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填坑+農遊戲修羅中ஐ俊凜

目前赤降中毒深
文居多
http://yeutain050508.weebly.com/
擺個自我介紹的網站
內頁右邊下方有ASK可以提問東西
https://ask.fm/account/wall
提問箱
https://peing.net/zh-TW/773106c3e7898c#_=_?event=0
或是這個網址複製貼上

黑子的籃球:赤降/水月水/森月/森水/森月水
CLOSERS:世納/納世
真三國無雙:陸朱
遊戲王:暗表(闇表)/魔表
火影OL:雷主X火主
鬼灯的冷徹:白鬼
幻想三國誌4:紫樓

我最想要的東西......嗎?是你的心喔。【赤降/微火黑】

接續:你......喜歡上降旗君了吧?

三次見面,第一次見面是意外,第二次見面是安排,第三次見面是聚會,或者正確來說是因為生日派對大家聚在一起。11月8號那天是降旗的生日,但是那天是禮拜四不好安排活動,於是他們提前在假日的時候為降旗慶生......
黑子正拿著手機快速的按著按鍵發送訊息。
「你在做什麼啊?黑子。」
問的人是火神大我,邊吃著東西邊問。
剛剛討論生日派對的計畫告一段落後,黑子就拿起手機在打訊息。
「反正那天要打街頭籃球,人越多越好吧?所以我在發邀請給赤司君。」
聽到這裡,火神差點被食物噎到......
「慢、慢著,你找赤司?!他不是在京都嗎?而且他會願意來嗎?」
之前會來,也是因為黑子這個重要的朋友...

赤司征十郎1220活动开启!

鸑鷟之鸣:

包包包子铺!:






赤色晕染开的奇迹,



是上帝掷出的那枚刺破黑暗的王将。



赤司征十郎,生日快乐!



生贺倒计时20天,举起你们的双手一起来吧~






因开屏时间调配,定在12月16日开屏。






即日起,至12月15日11: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

【日版手遊/深淵反抗軍X黑子的籃球】

因為推特我得知了這個

好,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遊戲根本超能力格鬥設定吧?你要把他們七個人丟在這裡????????你認真的???????然後等活動到了如果有拿到角色我再告訴你們他們會不會爆衣(說三小
為什麼我會說爆衣請看這邊
影片

【人魚血/夢境小段子/赤降】

敬告:
因為是夢到的場景,所以沒頭沒尾很正常(ry)裡面的赤司是碩士研究生,降旗是人魚的後代,血能使生物死而復生。

「赤司學長,有人要我帶您到實驗室去,說那邊準備的東西是要展示給您看的生日禮物。」
那是和赤司一起搭檔的一名學弟,他來到赤司經常待的資料室,並有禮貌地邀請赤司和他一起過去。
「那是誰?」
托了托他在看資料時戴著的眼鏡,眼神瞇了瞇嚴肅的問。
有些戒心,畢竟他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就算是學弟認識的孩子,多少也要知道一下資訊。
「啊啊,是之前一起做研究的草野學妹,他說那些東西你看了應該會很驚喜。」
學弟解釋著,隨後赤司就跟著他到了實驗室去,那邊擺著的至少有五個大瓶子,每個瓶子裡卻放著各有一條剛死去的金魚,...

【暫無題目的架空長篇試寫1/赤降】

那是棟富麗堂皇的建築,宏偉寬大的院子還有座優雅的噴水池佇立於中央區域,往內走去,那主屋的規格也是寬闊的不像樣。
仔細一看,夜晚的主屋內的大廳正舉辦著宴會,裏頭有的是盛裝打扮的人們,但卻沒有宴會該有的美食,不過有音樂表演跟看上去是紅酒的飲料作為娛樂。
此時大門外開來了個漆黑的轎車停在主屋門外,隨後司機下了車幫後面座位的客人打開了車門,讓裡頭兩名正裝男子下車,一赤一棕。
剛下車後,棕髮的男子看上去很緊張,不時四處張望,他是第一次來參加,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會失了禮數。
「光樹,沒事的,只要你待在我身邊。」
赤髮的男子用他那雙溫柔的赤瞳看著那緊張的對方,並用溫和輕柔的語調去安撫對方,甚至伸手摟了對方的腰身往自己...

