故作擔心的問,即便他是知道水戶部其實是因為害羞的關係。
猛然的搖著頭表示沒有身體不舒服,然後轉過身表示自己先去煮飯,請森山桑先隨意在客廳坐著等,電視也可以看看之類的打發時間等自己做好飯菜就進去廚房了......
臉頰上的發燙感並沒有消退......水戶部心想著也許就像小金井說的那樣自己戀愛了嗎?但是,對象只是見過一面的人而已啊......诶?只是見過一面嗎?好像也不是這樣啊?總覺得......啊!不對,他得去做飯才是!
望著水戶部走入廚房後的背影,不禁輕笑著的喃喃細語:「即使沒有了記憶,你的反應還是如以前那般可愛啊,凜。真想讓俊也看看......」
「森山桑還是這麼悠閒呢。」
這一聲呼喚,使森山注意力轉移到了自己的腳邊,那是一只貓正在和自己說話。
「是小金井君啊,怎麼用貓的模樣?」
蹲下身子將腳邊的咖啡毛色的貓給抱起後說。
「不得已的,最近的戒備開始森嚴了,還有下禮拜月圓之時,高塔的那些看門犬大概會被放風出來休息,然而同時那也是高塔封印最強的時候......確定要在那個時候行動嗎?」
「正因為是封印最強的時候才沒有看們犬不是嗎?所以之後就拜託你了喔。」
待森山語畢後,小金井便敏捷地從森山的身上跳下來:「我明白了,也請你務必小心行事啊!水戶部跟伊月是我重要的朋友同時也是你重要的兩個戀人,倘若有什麼差池,我們兩個都不會好受的。那麼,我就先離開了,若有什麼事情在呼喚我吧。」
目送小金井離去,森山往著還在廚房裡面忙的身影......
他是多麼想將兩個人帶回自己身邊,但還不是時候,現在還不行......
沒有多久,水戶部便已經將食物煮好請森山過來餐桌用餐......
「嗯?豆皮烏龍麵嗎?點心還有咖啡凍?」
森山有些吃驚,因為水戶部所煮的食物是他最愛的烏龍麵,但是點心的話......那個是......
水戶部這時候心想糟糕,突然有點擔心森山是不是不喜歡?
「並不是不喜歡喔,倒不如說非常喜歡,你能準備這些給我吃,我很開心的。」
森山在想如果那個人也在的話......也一定很開心地啊。因為水戶部記得他們兩個喜歡吃的東西,即便因為封印的關係而沒有了對他們兩個人的記憶。
水戶部聽到這樣的回答,鬆了一口氣,還以為是不喜歡吃的東西......
望著水戶部那樣子的反應,森山起身走往水戶部的身邊,在水戶部還在困惑的時候,往水戶部的臉頰親了一下......
頓時讓水戶部不知所措並漲紅著臉,一般人的反應一定是只有嚇得不知所措才對,但自己卻是除了嚇得不知所措以外還有莫名的心跳加速跟臉頰發燙的反應......會不會就如小金井所說的是喜歡上了對方?但不可能的,明明自己跟森山桑沒有見過幾次面啊......
但是......為什麼森山桑會對自己做出這樣的舉動呢?他問著。
「為什麼嗎?還不是告訴你的時候呢,凜。下次月圓,我再告訴你吧。」
森山笑得意味深長的回應著。


那天以後,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天都沒有再看見森山的身影,水戶部甚至有點擔心森山的行蹤,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你想太多啦,水戶部。他那個人只是有點事情再忙而已,過段時間你就能見到他的。啊,對了你要不要跟我出學園島啊?我想去神奈川買些東西,畢竟學園島內提供的東西還是有限的。」
小金井一派輕鬆地安撫水戶部擔心的心情,然後這麼提議。
對於小金井和森山之間是怎麼認識的,水戶部一直想問......感覺上去就是認識很久的老朋友,然而水戶部覺得他和小金井認識的這幾年以來從來就沒聽小金井提起過森山......
