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戀上 《上》【昶白】

警告:
1.由於OOC請慎入
2.動、漫畫的設定劇情各種混入,請當成某一個平行路線來看
3.預計《下》篇是R18所以將會用外鏈的方式,倘若無法連接請見諒,因為我找不到對岸的各位能發R18的地方了(槓
4.基本上是寫爽的


那是黑暗......非常的黑......白銀在那之中摸索著,雖然他屬於影,屬於黑暗,但並不代表他喜歡這樣子伸手不見五指什麼也看不見的黑暗......
唔......昶君在哪裡呢?他現在有點害怕,然而想到的人卻是現在和自己一起做為這個世界的調律者的二海堂昶。原本,他以為自己想的人會是劉黑......呵,他似乎是真的對昶著迷了呢。
啊啊......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他得離開這裡才行。
可是沒有出口啊......怎麼辦呢?
"......"
似乎有聲音,但是在說些什麼呢?
“......銀”
啊?是在呼喚他嗎?那是......昶君的聲音嗎?從哪裡傳來的呢?
白銀實在有些徬徨,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見只好循著聲音的方向走著,直到聲音越來越清晰......
「白銀!」
這聲音再清楚不過了,同時白銀也張開了眼睛,看見了光亮,以及那個擔心到那一副快哭的面容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昶君......?」
白銀試著發出聲音,不過還很虛弱。
他是怎麼了呢?他一點兒也想不起來......
然而在思考的同時,昶將他拉了過來緊緊抱在懷裡面,一語不發著。
「怎麼了......?」
白銀還在困惑這個人怎麼像那次賢吾君被拉進影子世界裡等待的那時候一樣,這樣一語不發的,然後發抖著......這是非常擔心自己的意思嗎?
「我說白銀你忘記了嗎?你在人界被襲擊,受了重傷啊!」
那是站在昶背後的洸,他有些愕然的回答著。
「诶?」
所以他才會覺得身體無力嗎?就連說話也有些吃力......傷應該是好了,被祀翠治好,然而具體發生什麼事情他根本不記得......
「總之你給我好好休息!」
昶似乎已經整理好情緒,便把白銀放倒在床,蓋上被子,命令式的對著白銀說著。便準備要離開......
「昶君!你要去哪裡!?」
白銀下意識地起身抓住昶那身白衣的披風,緊張地問著。
他有點害怕......看不到昶。
昶再度抱緊白銀,這次是溫柔的環抱著,像哄小孩一樣地說:「出去宰了傷害你的傢伙而已,一下子就會回來。你好好休息吧......」
「昶君,不要太胡來啊......」
雖然他能明白現在的昶很強,而正是因為這份強勁的關係白銀認同了昶,認同了昶的存在......甚至著了迷了。但是他也還是很不放心,畢竟昶還是很血氣方剛的......
「還用得著你說嗎?休息吧。」
再度將白銀給放倒,蓋好被子。離開床邊,然後對著洸以及洸後面與昶看起來同齡的少年說了......:「洸哥,你和我去收拾那傢伙。賢吾,你可要幫我保護好白銀,你要是讓他有什麼差錯我會揍你的喔!」
「啊,是!我知道啦,昶。」
這個少年確確實實是賢吾,然而和昶一樣黑髮紅瞳......因為成了白銀的『子』,因為因子讓渡回去給白銀的話,賢吾也幾乎會死,那不如在讓渡的同時,讓賢吾成為『子』,這樣賢吾也不會消失......
「如果白銀有狀況,把老闆......也就是祀翠,請他過來。然後焰緋在這期間會幫忙守衛王宮,你只要拚死保護白銀就行了。」
「诶?好啦,我明白,你快去吧!把白銀桑打傷的傢伙給揍一頓。」
「洸哥,走吧。」
一個轉身,叫上洸,便往人界去。
「賢,交給你啦!」
「嗯!」
待兩個人離開之後,白銀躺著看著賢吾問:「賢吾君現在變成SHIN的感覺怎麼樣?」
「嘛,之前因為受了傷在休養,現在嘛,狀況非常好的!就算被昶打也不會被打死的感覺!啊,不對,白銀桑你好好休息啦!」
「呵,我知道了......」


洸隨著昶來到人界,來到最初白銀被襲擊的地方......冷冽的空氣刺疼著他們兩個肌膚,但是兩人一點也不慌也不忙......
「你差不多也不要玩捉迷藏了吧?我可沒有興趣當鬼,而且我也沒有耐心跟你玩。」
昶的語氣並沒有什麼高低起伏,只是冷冷的對著空無一人的廢墟矌地說著。
「我們的王都這麼說了,你是不是該現身了呢?琪音。」
那是突然誕生的異物,明明境界線修復了,卻沒想到在修復之前,這裡就有個變異的蠱畸在這裡伺機壯大自己的實力,打算襲擊算是統領他們的影之王,自己想成為王的樣子......
「嘿......光之王和小狗狗真是敏銳呢。」
幾乎是一身黑衣服,身形是個人類,而且還是女性......妖冶艷麗的模樣或許可以擄獲不少人心,但是對昶跟洸是不起作用的......
「喂喂,我可不是小狗狗啊。不過你現在該擔心的應該不是這個呢......」
「做好被我宰了得準備吧。你傷害了對我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另一半,就要有相當的覺悟了......」
幻現出那把大刀,昶的表情變得有些殺戾之氣,那猶如鬼神附身般的可怕......
「呵呵,那就來吧,光之王和小狗狗,我不認為我會輸你們。」
女人相當有自信,便也預備戰鬥動作......

結束了戰鬥,其實洸沒用什麼能力,全靠昶的刀這樣一揮下去,女人幾乎碎裂成黑塊,但是卻有黑血濺到了昶那身白衣上......
「你回去大概得換衣服了啊,昶。」
這樣有著暴戾之氣的昶他也是第一次見到,還真的是讓人不寒而慄呢......
「嗯,回去吧。」


昶和洸回到影之王宮,昶先是把衣服換了下來,然後才過去看白銀......
「喔,昶和洸哥你們回來啦。」
賢吾看見昶和洸回來了,開心的過去迎接。
「嗯,我們回來了,然後辛苦你了,所以滾出去跟洸哥一起吧!」
一個拳頭向賢吾招呼過去,讓賢吾喊叫了一聲真的滾到了洸的身邊去,然後被洸扶起來帶出房間。
「真是的,你還是那樣喜歡欺負賢吾君啊。」
白銀微弱的笑了笑,那樣對昶說著。
「這不重要,你現在怎麼樣呢?」
雖說白銀的傷好了,但是還虛弱得很,因為被那個變異的傢伙偷走了不少力量,所以在對付那傢伙的時候,昶還是有些吃力......不過沒什麼大礙,已經除掉了,這樣子變異的傢伙不會再有了。他可不允許這個世界以及他曾經所待的人界遭到什麼破壞,而且也不能再讓白銀受到傷害了......
「比起剛剛好很多了呢。」
笑著回應,雖然覺得好了不少,但是無力感還是有的。
「這樣啊......」
「昶君......?」
白銀有些反應不過來了,因為昶爬上了他的床,並且欺身上來了......那放大的俊美容顏更是讓白銀發愣。
「唔......嗯......」
柔軟的唇和自己的唇碰在一起了,白銀甚至也無法思考到底昶是什麼時候學會這樣子的深吻......怎麼自己好像被昶帶著走了呢?但是他並不排斥昶的吻,非常的......溫柔,但卻也顯露著霸道......這是昶會有的樣子嗎?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