【約定/世納】

銀白覆蓋著大地,一黑一藍的少年們一前一後的走在這銀白的大地上,突然走在前方的黑髮少年轉過身來說了:「納塔,我們來打雪仗吧?」
藍髮少年被突如其來的邀請愣了愣,隨後表情有些不耐煩的模樣說:「突然之間幹嘛啊?你腦子有什麼毛病嗎?李世河。」
「唉呦,來打嘛!輸的人聽贏的人一個命令啊。」
他笑著說了個賭注,為的只是讓眼前的人同意他的邀約。
「哼,那我納塔可不會輸你!」
說罷,立刻做了顆雪球丟往李世河那裏,只見李世河一個閃避躲了開來,然後換他反擊!
持續如此的你來我往一陣子,兩個少年最後因為體力透支雙雙躺在了白雪大地上了......畢竟連位相力都用上了,但依然不分勝負。
「往後都這樣打雪仗吧?」
李世河沒頭沒腦的突然這...

【廢文】水戶部生日快樂!!

其實我一開始在黑籃喜歡的角色是水戶部跟伊月(毫無疑問的黑髮控
如果翻回去我的文章大概會看到水月/月水/森月/森月水這些CP  O<<
我還是很喜歡的,只是怎麼說呢,可能是因為自己的熱情度被另外一組CP占滿了吧?變得想寫他們的時候反而難以發揮(掩面
啊,這是題外話!
總之,水戶部學長生日快樂QQQQQQQQQQQ

【亦今為止的赤降設定】

原作設定向
1.關於赤司
由於有兩個人格,這是讓我很糾結的點,因為動漫畫的僕司已經消失了,雖然我覺得是回歸恢復最初的那個赤司。而且我兩個都算蠻喜歡的,就現在來說。
然後就目前我設定的性格是,有點像是過渡期,就是還沒有發生跟紫原單挑前,綠間所感受到的那個狀態,但是又有點不一樣的是,這個赤司雖然是最初的那個赤司但是還是有僕司的痕跡,比方說生氣的時候可能會下意識的有語氣改變成僕司的用法,另外使用天帝之眼的時候還是會變色,平常的話維持兩邊赤色。
2.關於降旗
雖然很想說除了天使以外沒有其他形容詞(欸),雖然這樣看下來,我覺得他是個心思細膩感覺敏銳又溫柔體貼的孩子,但是也很容易吃虧(尤其是對赤司的時候)。

架空設定...

【赤降小段】降旗君,你的手機螢幕......

那是急促的腳步聲,似乎是有什麼要事,只是這倉促的主人因此撞上了迎面而來的同校隊友。
「啊!?黑子抱歉,監督找我,所以有點趕!」
棕髮的男孩趕緊把被自己撞倒在地的天空髮男孩拉起,抱歉地說完後,就向黑子道別趕緊衝刺過去。時間內沒到的話,練習可是會加倍的!
向降旗揮揮手後,發現地上有個棕色的東西,看來是剛剛的撞擊,讓降旗掉了手機......
只是,那個手機,鎖定頻幕的畫面顯示出來了,黑子撿了起來,定睛看了看......
這是,赤司之前過來參加降旗生日派對時打的街頭籃球某一局的灌籃動作呢。看來是降旗偷拍了下來,雖然不是本意要偷看降旗的東西,但發現了很不得了的事情啊。
「啊,我的手機呢?」
和監督談完話後的降旗,突然...