「那個啊,怎麼說好呢?」
小金井面對水戶部的問題要回答時,兩個人在某間下午茶店坐著邊喝飲料跟吃點心了。
「森山桑是在打籃球的時候認識的,至於為什麼沒提起,是森山桑不讓我說啊。而理由是什麼,我也不能說呢,對不起啊,水戶部。」
水戶部看著小金井抱歉的神情,雖然好像覺得被隱瞞不好受,但是無可奈何,相信一定有什麼原因才不得已選擇不告訴自己吧?
「別露出那種不開心的表情啦,只是暫時不能說而已,為了你的安全。」
安全?他如果知道了就會有危險嗎?
「大概就是這樣吧。啊!時間差不多了,回去吧。」
小金井看了看時間,便說。
兩人收拾好東西便離開了店家,然後店家內在兩人坐的位置在裡面一點的某一桌的兩個客人正在討論著某件事情......
「我說,你那個小粉絲的情報會是真的嗎?黃瀨。」
開口的是一名叫做笠松幸男的男子對著世間當紅的模特兒黃瀨涼太那麼問著。
「她還有傳照片給我的啊,前輩你請看。」
翻出手機按了按,便把手機裡顯示的照片給了笠松......
「!?黃瀨這個......」
這的確是他們倆多年以來想找回來的傢伙的照片沒錯,而且這樣清晰的照片到底是怎麼拍出來的?畢竟他們倆所認識的森山由孝沒可能這麼沒警戒......但是照片中的人他一眼就認出來了,沒有錯是森山由孝,而且旁邊的人是水戶部凜之助!
「對吧?是那兩個人,但不知道為什麼沒有看到伊月桑呢......而且我那個小粉絲說剛好有經過的關係,有聽見談話,她轉述給我的時候,覺得有些不太對勁。感覺水戶部桑好像對森山桑有些陌生......」
「稍微等等,你那個小粉絲聽得見水戶部的聲音?」
對話,就他所知道的,除了特定的種族以外,水戶部凜之助的聲音並不是那麼容易可以聽見的......難道那個黃瀨的小粉絲也是?
「好像是的,問過他是什麼種族,貌似跟伊月桑一樣呢,半吸血鬼半鳥族。」
其實吸血鬼種族的人很少會跟其他種族通婚,黃瀨口中所說的伊月俊是少數的例子,雙種族的特徵,雖然沒有純種來得強大,但是多少也有其他地方的優勢,所以要找人非常困難,而且就是這樣這七年以來才都沒有消息........
「是這樣啊。話又說回來,對森山那傢伙有些陌生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
「以前知道的時候,伊月桑和水戶部桑不是都喊著森山前輩為由孝桑嗎?但是她聽見的是森山桑的啊......」
聽到的當下就覺得不對勁了,三個人之中少了一個,其中一個又對另外一個彷彿剛認識沒多久一般,明明走在一起又交往那麼多年了,稱呼方式卻改變了。
「這樣確實是很奇怪啊......那森山的狀況呢?」
「一如往常的親暱稱呼,但是那談話總覺得刻意的裝作剛認識水戶部桑一樣。」
水戶部對森山的陌生恐怕是跟伊月沒有在一起有些關聯性,而且伊月很有可能遇到危險,森山又為了那兩個人暫時假裝成某種身分然後接近水戶部繼而保護......
「這件事情你和黑子跟火神說了沒有?」
「傳了簡訊過去了,等會兒就會過來了。然後森山前輩跟水戶部桑的位置似乎是位於東京靠海附近衍伸出去所建造出的其中一個學園島的樣子。」
將手機從笠松手上拿回來後,快速地按了按鍵,將地圖給按出來後又拿給笠松。
「但是......這個地方是那群傢伙的地盤啊。為什麼?!」
「所以,我只有告訴小黑子跟小火神而已。至於為什麼在那個地方,也只能直接去找本人問清楚了不是嗎?」
笠松口中所說的那群傢伙,便是敵人,但是從何而來並不清楚......一直想搶奪他們所擁有的印,但是印的真正的作用是什麼,他們都不知道,唯一只知道的事情是印能夠強化他們所擁有的能力。
「嘛,說是那樣說沒錯......」
希望不要是什麼很糟糕的狀況就好。

學園島中高塔內部──
「狀況怎麼樣?」
一個中年男子正對一群操作機台的小夥子問著。
「裝置都沒有問題,下禮拜的月圓,封印最強的時刻我們就能夠放假了。」
其中一個開口回答著。
偌大的空間,左右擺著維持及封印用的機器,而中央則是擺著占了這空間四分之一的水缸,裡面還有個人,被呈現著十字的模樣鎖在裝滿水的水缸中央,白皙漂亮的臉蛋上面爬滿了荊棘一般的花紋,而雙眼的眼角下方則是有著藍色的玫瑰紋路......