【閒聊】

最近跟朋友聊起OOC跟設定這件事情,但我覺得OOC這部份真的我從以前到現在已經看過很多遍的一個爭論題。
「同人文的狀況下,會改設定跟OOC很正常,因為不是出自官方的手,是出自作者本人的手去寫出你想要的世界,只要不是出自官方自己出來的東西全部都是OOC跟改設定。而同人文的話我覺得就是在修改環境,性格不要跑得太嚴重就好了。」
起因是因為什麼而聊起我就不說了(笑
這句是我朋友們跟我聊的,諸君看看就行。
題外話,同人文是讓我用我的雙手讓我愛的CP在一起的一個方式,並沒有什麼要因為什麼膚淺的理由硬要去寫同人文。
不過這麼久以來,我想感謝各位的留言鼓勵跟建議,還有幫我推薦跟點愛心的小夥伴們真的很感謝你們支持我!
另外...

【架空/片段/練筆/赤降】

前言:記梗吧然後其實我想丟到長篇那邊去(ㄍ

「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那雙棕色的眸瞳閃著淚光看著逐漸黯然的異色瞳,哽咽地問。
「"我們"畢竟是同一個人,你再清楚不過了不是嗎?光樹......」
他吃力的抬起手微笑的撫摸那張憂傷的臉龐。
如果不這樣做,主人格的自己永遠狠不下心跟變強,因為力量過大而分裂出來的自己本來就是為了保護主人格的存在,只是不知不覺主人格也開始保護起自己......
然後他心裡很清楚,如此這樣的相處是不可能繼續下去,他們兩個是同一個人,必須回歸初始,所以他能想到的只有這個辦法。
「然後......你也不要擺出這個臉了,我本來就是不該誕生的存在啊......但是...

你......喜歡上降旗君了吧?【赤降】

接續:他留下的......

「能和你......交換電話號碼嗎?」
那是已經差不多結束一天行程的時候了,送赤司前往搭新幹線的路上,那麼開口對降旗說了......
和這個人的相處是愉快且放鬆的,可以的話自己想要和這個人有更深一點的交流和了解,不過這感覺不同於綠間他們那般,他還釐不清這感受的區塊在哪。
然而降旗的反應是愣住了,赤司還以為降旗是不太願意的關係露出了些許失落的表情:「不......行嗎?」
也是啊,那麼突然的要求......
「啊......不、不是的,那個什麼......有點......應該說有點意外嗎?因為像我這樣平凡普通的傢伙,很難想像赤司你這樣高貴的人會向我這樣的人要電話號碼啦!」
降旗說話...

【想和你在一起....../架空設定/世納世吧】

敬告:
1.此篇設定為架空,時空背景雖然近似,但各角色身分背景和原設定有所差異
2.既有BG(納塔世莉)也有BL(世納世)請注意
3.性格上因為身分背景有差異所以做了微調
4.會有些髒話注意
5.想像的話若可以請用三轉納塔/李世莉/李世河(小時候+三轉)的樣子
6.若以上OK在請繼續往下感謝諸君的合作

灰暗的客廳,整個還充斥著難聞的煙味,一個年紀大約二十幾來歲的男子縮在一個放著合照相片的小桌子旁邊頹廢的抽著菸......桌上的相片是他跟一名女子的合照。相片裡,那是男子彆扭臉紅的別過臉去然後手臂被女子笑得一臉幸福的勾住手。
而男子還沉在思緒中時,門敲聲突然響了起來,但最後在男子起都沒起身開門的狀況下被人打開了....

【約定/這文是棄坑的/赤降】總之是放上來當作一個紀錄吧

備註:
1.架空設定
2.年齡差(雖然應該不大)
3.稱呼改變注意
4.身高差距五公分

一直一直在做同樣的夢,夢裡一直有人呼喚著他的名字,然後......
"光樹,約定好了,我會來接你的。"
非常溫柔沉穩的聲音,令人懷念而且安心。是誰呢?想不起來,明明覺得應該要想起來的,但總有什麼東西阻饒著他......
「喂!光樹該起床啦!你快遲到了喔。」
那是......哥哥──降旗直樹的聲音從樓下大喊傳至了樓上棕髮少年──降旗光樹的房間,降旗光樹聽到了聲音才依依不捨地從床上起來洗漱更衣後走到樓下的餐桌坐下用著早餐。
「說起來,街上開了一間新的咖啡廳呢,放學的時候幫哥哥我看一下那邊的Menu吧。」
降旗直樹...

【廢/黑籃/赤司/曬】

赤司就是個イケメン這不能好

【昨天夢到的夢/紀錄/赤降】

降旗光樹在比賽會場外突然被不良分子找上了,他也搞不懂為什麼會被找上,也不記得自己有做過什麼會讓人怨恨的事情,那麼最後只能覺得自己有點倒楣......嗎?
身體也止不住的顫抖,因為本能地感到威脅性,雖然想逃但是腳卻動不了......啊,不好,拳頭要打過來了!在他這麼想的同時閉上了眼睛......
只聽見了不屬於自己的悶哼聲,睜開了眼睛發現一抹艷紅擋在了他的前面挨了那一下拳頭。
「征!?」
他緊張地喊了那抹艷紅的名字,只是對方卻將他護在身後,冷峻的臉帶著慍怒,赤眸瞪著眼前打人的罪魁禍首。
「用這種不堪入目的方法,真是令人不快。另外,我已經找了警衛過來了,勸你們還是快點消失!然後回去告訴你們的主使者,如果要用...

我問你,你是不是算計我?【小段子/赤降/微黃笠】

備註:
接續 所以說帥哥太過分了......

「STOP!STOP!」
雙手擋下那就要親上自己的雙唇,差點因為那張過於俊秀的臉而忘了兩人約在一起的目的......說好是要看電影逛街的,要是順勢而流的話,自己不就要被這個人吃得死死的?黑子哲也也說過降旗光樹太慣著赤司征十郎了,偶爾要強勢一點才行......
啊,不過很顯而易見,這張俊臉擺露出了不滿的表情,但不滿歸不滿,卻還是因在戀人的阻止下而停止了進攻的動作,然後聽聽戀人說的話。
「你應該沒忘記要去看電影這件事情吧?要做的話......等結束後再做,反正明天還放假......」
降旗光樹紅著一張臉,越說越小聲......
升上二年級後...

【黑籃XCLO/赤降有/亂七八糟設定+沒頭沒尾的小段子】

備註:
1.CLOSERS封印者世界觀設定
2.覺得把黑籃丟進CLOSERS裡面,奇蹟全員根本都是位相力者(幹
3.並沒有很詳細的設定等我有空再來補(頭痛

設定:
赤司征十郎
所屬:赤狐小隊
位相力:天帝之眼(能預測對手下一步)/念動力
武器:劍(輔助用)+剪刀(特製的剪刀稍微被劃到傷口就很難好,一般治療(尤莉婭的治療能力跟索瑪的自癒)能力是沒有辦法治療的)

降旗光樹
所屬:無
位相力:感知(範圍性感知人數和能力高低......等)/治療(特殊地方是能治療被赤司的剪刀傷到的人的傷口)
武器:無
管理小隊:赤狐

火神大我
所屬:猛虎小隊
位相力:獸化
武器:無

黑子哲也
所屬:猛虎小隊
位相力:可以改變往自己過來的物體方向/透明化
武器...

【提問箱】

https://peing.net/ja/773106c3e7898c?event=0
提問
可以來問問題,我看狀況回答(欸
坑太多,正在修羅中,還有遊戲要農沒救惹

所以說帥哥太過分了......【赤降】小段子

那是偌大的房間,棕髮的少年坐在床邊的地上翻著籃球月刊,上面有著他現在關注的對象資訊,原本他關注的是正邦的春日隆平,但那位已經算是引退了,所以轉移了目標,而同時這個目標也是他們誠凜的對手──洛山的主將:赤司征十郎。雖然心知肚明這個人有如天般一樣高的才能,自己這種平凡又膽小的傢伙是不能比擬的......但無可否認的是,這傢伙好看過頭了,讓他降旗光樹目不轉睛的看著上面的照片......
突然,手上的籃球月刊被抽走,降旗光樹這才抬頭看著抽走書的人,然後聽到了這樣的話。
「你與其盯著月刊上的我,還不如直接看著本人,光樹。」
沒錯,抽走書的人正是剛剛降旗光樹正在看的人──赤司征十郎,雖然表情沒有什麼變化但可以聽...