「那樣很好。」
「安間教授,這個伊月俊有需要到這麼大的陣仗嗎?」
靠近水缸的機台操作的小夥子向著那中年男子問。
「別小看他,你看到他身上的紋路沒有?那是他為了不被任何人傷害所做的自我封印,同時也是為了儲蓄力量。所以才要如同耶穌一般的鎖住他然後把他封印在這裡啊,這樣他就永遠不會自己醒來的,除非有人有會解除他自身封印的辦法。不過這世界上大概沒有人了,也不必擔心。」
本來,為了追出月曜之印的下落而找上了伊月俊,但在追出下落之前,伊月俊就把自己封印了,甚至將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人類的記憶也一併封鎖,從那個人類身上也找不出任何有關月曜之印的下落。雖然能夠確信伊月俊和月曜之印有所關聯,但是要為了月曜之印的下落找出解開伊月俊自身封印的辦法還是太危險了,說真的剛開始的時候他們有試圖去查出解開封印的辦法,但是時間越久反而越危險。這個封印會積蓄力量,所以乾脆就直接再加一道封印不讓伊月俊醒來!倘若真的和月曜之印有所關聯的話,那麼月曜之印的納特(騎士)就會有所行動才對......到時候再從騎士身上問出印的下落就行。
「好了,繼續做自己的工作吧,等等準備換班了。」
這個叫做安間的中年男子下達了命令後便離開這空間了......
這時候有只墨綠色小貓趁機跑了進來,然後在某個牆上用腳掌壓了壓,而變化就是注入水缸的水的其中一個柱子裡伸出了一個小管子,而小管子注入的是血......因為彷彿水滴就像吊點滴那樣子的注入,隨著水而飄散,且難以被發現。而飄散的血隨著溶入水中後,伊月俊一瞬間張開了眼睛,閃著藍色的光芒,可是隨即又闔上了眼......
而這個瞬間被其中一個人員察覺到的樣子,而看向伊月俊......:「唔......是錯覺吧?」
而溜進來的墨綠色小貓則是早就不見蹤影了......

從外面回到學園島的水戶部和小金井,一個抱著東西一個提著東西正打算往宿舍走去的時候,跑出來一只墨綠色的小貓擋住了他們兩個的去路,對著兩個人喵喵叫。
「啊咧?你不是莫利嗎?」
小金井走到貓兒面前蹲了下來,騰出手摸了摸貓兒的頭:「怎麼啦?肚子餓了偷跑出來了嗎?」
水戶部也在一旁看著貓兒,覺得那毛色看起很像一個人,然後應該不是小金井養的,因為小金井的室友對貓過敏所以無法養......那會是誰的呢?
「啊,忘了跟你介紹,這是森山桑的貓。森山雖然託我幫忙餵食,不過今天糊塗忘了......啊,不如水戶部你先幫忙餵食吧?最近實在太多事情,我會常常忘記的。可以嗎?拜託了!」
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雙手合掌祈求著自己的小金井......
水戶部用一隻手抱著裝東西的袋子蹲了下來,小貓立刻走到水戶部的面前似乎願意讓水戶部撫摸......貓兒因為撫摸而似乎覺得舒服地閉上眼睛,並蹭了蹭。
「說起來,我要忙的是學校的化妝舞會的籌備,就在下禮拜月圓的那天,水戶部你準備好衣服沒有啊?」
這麼說才想起來這件事情,每一個月的這個時刻學校會辦化裝舞會讓學生做交流聯誼之用......
停下了撫摸的動作,水戶部想了一下,也不過就上個月的時候有穿著吸血鬼的服裝而已,反正戴著面具也看不太出來是誰,裝扮怎麼樣應該隨便都行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