【黑籃/赤降赤/亂七八糟的設定小段子】

「不請自來還真是個壞習慣啊,『天照大人』。」
兩個赤司邊下著棋子邊異口同聲地對著站在大廳門口,那臉上浮出奇怪紋路的降旗光樹冰冷又有禮貌的說著。
「喔呀,真的是很不歡迎我呢。」
雙手抱胸,反而是笑了的樣子。
不受歡迎這件事情,『祂』還是清楚的,畢竟對赤司家目前的當主來說,神識佔領這副軀殼是最令當主最感到反感的一個舉動。但又有什麼辦法呢?『祂』的神識就是寄宿在這平凡的孩子身上,雖然不是隨時會佔據這孩子的軀殼......
「眼睛在發光喔,兩位,是不是在想要怎麼把我從降旗這孩子的身體驅除啊?不過......如果是你們的話,搞不好真的有可能把『我』殺了呢。畢竟這裡的你們是特別的存在呢,有著那雙眼睛的話,弒神還真的...

【蛇魔無雙三/陸朱有注意/劇透】



同步看地上真是太棒了(ㄍ

開場動畫就在水邊約會你們很會

這個TWICH不知道對岸的小夥伴看不看得到但還是先放了
陸朱
總之這個支線劇情真的很棒,雖然是遇到新夥伴用的,開頭兩個人真的是太棒了(幹

以血為名的愛【森月水】 (一之2)

備註:
1.由於是寫爽的,不喜歡的話請自行關閉感謝
2.架空設定,有OOC是確定的
3.這邊的三人是三角形並且都是雙箭頭的關係(欸
4.水戶部是受,但互相攻受的部分我是沒有問題(喂
5.題目是隨便取的(槓
6.後續會有其他CP出現:赤降/黃笠/高綠/青桃/火黑/紫冰(出場的話會用TAG)
7.以小段子進行,之後才會統整
8.以上OK的話才繼續下拉

京都──

「征,光樹怎麼樣?」那雙右紅左金的異色瞳在放下棋子之後看向和自己一樣面貌且雙眼皆紅的人用著氣勢凌人的語氣像是質問的問著。
「睡著了,好不容易餵了他吃藥,剛為了征十郎你的事情鬧彆扭呢。」邊說邊走往棋盤對面坐下。
「光樹真是越來越任性了啊......」說著露出...

【赤降小段子/他留下的......】腦袋不知道為何跑出這個畫面(ry)

棕髮的男孩穿著休閒外出的衣服,揹著背包走在有些壅塞的街道上,突然被人撞了一下,還沒來得及反應就快往後跌倒的時候被人拉了回來......
「小心。」
「啊,謝謝......!?」
赤、赤司!?
才想說這聲音怎麼如此耳熟,才一抬頭,就看見那顯眼的紅,跟那雙凌厲的赤瞳,雖然比起第一次見面來說那凌厲的氣勢跟銳利收斂了很多,他突然想起黑子說過這個人有兩個人格的事情......果然是原本的人格吧?
「呀,降旗君對吧?巧遇呢。」
靦腆的笑了笑,聲線溫柔的說著。
「是、是啊......哈哈......」
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應對赤司,雖然還是有些害怕,畢竟當初給他的第一印象實在是太恐怖了,那感覺基本上還記憶猶新......
「一個...

再會(未補完)【赤降】2018/09/28更新

那是傾盆大雨,雨聲喧囂得令坐在車子裡的赤司征十郎感到有一些煩躁,雖然一臉沉靜的用手肘靠著車門,然後用手撐著下巴望著窗外,語氣平淡的問向坐在自己右手邊的黑子哲也下一個行程是什麼,黑子哲也則是一如既往的平淡語氣回復著赤司征十郎說著:「今天的行程已經全部結束了喔,赤司君。」
黑子哲也說完話後,就將手上的文件整理起來拿給對向座位的火神大我收進文件包裡面,然後盯著赤司征十郎,感受到視線的赤司征十郎轉過頭來......「我臉上有什麼嗎?黑子。」
「明明還有想做的事情不是嗎?赤司君。」
誰都看得出來,赤司征十郎的思緒和行動,明明如此努力地往上爬到頂點,讓自己成為如當年球賽時那般帝王的存在的原因是為了行蹤成謎的那個...

以血為名的愛【森月水】整合 第一回 玫瑰

備註:
1.由於是寫爽的,不喜歡的話請自行關閉感謝
2.架空設定,有OOC是確定的
3.這邊的三人是三角形並且都是雙箭頭的關係(欸
4.水戶部是受,但互相攻受的部分我是沒有問題(喂
5.題目是隨便取的(槓
6.後續會有其他CP出現:赤降/黃笠/高綠/青桃/火黑/紫冰
7.以上OK的話才繼續下拉

那是一個清脆的球進了籃框的聲音,那引起了大約一百八十幾公分的男高中生注意,他往公園的籃球場看去,投籃者是以一種很微妙的姿勢做投球,但即使如此還是進球了,不過令他訝異的事情是,他覺得這個畫面彷彿似曾相識......
而在他認真的在腦海裡思考著記憶裡有無這段畫面的時候,身旁的看起來很開朗的朋友倒是開口打斷了他的思緒........

【**截圖/CLOSERS/世納/彷彿拍結婚照】



最後一張只是想炫耀我有兩個黑翅(欸

光輝世河──破壞

前言敬告:
1.光輝納塔出沒
2.此小段子可以看成單純情誼也能看做腐取決於看者的思維
3.有參照巴哈小夥伴所整理的高階時裝情報,有興趣的可以找來看
4.以上皆可才請繼續往下看

「哼......你會在這裡就表示,你放棄了那邊的一切對吧?李世河。」
魅紫的雙瞳,銀白的短髮,拿著雙刀的男子帶著冰冷的表情,緩步走向那和自己藍色毛邊不同的紅色毛邊,同樣有著魅紫雙瞳,銀白短髮卻半遮眼睛,百般無聊地一直變出遊戲機把玩,然後弄碎的男子問著。
他沒有回應,只是看著某處彷彿在思考些什麼一般,冷靜地坐在那漆黑的王座上頭。
當然,他沒有繼續問李世河下去.......因為當他靠近李世河的那一刻,他便知曉了李世河會以這種姿態出現在此的理...

世納世【演員編劇梗】

前言:這個其實是跟小夥伴聊腦洞聊到後面的結果(ㄍ

「緹娜,去把納塔叫過來。」狼叔一手搭在李世河的肩膀上,一邊對著才剛把攝影機關掉的緹娜說著。
「那個……世河先生沒事吧?」事情發生在造景高處的平台上面,李世河和他這個配角及幾個臨演拍打鬥場景,當開始開拍後,他絆到一個凸起的地方,導致他人整個往後撞上離他身後不遠的李世河,同時也因此害李世河推了正在跟他對峙的臨演,臨演從造景上摔下,李世河似乎是緊張的想救人,卻一併落下,只是根本不用擔心落下的問題,因為本來就為了以防萬一而鋪了軟墊。然而,在兩個人落在軟墊上後,李世河卻維持了半跪的姿勢,臉色蒼白,一動也不動,所有人都過來關心呼喚,李世河卻彷彿什麼也沒聽見,像...